五百年前,一群 “贤者” 建立了虚幻与现实的境界,以此接纳被外界排斥的事物。然而长久以来,真正以 “贤者” 的身份活跃于幻想乡的,似乎也只有八云紫一位。如果把紫的活动称为在 “幻想乡的表侧” 的话,那么与其对应的,在幻想乡的 “里侧”,是否也存在着一位 “贤者”,与紫一起默默地守护着这个幻想乡呢?

说明:

说起东方的 STG 大都有一个特点 —— 每一作都用六个关卡 (六面) 和一个 EX 关卡 (EX 面) 逐渐深入地讲述了一个事件的始末 (六面) 与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EX 面)。那么我们也来通过这样的七个 Stage (关卡) 来从幻想乡里到幻想乡外逐步了解这位神秘的秘神吧。

pid:67004622 画师:キャラメル

Stage 1  究极的绝对秘神

被称为 “究极的绝对秘神” 的摩多罗隐岐奈 (Matara Okina),便是那位在幻想乡的 “里侧”,守护着幻想乡平衡的 “贤者”。大多数人可能对 “秘神” 这个种族并不是很熟悉,但它并不是一个首次在东方里出现的词。在风神录中,二面 BOSS 键山雏就有着 “秘神流雏” 的称号。而隐岐奈本人则是称自己 “既是后户之神,也是障碍之神,也是能乐之神,还是宿神、星神。”

那么秘神究竟是什么呢?光从这个名称来解析的话,“秘” 即是 “神秘,未知的”,“神” 即是幻想乡中的 “神明”,合在一起即是 “神秘,未知的神明”。那么 “秘神” 与普通的神明又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隐岐奈在 6 面与文文的对话中看出一点眉目 ——

文文:你的别名还真是丰富呢

隐岐奈:呵~呵~呵~作为天狗的你是能够明白的吧,绝对没有谁能同时持有这么多的神格……

文文:也就是说?

隐岐奈:你会觉得,我一定在说谎吧?

文文:嗯,是啊。或者,也可能并没有说谎 —— 但总觉得你在隐藏自己的本质

隐岐奈:毕竟是绝对的秘神嘛,或许这才是我的本质哦

在《东方求闻口授》中,神奈子曾经说过 “神和妖怪不一样,可以自己改变本身的性质。为了改变性质而创造的故事,就叫做 “神话”。神可以利用神话自由地改变自己的性质。

但这也仅限于 “改变” 自己的性质,而不是 “同时持有”,况且,自身能力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做不到。隐岐奈描述自己为 “是后户之神,也是障碍之神,也是能乐之神,还是宿神、星神”,既表明 “她同时拥有这些能力”,又 “同时拥有这些神格”,或许正是如此,才让人 “难以窥探其本质”,故称之为 “神秘,未知的神” 吧。

pid:66408700 画师:りひと

Stage 2   制作门扉的能力

隐岐奈拥有着 “在万物背上制作门扉程度的能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能力呢?在背上制作门扉究竟有什么用呢?我们可以通过她在本作 (天空璋) 的光荣事迹,来间接地了解一下她的这个能力。

这一场异变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就是隐岐奈在背后制作的门扉导致了妖精们的暴走,从而使幻想乡里同时出现了四个季节。其中作为自机之一的琪露诺,也是受到了异变影响的妖精之一 ——

被晒黑的琪露诺

在琪露诺作为自机的这条线中,隐岐奈直接对琪露诺明说 “晒黑了只是暴走的影响,具现在了外表上而已”

也就是说,隐岐奈在自机们身后开的这扇门 (季节武器,隐岐奈也称之为背后之力),具有收集能量与增强力量的效果 (用了季节武器也不影响收符卡,而且收集效率还那么高,简直是神器呀!)。但在自机们初次挑战隐岐奈的最后,已经帮助了自机们整整六面的季节装备却被隐岐奈轻易地夺走了,随后隐岐奈使用自机们的季节装备发动了强力的攻击 (可以排上东方正作最难弹幕的四季终符)

实际上,自机们背上的季节装备就可以说是隐岐奈在自机们背后开的一扇门。准确地说那是隐岐奈的移动装置和魔力回收装置,通过背上的这个装备,隐岐奈可以利用它从任何人上吸收魔力,还可以把失去利用价值的家伙从门扉里赶出去。(隐岐奈也可以通过门扉移动到门所在的地方)

pid:68155263 画师:Miata

Stage 3   四季异变的真相

在谈及 “发起这场异变” 的缘由时,隐岐奈只是说她 “想寻找二童子的继任者”。但在 EX 面灵梦线中,在灵梦准备回到神社时,隐岐奈说了这样的话 ——

…… 这样啊

这是已有所察觉故意强调的吧

那也不枉我以寻找二童子继任者的借口

做得这么夸张了

看来我们所创造的幻想乡

还在平安无事地运转着呢

运转得如此平稳,感觉已经是没人

能够控制得了的了

这也是贤者们所期望的事

在解读这段话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这段话的背景。EX 面中四个自机都是以季节的间隙 ——“土用” 作为装备来再次挑战隐岐奈 (所谓季节的间隙,就是不属于任何季节的一瞬间。隐岐奈称土用是 “最容易使生命力流失的季节的间隙”),但四个人获得装备的方式却并不相同 ——

琪露诺是从一面 BOSS 凤蝶的妖精拉尔瓦处获得的 “土用”,文文和魔理沙是自己想到反过来利用隐岐奈的季节而使用的,唯有灵梦背上的间隙,用隐岐奈在游戏中的原话说 ——

在背上门扉中使用季节的间隙

虽然确实是有这种技巧

其实这个方法并不是你想出来的吧

这个境界线的使用手法,和我熟识的

那个家伙的手法很相似呢

其实再看到 “间隙” 这两个字时,AKI 的脑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 17 岁少女 (x) 的身影 (“隙间” 和 “间隙” 仅仅是换了个顺序),外加上隐岐奈所描述的 “境界线” 一词,与紫的 “操纵境界程度的能力” 十分相似,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是紫给灵梦提供的帮助呢?

pid:70767131 画师:かたなぎ

如果真的是这样,隐岐奈制造这场异变的真相也就浮出了水面:隐岐奈以寻找二童子的继任者为借口,刻意在妖精们的背后制造门扉引起了四季的混乱,而目的是作为一位 “贤者”,测试一下自己所创立的幻想乡是否有能力独自解决异变以及观察幻想乡是否还处于平衡。同时还借此机会向幻想乡表明了自己的存在,以此警示企图破坏幻想乡的人。事实上,如果隐岐奈真的想给幻想乡带来混乱,甚至是毁掉幻想乡,恐怕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而且从灵梦线的最后我们注意到,隐岐奈在幻想乡中的很多地方都开了一道门,以至于灵梦难以找到回神社的那扇门。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隐岐奈其实也一直通过这些门扉,默默地注视与守护着这个她深爱的幻想乡吧。

pid:68731652 画师:ぽぽむー

Stage 4   现世中的秘神

虽然已经解开了四季异变的真相,幻想乡也恢复了往日的平衡,但是隐岐奈的秘密却还没有被解开。如果要充分地了解这位秘神,或许我们应该走出幻想乡,来进入这位秘神背后隐藏的门扉看看吧~

其实对宗教文化有一定了解的小伙伴或许在看到 “摩多罗隐岐奈” 这个名字时,就已经注意到 “摩多罗” 这个姓是汉字音译梵语的命名,带有浓厚的佛教色彩。事实上,隐岐奈的艺术原型,就是日本天台密教所独有的守护神 ——“摩多罗神 “。

为什么说是 “独有” 呢?

因为摩多罗神虽然挂了一个印度名字,然而在那群纷纷成为护法被纳入佛教体系的印度杂神中却找不到 “摩多罗”,甚至梵语中都没有这个词。(不仅如此,在网络上能找到的有关摩多罗神的资料也是少之又少,如果不是东方,恐怕这位神明的存在也会渐渐被人淡忘吧)

信息量有点大

在镰仓时代末 (14 世纪) 的佛学书《渓嵐拾葉集》有记载道:“天台宗的慈觉大师圆仁赴唐学习佛法归国途中,听到了摩多罗神的声音,圆仁随后将其请到了比叡山,镇座于佛堂 (常行堂) 背后,因此摩多罗神又被称作 “后户之神”。(话说哪有将神请来还让 “人” 家待在佛堂背后的呀!)

除此之外,一般人们所认为的摩多罗神的形象 ——

“头戴唐制幞巾、身着和式狩衣、左手执鼓、右手持鼓槌击打;二童子像则是头顶风折乌帽子、右手持竹子、右手执茗荷跳舞的样子。(即尬舞二人组) 也有摩多罗神像之两腋夹着竹和茗荷,头顶有云,其间描绘北斗七星,此乃其曼陀罗。”

此更是与隐岐奈的形象几乎完全相同。天空璋的英文描述 ——“Hidden Star in Four Seasons”(秘匿于四季的星星) 中的 “Hidden Star”(隐藏的星星),或许就是以隐岐奈衣服上的北斗七星图样命名的。

摩多罗神

隐岐奈的姓 “摩多罗” 是取了 “摩多罗神” 为背景,而她的名字 “隐岐奈” 的来头,或许也并不简单。

“隐岐奈” 的日文读音 (Okina) 与日语中 “翁” 的读音是相同的 (甚至平假名都是一样的)。

关于 “翁” 的意思,有几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有一种是说在能乐的圈子里 “翁” 通常参与别具一格的祝福舞蹈,由 “翁”、“千岁”、“三番叟” 三人一起进行歌舞,通常在新年初会的祝贺能乐的最开始表演。

(能乐的意思是 “有情节的艺能”,也被称为 “猿乐”,是一种表演的形式。在天空璋六面中,灵梦和琪露诺在挑战隐岐奈前隐岐奈会说 “让我见识一下吧,你所献上的暗黑能乐”,EX 中,隐岐奈也有一张名为 “背面的暗黑猿乐” 的符卡)

pid:70267820 画师:幽咲ゆりあ

上面的那一幅曼荼罗中,身为佛教护法的摩多罗却打扮成敲鼓的老翁,手下的两位童子,好像随着鼓声翩翩起舞 (正好对应了二童子的能力),因此也有人说那位老翁就是日本传统戏剧 (猿乐) 的始祖秦河胜 (秦心的父亲),恰巧再隐岐奈的介绍中也提到过自己是 “能乐之神”,难道这也仅仅是偶然吗?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日月星三种光芒对应猿乐的式三番,同时也有日、月、星宿 (星宿神 = 北极星) 的意义,故将 “翁” 称之为宿神 (星神)。(“宿” 这个字,包含着星星将于人间,在人间行各种业的意义。”) 如此一来,除了 “障碍之神” 这一身份外,隐岐奈自称的其他所有身份都在历史上得到考证了。

pid:68731652 画师:ぽぽむー

Stage 5   障碍之神

在隐岐奈与文文的对话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隐岐奈对待文文的态度与对其他三个自机截然不同,她对文文说 “后户之国竟然来了天狗!真是世道沦丧啊”,“傻狗记者”,甚至还直言天狗是她的敌人。

在《东方茨歌仙》中,华扇曾对文文直言 “像天狗这样想支配幻想乡的”。在前面我们也已经了解过,贤者们的期望,是幻想乡的各方势力能够平衡,并不愿意出现实际的 “管理者”,因此作为 “贤者” 之一的隐岐奈,或许因为这个原因敌视天狗。

《东方茨歌仙》

而在 Stage 1 中我们引用的文文和隐岐奈的对话,其实还有一段后续 ——

文文:障碍之神…… 秘神…… 啊,我想起来了!障碍之民的先祖分为两拨,一拨择山而栖,变为天狗,另一拨潜藏于佛像背后栖息在人类村落 —— 那就是障碍的秘神…… 难道说你就是……!

隐岐奈:说了很多遍了,我就是你口中的障碍之神本人啊。虽然有这么多的别名,但你觉得最能突出本质的是哪一个呢?

文文:刚刚,您不是说了,秘神就是您的本质吗?

隐岐奈:障碍之神也有消灭天狗之神的意思。也就是说我是要把天狗从这个世上抹消的神。所以我一开始就笑了 —— 天狗啊,竟然跑进了退治天狗 (后户) 之国,这可真是蚍蜉撼大树!老老实实地退去吧!天狗,不,傻狗记者哟!

从这段的对话中,隐岐奈与天狗的渊源还似乎与隐岐奈 “障碍之神” 这一身份有很深的关联。在 EX 面中隐岐奈和文文的对话中,隐岐奈还说过:

“幻想乡的缘起,若离开我等障碍之民,不过是一张白纸”。

pid:65075292 画师:ノガロ.(イチルギ)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 “障碍之神”,什么是 “障碍之民”?

《石神问答》中有这样的记载:

日本建国或之前尚存生蕃 (原住民) 的顽抗,建国后也有瘟疫的来袭。为了消除来自四面边境的祸患,所以时人开始重视地神的祭祀,崇拜守护境界的神明…… 障也作鄣字和塞同义。障神即さえのかみ (塞神) 日本各地也多障子、或以障子起头的地名…… 对于蕃人之神,我们的祖先和土著先民约定互不侵犯,而将他们土著神祭祀在边境之上。

对于这段话,AKI 的理解是这样的:所谓 “障碍之民”,即是指 “原住民”(或许是在幻想乡的境界设立之前这个地方的原住民),而 “障碍之神”,则是文中所说的 “蕃人 (原住民) 之神”,而 “障碍之神” 的职责,便是守护幻想乡的 “境界”,这样的说法,也能符合隐岐奈 “贤者” 这一设定。而至于为什么同为障碍先祖两拨的后代却互相敌视,AKI 认为或许由于两拨障碍之民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经过长年累月发展过来导致意见也出现了分歧 (就如前面所说的天狗想要支配幻想乡,而秘神要维护幻想乡的平衡一般),于是虽然有着共同的祖先,但秘神和天狗却水火不容吧。

pid:65807399 画师:紅ずわい@神子様のぱんつ

Stage 6   被拒绝的神明

在 Stage 4 我们介绍摩多罗神时也曾提过:摩多罗神虽然挂了一个印度名字,然而在那群纷纷成为护法被纳入佛教体系的印度杂神中却找不到 “摩多罗”,甚至梵语中都没有这个词。但这样一个挂着印度名字的神,确是日本独有的一位守护神。因此也有人称其为 “在日本长大的 “异国神””,这样的设计,理所应当的不被所有人接受 ——

近世的一位天台宗僧人空华在其《空華談叢》就对这位异国神如此评论道 ——

这应该是末世的某个蠢蛋捏造的东西吧。那个神像,头顶唐式幞巾,身着和式狩衣,左手持鼓,右手击鼓。左右是两位童子,都戴着风折乌帽子,右手持竹叶,左手拿茗荷,翩翩起舞。位于中央的摩多罗神两侧分别是竹子和茗荷,头顶飘着云雾,其中画着北斗七星。这就是所谓的摩多罗神曼荼罗,这都是日本的风俗,实在是太可笑了。

就这样,摩多罗神,虽然一度具有福神的一面,然而其异国神、外典之神的背景,也曾跌落为荒神、瘟疫神,甚至于 18 世纪被天台宗定性为邪教,并逐出法门,其雕像和曼荼罗多遭焚毁,少有存世。

pid:70072526 画师:しーな

所以,摩多罗神其在后世也就愈发神秘,“秘神” 的称号,对于摩多罗神也是相当切合。幻想乡设立的初衷,本就是为了 “接纳被外界排斥的事物” 。或许,本应作为福神守护于门扉之后却只是因 “异国神” 的身份就被贬落为荒神的摩多罗神,比许多人更能理解这种 “被外界排斥” 的悲哀吧。

事实上,哪一个被遗忘的事物,不正如摩多罗神一样曾经给人们带来过美好的记忆呢?不管是神明还是妖怪,都曾经传颂于人类间,在科技不发达的时候给予人们精神上的 “依靠”,而这样的 “存在”,却逐渐被人遗忘,正如曾经作为福神的摩多罗一样,难道不让人感到无比心酸吗?

pid:67775291 画师:吸溜

ENDING

隐岐奈在六面登场时的主题曲 “秘匿されたフォーシーズンズ”(被秘匿的四个季节) 是一首带着四季的清爽感和秘神的神秘感,旋律性很强的曲子,它不像纯狐的丧子悲恸,更没有神子的千年谋局一朝成,也不似白莲的困锁千年求佛心,这样充满了 “欢愉” 的曲子也使得与隐岐奈的战斗并没有多大的压迫感。如果我们只是从浅显的一设和加以修饰的二设中去了解这位秘神,或许也无法想象到这位看起来如此轻松老练的秘神背后还有着这样的故事。虽然还有很多细节并未提到,但窥视着秘神背后的那扇门,我们也看到了在现实的历史中幻想乡的一角。在幻想乡给我们带来快乐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在现实中回忆起她们 “被遗忘前” 的模样,并祝福那些为幻想乡默默奉献的贤者们吧~

pid:69703818 画师:3ぃto

Stage EX   接近神的蝴蝶妖精

提到隐岐奈,就不能说说在天空璋中与她有着很深渊源的一面 BOSS 拉尔瓦。在 EX 的琪露诺线中,当隐岐奈听到琪露诺说她是从 “凤蝶的妖精” 背后进来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 ——

凤蝶的妖精

原来如此……

那里原本应该是夏天的门扉才对

那家伙也许并不是凤蝶的妖精

而是常夜神喔

是与我为敌的众神之一

这么一来也说不上是偶然了

常夜神是一位怎么样的神呢?虽然并没有任何关于 “常夜神” 的史录,但是我们却找到了与之十分相似的 “常世神” 的资料。据《日本书纪》记载,东国富士川河畔有一人名唤大生部多,劝村人祭祀一种虫并说:“这种虫叫做常世神,祭拜此神的人可获得财富与长寿。”(故也称常世虫) 常世神的信仰全胜时期,人人载歌载舞祭拜虫神,倾家荡产只为求财求福。

当时把持政治权力的秦河胜厌恶大生部多的这种妖言惑众的行为,于是将其打了一顿,巫师也恐惧遭祸,所以不再鼓吹祭拜常世神。就这样,这种新兴的信仰就被彻底打压讨伐。(这样是不是更加佐证了隐岐奈的原型就是秦河胜的观点呢?)

pid:70215947 画师:キャラメル​

如果说常夜神真的就是常世神的话,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常夜神与隐岐奈为敌,而且化作的是凤蝶模样了。(原本的记载中,常世虫 “常生于橘树或曼椒,长四寸余,大如指头。色绿而有黑点,貌似蚕”)

或许也是因为隐岐奈与拉尔瓦的这层关系,在二设中隐岐奈与拉尔瓦的 CP 组合也有着一定人气呢~(其实也是因为隐岐奈长期居住于 “后户之国”,导致能和她有着关联的人并不是很多) 那么我们就用一些隐岐奈和拉尔瓦的图片,来结束这次秘神之谜的探索吧~

pid:71400780 画师:御茶
pid:70474614 画师:御茶
pid:68936729 画师:キャラメル

后记

新人第一次写文章…… 而且还是比较硬核的一设零设,还有许多不足请大家多多指教呀 QAQ 感谢为我提供建议的 kk 和 echo,以及帮忙翻译日文资料的阵列在前~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