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的妖怪

八云紫

Yakumo Yukari

种族:妖怪

能力:操纵境界的能力

说到幻想乡最像妖怪的妖怪,就不得不说到这一位了。她被阿求称为幻想乡最强的妖怪,不管是能力还是性格方面,都让人难以捉摸,行为原理完全与人类相异,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没有人愿意与她为敌。

这个人便是被称为妖怪贤者的八云紫。她似乎知晓一切,但别人对她却知之甚少。她究竟活了多久也无人可知,但应该比幻想乡的历史还要长。

(画师:ぢせ pixiv ID:4790)

初代撰写的幻想乡缘起,有超过一千二百年的历史了,在初代编写的妖怪录中就有着这种相似的妖怪登场。阿求估计,恐怕在那个时代她的身影就已经出现了。

她所拥有的操纵境界的能力,是能够从根源开始颠覆一切事物的恐怖的能力。

众所周知,物的存在是建立在境界的存在之上的。没有水面的话,湖是不存在的。没有山脊的话,山和天空也是不存在的吧。没有幻想乡的大结界的话,幻想乡也不会存在。

如果全部物的境界都不存在的话,那世界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整体吧。

(画师:シンゴ pixiv ID:6527)

也就是说,操纵境界的能力是逻辑的创造与破坏的能力。从本质上创造新的存在,从本质上否定已有的存在。这是妖怪所持有的能力中能够与神之力相匹敌的、最危险的能力之一。

还有,利用这种能力,也能通过空间的裂缝从任何地方瞬间移动,甚至让身体的一部分移动到别的场所。据说不仅仅是物理的空间,也能够在画中和梦中、故事中等场合移动。

她的能力不仅仅是概念上的厉害,实力也确实是睥睨众人。永夜抄中,慧音说自己抹去了人里村庄的历史,让灵梦很是紧张,紫却坦然自若地说:

「我很普通地就能看见那些人类呀。这种程度的骗术,还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吗?」

永夜抄设定提到,如果她有那个心思,要毁掉整个幻想乡易如反掌。她就是一个如此强大又危险的妖怪。

但是,恐怕没有像她一样真挚地接受幻想乡、爱着幻想乡的人了。

(画师:garnet pixiv ID:83452)

她因为形迹可疑,所以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实际上,她不仅是对幻想乡,还是对她的朋友们,她都默默付出了许多,只是她从来不说罢了。不仅不承认,她还要说谎把自己标榜成恶人的样子。

她曾发动过两次月面战争,第一次已经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幽幽子都还健在。紫聚集了大量的妖怪,操纵着实与虚的境界,跃入映照在湖上的月亮,向月面发动了进攻。

但是,在月面的近代兵器面前,她们很快就遭到惨败。从那以后,妖怪们也很少再去进攻不属于自己的领土了。

那时候,她公然宣称这次入侵的目的是为了夺取月面居民的能量来源。但是,她的实际目的其实是想教训这些妖怪为了战利而发动战争是愚蠢的行为。因为在此之后,便再也没有妖怪敢在幻想乡作威作福了。

《东方儚月抄》小说版中曾提到过一句话:

「一千多年前,八云紫对月面的入侵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这句话的中的 “理所当然”,大概也暗示了紫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了。

(画师:菊月 pixiv ID:429883)

第二次发动月面战争,她也是用了同样的套路。蓝跟蕾米莉亚说,这次战争发动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月球能源的秘密,以提高妖怪的生活品质。这是紫公开给妖怪的理由,但蕾米莉亚对此是表示怀疑的。

后来,紫在私下对蓝说,她知道让地面生物正面对抗并战胜月面是永远不可能的。但是,她依然如此去做了,因为她并不是为了胜利。

她饶了一大个圈,欺瞒吸血鬼,欺瞒巫女,甚至也欺瞒了自己的式神。她与幽幽子联手,废了那么大的功夫,甚至不惜忍受向月人低头称降的耻辱。而这一切,最终只不过换来贤者家里的一瓶酒。

包括她的式神在内,所有人都以为她输了。但是,实际上她赢了。

《东方儚月抄》

因为她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她发动第二次月面战争似乎是为了让绵月姐妹 “囧” 到?这真的是第二次月面战争的真面目吗?

《东方儚月抄》

在《东方儚月抄》小说的结尾,紫邀请了永琳参加宴会。至此,永琳已经洞悉了一切,也知道黑幕就是紫。

但是,即便是永琳,她也不明白,紫这样做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即便使用这么复杂的方法潜入月球,恐怕也干不成什么吧?因为想不清楚这一点,永琳的内心十分不安。

这时,紫笑吟吟地地给永琳递来了一杯酒。

永琳脑子转得很快。但是转得快有时候反而是弱点。永琳对于无法理解的事物,会故意表现得很从容。这是不想让人看到动摇。但是聪明人表现出没有经过考虑的从容时,却是最大的弱点。

紫很清楚,因为这是聪明人都知道的事实,她知道永琳已经掉入她的陷阱中了。

永琳喝下这杯酒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是月之都放了千年以上精酿的超超古酒。没错,就是从永琳在月之都时就陈酿着的酒。

「这、这酒……?」永琳很明显动摇了。在表现出没有经过考虑的从容的瞬间,弱点也被发现了。

永琳不可能忘记这种酒的味道。这种酒在满是污秽的地上酿造的话味道只会改变,不可能酿造出来这种纯粹感,还有多少年陈酿着才有的悠远感。

「你离开故乡也有一千几百年了吧。差不多也应该开始有思乡之情了呢,所以我准备了让人想到月之都的酒席。」

紫微微一笑。

这笑容深深地印在了永琳的心底,带来了不可能忘却的恐惧感。给予不死者的,意味着生的烦恼。对于正体不明者的恐惧。

这才是八云紫所计划的第二次月面战争的真面目。

至此,紫布下的这盘棋才终于满落。这只是一个警告。当然,除了这两位当事者,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了。

(画师:吉岡よしこ pixiv ID:277982)

紫发动的月面战争是一个轰动幻想乡历史的事件,这并不是唯一一件。还有一件对幻想乡来说,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

那是五百年以前的事情了。

在那以前,幻想乡只是一个远离人类村落的深山里的一处地方,但由于人口增加,妖怪受到人类的压迫越来越严重。

为了恢复被人类压迫的妖怪在幻想乡的势力,紫策划并实行了「妖怪扩张计划」。

这个计划是在幻想乡周围创造幻与实的境界。幻想乡内为幻之世界,外面的世界为实体世界。这个计划的高明之处在于,外面世界妖怪消失得越多,幻想乡里的妖怪就越强。外面的世界是人类的天下,幻想乡内还是妖怪的天下。

这个结界被称为「博丽大结界」。

(画师:ryosios pixiv ID:1508165)

但是,这个结界在最初的时候,被大量妖怪反对。他们或许没有理解紫的意图,紫似乎也没有打算向他们解释。根据《求闻史纪》记载,紫当时和联合起来反对的妖怪们发生了争斗。

在此期间,因为紫成了众矢之的,所以妖怪们都没有去袭击人类。因此,幻想乡的人类开始对结界大为称赞。

在此之后,大结界的好处才传到妖怪那里。因此,现在反对这个结界的人几乎不存在了。

或许,就连被妖怪反对也是紫计划中的一环吧。这本就是一件对妖怪有利的事情,因此收服人心才是最困难的。紫利用了妖怪的冲动,得到了人心,在这之后,才向妖怪们散布大结界的好处,她的意图不言而喻。

(画师:Niy pixiv ID:165186)

这几个事迹,算是有较多记载的。还有一些重大事件在记载上只有寥寥数语,但似乎也都暗示了紫的参与。

首先是「吸血鬼条约」的签订。

在幻想乡现身之初,吸血鬼们肆意妄为,横行千里;结果拥有非凡力量的妖怪们群起而攻之,最终吸血鬼败北;双方的斗争最终以定结和解契约而宣告结束。

条约规定妖怪(包括吸血鬼)不能恶意袭击人类,吸血鬼的食物由妖怪提供,相对的吸血鬼与妖怪间保持相对和平。

其中,妖怪所提供的食物,据称是生活在幻想乡之外的人类,以及没有死亡价值的人类(比如说自杀的人类)。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紫了。

《东方茨歌仙》

在《求闻史纪》最后的参考文献部分,列出了《吸血鬼条约》和作者名 —— 正是八云紫。

不过,签订这样的条约,会导致妖怪的力量逐渐减弱。根据《求闻史纪》记载,妖怪们找到博丽神社的巫女灵梦,与灵梦商议,最终由灵梦制定了一个划时代的符卡规则。

有了该规则,妖怪就可以和人类定期发生战斗,以防力量减弱。这个规则的制定被称为「命名决斗法案」。

这本该是由巫女定下的规则,但阿求在笔记中提到,这个原案和妖怪同族之间的契约书写在了同一张纸上。难道有妖怪向巫女提出了这个规则?

说实在的,以灵梦的性格来说,也很难想象她能想出这种划时代的策划。

「这一份原案到底是谁写的呢?」

《东方求闻史纪》

阿求留下了这个疑问,不少人都倾向于认为这个妖怪就是紫。紫建立幻想乡的初衷也是为了妖怪,可是「吸血鬼条约」规定妖怪不能恶意袭击人类,这对妖怪来说是一个压制,紫不仅不阻止,还暗中引导,这不是有违初衷吗?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吸血鬼条约」是紫计划的第一步,「命名决斗法案」才是她的最终目的。有了这两个规约,妖怪们就无法随意打破幻想乡的势力平衡,但又不会因此而导致力量弱化。

而且,紫也是一个与妖怪(蓝)存在契约的人,阿求所说的妖怪之间的契约书,或许也是一个暗示。

因此,「吸血鬼条约」与「命名决斗法案」可能都是紫的计划。

(画师:二酸化炭素 pixiv ID:9149093)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甚至连记载都没有大事件,或许也与紫有关。在《东方地灵殿》中,紫提到地底的妖怪有签不干涉地上的协约。从对话来看,紫很清楚这个协议:

「我按照约定不让地上的妖怪进入这里,然后你们则在地底建造了大都市。不过,作为条件,你们要镇压在地下沉眠的怨灵们,不让它们去到地面才对。」

对此,勇仪表现得很惊讶,由此可见,知道这个协议的地上人寥寥可数:

「没错,是有这种约定… 等等居然知道这种事,你是谁啊?」

不过,这个事件的信息还太少,无法断言紫和这个协议有关。但是,至少可以确定紫对地底并不陌生。根据《求闻史纪》记载,她和身为鬼的萃香是好友关系。

《东方萃梦想》中,她对萃香也诸多照拂。她突如其来的上门拜访,把大家原本准备带到宴会喝的酒给抢了,并对妖梦和魔理沙说,今晚她要多带一个人参加,除了她和那个人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带酒去。

(画师:medilore pixiv ID:186067)

她说的这个人正是萃香。之后,她找到萃香,对她说自己已经把酒全部拿走了,大家宴会没有酒喝会很生气,并且跟萃香说自己准备甩锅给她。萃香听了直喊卑鄙,紫对萃香说:

「来吧,你只能在大家面前现身了。」

她自称是萃香的同伴,但是,当她把萃香和那些酒带到大家面前之后,又对大家说抢酒是用来做诱饵,只是为了抢到萃香拥有的鬼之宝具 —— 伊吹瓢而已。

大家都顾着喝酒,没有怀疑。只有幽幽子看穿了紫的意图:

「紫刚才说的理由…… 其实是假的吧?」

紫没有回答幽幽子,想转移话题,还被幽幽子吐槽道:

「什么时候开始妖怪变得老是说谎的呢?」

紫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相当不坦率的人吧。无论是对待幻想乡,还是对待朋友,她都选择把自己的心意藏在幕后,只表现出自己诡计多端的一面,大家都不愿和她打交道。

《东方文花帖》中,文文对紫的笑容有过一段描写:

动物虐待的犯人是八云紫(妖怪)。是一个没看到过其他同类的一人一种族,出处不明、神出鬼没、底细不明的妖怪。因为一直都是一身华丽的服装和那让人不舒服的笑容,所以每次见面都有点被压倒的感觉。

天狗作为一方势力盘踞在妖怪之山,受人畏惧。然而这样的妖怪,仅仅和紫打个照面,就能生出被对方压倒的感觉,可见紫的气场真的是非常强。

而霖之助对她的厌恶就更明显了,但他也对紫心存畏惧。《东方香霖堂》中,刻画了紫在他心目中的印象:

我想象了一下紫说话的样子后露骨地做出了厌烦的表情。受照顾却说这种话是不太好,但那位妖怪少女样的笑容实在是很不吉利。

(画师:菊月 pixiv ID:429883)

紫给霖之助提供暖炉的燃料时,顺走了香霖堂的一个白色盒子(iPod),霖之助看在眼里,却只能苦不堪言。后来她又以交易为由,强行拿走了霖之助在意的小箱子道具(便携游戏机)。

有多强行呢?就是霖之助宁愿毁了也不想给她,在挥下小槌子的瞬间,紫开了个间隙,伸出一只手接住木槌然后丢掉,立起食指,左右摆了几下,接着就抓起游戏机消失了!

霖之助说,紫是他最后悔认识的对象。然而,即便如此,霖之助还是只能屈从于紫,无可奈何地接受和紫的交易。

魔理沙也是如此。

在《东方绀珠传》中,紫在事件结束后出现在魔理沙面前,让魔理沙把手上的力量石给她看看,总是 “借” 东西不还的魔理沙,居然理所当然地说:

「啊,果然要回收,然后破坏掉吗?」

因为魔理沙觉得这个石头是会让幻想乡陷入混乱的危险道具,所以想着紫肯定会来回收。由此可见,她这也是默认了紫有这样的权力和身份,哪怕是这么危险的道具,她也没有认为交给紫会有什么不妥,足见她对紫的信任。

(画师:NEKO pixiv ID:2600911)

可紫却说这种程度的混乱算不上什么,还表示这块石头会让幻想乡越来越变化多端。

魔理沙对此表现得很惊讶:

「什么?这可不像是你的思维方式啊。我明明,还很深信不疑地认为你是个守护结界拒绝变化的家伙呢……」

然而,即便如此,力量石还是让紫拿走了。

不仅是霖之助和魔理沙,连灵梦也经常无条件服从于紫。

在《东方儚月抄》中,紫毫无理由地让灵梦练习让神之力降临的方法。不喜欢修行的灵梦竟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乖乖地去练习了,紫还时不时来突击检查。

《东方儚月抄》

《东方地灵殿》里,灵梦更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紫当枪使,紫让她打哪个敌人她就打哪个,勇仪问她究竟是下来找谁的,她也说不知道。

这些细节要真的数起来,还真是说不完。因此,紫在大家心目中也落下了一个不近人情、难以相处的形象。

不过,从《求闻史纪》的记载可以看出,阿求对紫有相当程度的敬重。不仅称紫为最强的妖怪,还对她无条件信任。

冥界与显界的境界变薄了,发生了幽灵会出现在显界、生者容易前往冥界这样的骚动。已经确认是这个妖怪的所作所为。因为是贤明的妖怪做的事,可能会有关系到妖怪社会的崇高的目的性所在(在我有生之年是无法确认了)。这个异变现在仍然进行着没有被解决。

阿求在记录幽灵骚动的事迹时,已经知道黑幕就是紫了。尽管不知道紫的意图,她仍然坚信紫是一个贤明的妖怪,一定有其 “崇高” 的目的性。

(画师:べにたま pixiv ID:17902)

就目前看来,紫似乎就只对四季映姬有些忌惮。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中,紫好不容易才想起关于六十年一次的异变的原因,正想告诉灵梦时,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在靠近。

见此,紫对幽幽子耳语:“那一位是不可违抗的,先离开这里比较好吧?” 然后,就和幽幽子先离开了无缘冢。

这股气的主人正是四季映姬,看来紫和四季似乎也有点渊源。

紫有很多同样长寿的朋友,比如幽幽子、萃香等,大部分朋友都是最强一类的妖怪。而要说到其中最了解她的,就不得不提到幽幽子了。

在幽幽子生前,两人就已经相识。西行寺家有一颗能诱人死亡的妖樱,幽幽子对自己的能力感到绝望自杀后,她的亡骸被用来封印这棵树,后来这棵树被称为西行妖。死后的幽幽子没有成为幽灵,而是成为了亡灵的一种,并且失去了记忆。

是谁封印了西行妖,目前还没有确切答案。但是,封印西行妖的是生与死的结界,无独有偶,紫又恰好有这么一张符卡。而且紫也是除妖忌以外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所以她极有可能就是封印西行妖的人。

(画师:RAN pixiv ID:2957827)

作为幽幽子的昔日好友,紫在幽幽子失忆以后,再次和她建立了友谊,并把真相埋藏于心。

《东方妖妖梦》中,幽幽子因为不知道封印着西行妖的亡骸就是自己,还妄想让西行妖开花,就能复活埋在树下的那具亡骸,结果弄了个大乌龙。即便如此,紫依然没有告诉她真相。

但是,即便有所欺瞒,紫对待幽幽子的感情却毫无疑问是真挚的。她对幽幽子甚至可以说近乎宠溺的程度,对她的态度显然和其他人不同。

(画师:ながれ pixiv ID:91059)

紫平时不怎么活动,冬天更是一直在睡觉。在她知道自己的式神被什么人打败时,感到非常惊讶,但还是选择去睡回笼觉了。

回笼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春天,紫感到非常惊讶,然后选择继续睡回笼觉。

其实十几天前就是春天,但是她每次醒来又继续睡,每次睡醒又忘了,所以每次醒来都很惊讶。她想着在蓝恢复之前,没法安心睡觉,结果这样想着想着又睡过去了!

直到幽幽子来拜托她修复因这次骚动而变得薄弱的幽冥的境界,她才终于起身,一边嘀咕一边揉揉睡眼便出发了:

「你自己叫它变弱的还管什么修复不修复呀。」

感觉满满的宠溺感都快要突破次元壁溢出来了。在《东方萃梦想》中,紫依萃香的要求将其行踪隐瞒,但是被幽幽子发现了,幽幽子让紫使分散的萃香现形,紫说:

「真没办法啊。因为是幽幽子的请求嘛。」

几乎是幽幽子的要求,紫基本都会满足。反过来也一样,幽幽子在《东方儚月抄》中,也帮了紫大忙。两人的关系真是非常好呢,性格从本质上来说似乎也有点相似,两人的行为原理都很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彼此之间却似乎很了解彼此。

紫知道连幽幽子自己都不知道的关于她的事情,而幽幽子也总能无需言语看出紫真实的一面。友谊是自由的,当两人之间的信赖达到某个程度后,许多事说破与不说破便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千多年,两人一起经历的时间可不是白过的啊。

(画师:平坂イネ pixiv ID:1605711)

不过,还有一个陪伴在紫身边很久的家伙,可就没有这种温柔的待遇了。对,就是刚刚说的那个听说自己被欺负后,主人感到很惊讶然后选择睡觉的式神蓝。

某天,幻想乡记者文文刊登了一篇关于虐待动物的报导,犯人正是这位贤明的大妖怪,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紫如下说到:

「动物虐待?哎呀,我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事情了啊?你说我现在正踩着一只狐狸虐待她?啊,你说的是蓝啊。这不是虐待只是稍微让她学习一下而已哦。而且蓝看起来是狐狸其实是式神哦,不是动物啊。」

《东方文花帖》

文文无法理解这种 “爱的方式”,紫继续教训蓝并说明了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明白吗?式神不管怎么样只需要照着决定好的动作行事就可以了。今天你随便的就和人类战斗了吧?我曾经有那么命令过你吗?你不管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有什么危险在逼近自己,只需要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可以了。因为只有那样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

虽然如此,文文还是认为紫的行为无法原谅,觉得她只是企图将虐待正当化。不过,文文的想法过于主观,其实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紫:「先不管那些了,为了蓝的名誉我再把情况说明一次,那不是虐待而是教育。因为蓝是式神的缘故,如果不按照我所决定好的方式行动的话就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但她却还是无视命令随便的和人类战斗了哦?因此我才会训斥她。」

文:「………… 如果不战斗的话那不会很危险吗?」

紫:「不会的,正因为战斗了才会危险啊。明白吗?蓝不是狐狸而是式神啊。」

文:「就是那里不太明白。究竟,这有什么不一样?」

紫:「式神就是要按照我所决定的方式去行动才能获得和我一样的力量啊。所以只要遵从我的命令的话,就绝对不会输掉。如果擅自乱来的话,其力量就会被削弱的和以前无法相比。用那种状态战斗的人只能说是白痴。」

文:「但是假如在那种状态下打赢了的话呢?」

紫:「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有更有效率的手段但还是要故意去冒险?那样的话蓝不就危险了吗。所以说才稍微严格的教育她一下,这不正是为了她好?」

虽然紫对待蓝的态度比较严厉,但是这也是出于对她的保护。在幻想乡里,式神就等同于我们电脑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按照预定的代码进行行动,可以说等同于出 BUG 了。

说起来,蓝精通算数,已经是被称为 “数学的魔术师” 这种程度了,但紫作为她的主人,比蓝还要精通方程式,哪怕是无尽深渊的深度,也只要一瞬间便可以计算出来。连文文都不禁感叹,没想到拥有此等力量的妖怪如今既然还存在。

紫通古至今,才识无限,不仅对幻想乡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对外界也一样十分熟悉。从《东方香霖堂》来看,她不仅知道外界在流行什么,对各种游戏机、手机等设备也很了解,传言她偶尔会去外界生活。

灵梦说紫曾对她提过,她可以自由出入外界,所以一年可以赏两次樱,并说外界的樱花和幻想乡的樱花盛开时是不同的。在《东方三月精》中,从画面中的车辆来看,紫似乎是在外界的博丽神社赏樱。

《东方三月精》

由于上述原因,再加上形象与能力相似,紫与梅莉(全名为玛艾露贝莉・赫恩)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

(画师:仲谷鳰 pixiv ID:123216)

紫拥有操纵境界的能力,梅莉拥有可以看到结界的能力。但随着秘封俱乐部的发展,莲子说梅莉的能力似乎也正逐渐变成操纵境界的能力了。

《梦违科学世纪》里,梅莉在梦中进入了幻想乡,还在迷途竹林里迷路了,所幸后来被妹红搭救,这种真实感让她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虽然她本人觉得这应该是一场梦,但莲子认为,其实梅莉是在自己没发觉的情况下进入了结界内。

阿求在笔记部分提到,几百年前,迷途竹林发现了一张便签,便签的内容正好与梅莉这段梦中经历相符,出现了许多外界词汇,而且便签上还提到「梦醒了要告诉莲子」。虽然官方没有明确说明,但这张便签的主人基本都被认为就是梅莉。

众所周知,紫相当嗜睡。在绯想天中,萃香曾对紫说过这么一句话:

「说起来这明明是白天,你居然在这边的世界真是罕见。」

有人认为,这是在暗示紫白天总是睡觉,实际是去往了另一个世界。所以她可能和梅莉有着类似庄生梦蝶的关系,她们实际上是同一人,彼此都是对方的梦,通过梦境转换人与妖的存在。无独有偶,紫正好有一张符卡,名为「人类与妖怪的境界」。

实际上,曾有人就两人关系问过 ZUN,ZUN 只含糊的回答了一句 “小泉八云”(英文名是 Lafcadio Hearn,其名与赫恩名相同),这可能也暗示了两人之间的确有关联。

(画师:针鼠修罗 pixiv ID:3442252)

在二设中,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逸闻。紫的隙间张开,有时候可以看到许多双眼睛在里面,甚至还出现了第三只手,传闻这些是罪袋的手。通常是一些在外界得罪了紫的人类,被她拉入隙间做成罪袋奴役。

比如称她为 BBA(老婆婆)的那些人。由于紫在幻想乡中也属于活了很久的妖怪之一,所以二设中经常因年纪大被挪愉。虽然她在一设里其实并不在意自己的年龄,但是在二设中,这个梗被玩得不亦乐乎。

(小声)我就是叫紫妈怎么了?有本事突然从我背后出现,把我的脸按在键盘上 fewafgaergwreg……

B站av号:av394281

因此,紫在二设中也被称为键盘侠杀手。当然,紫 loli、紫少女、紫妈、紫婆婆等,鉴于大家的求生意识强弱程度,各年龄层的称呼也都有……

然后因为年龄和名字,在二设中,八云紫、八意永琳八坂神奈子,组成了幻想乡三大八(妈),也被称为三八。

加上幽幽子白莲,被称为幻想乡五大佬(老)。

(画师:グラゲイダー pixiv ID:974457)

另外,在二设中她和蓝、橙一起出现的话,会被称为八云一家。虽然橙并不姓八云,但是作为她式神的式神,也常常被看作是八云家一员。两大一小关系融洽,有许多相关的温馨向同人作品。

(画师:とらこ pixiv ID:36615)

紫这等活了那么久的大妖怪,cp 自然是不会少的,这里简单介绍几对比较常见的组合。

千年组:紫 & 幽幽子。

跨越了千年的情谊,不知道能有多深?幽幽子死了之后,封印她的那人曾托着幽幽子的尸体,许下愿望:

「可能的话,望不会再次遭受痛苦,永久忘却轮回转生…」

陪伴在已然忘记自己的深爱之人身边,是一种多寂寞的感情?成为亡灵的幽幽子个性也发生了不少改变。曾经她因为自己诱人死亡的能力而绝望自尽,如今她却觉得这样的能力好玩。她们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同一人了,应该称为前世和现世更妥当吧。作为人类的幽幽子已经死去,紫应该也明白。在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伤痛之后,相信她并没有再用千年前的目光来看幽幽子,因为这是对现在的幽幽子的一种不尊重。如今的幽幽子,不是谁的影子,她是冥界之主,也是她永远的挚友。

(画师:NEKO pixiv ID:2600911)

结界组:紫 & 灵梦。

博丽神社的巫女职责之一就是守护博丽大结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灵梦也算是为紫打工的。永夜抄里紫曾表示会给灵梦解决异变的报酬;在茨歌仙里,紫也曾多次提供野菜、鱼类等食材救济灵梦;儚月抄中还陪灵梦修炼;在萃梦想的设定中更是直接说,一般来说除了灵梦之外没有认真和紫相处的人。或许正因为灵梦这种耿直的性格,才可以让紫卸下一些心防吧。

(画师:shnva pixiv ID:12296581)

主仆组:紫 & 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蓝就已经是紫的式神,陪在她身边很久很久了。紫嗜睡,因此在她睡觉的时候,把一切都交付给蓝。虽然紫说蓝是式神,式神只是道具。但是,她明明是很关心蓝的。被文文撞见她在 “虐待动物”,其实也只是希望蓝不要擅自和别人战斗,因为不按照预设方式行动的式神力量会被大幅度削弱,这样是非常危险的。紫担心自己不在她身边,她这样会遭遇危险,这是一份爱护之心,相信蓝是理解她的。

(画师:朱シオ pixiv ID:341747)

冤家组:紫 & 天子

紫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打太极的样子,波澜不惊,话里藏话。她很聪明,聪明人总是很从容。唯独面对天子这样的混世大魔王,就算是紫也绷不住脸。绯想天中,天子的任意妄为把紫快气炸了,一把年纪了还去爬山找人不说,一边找还一边嚷嚷着 “我要杀了她”。最气的是,找了几天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家伙,却也已经于事无补,要石插入地下是不能再拔出来了。一向冷静的紫,哪怕已经没有意义也把天子建的神社拆了泄愤,再把她赶出幻想乡。可见真的是气得不轻,但是,这样的紫倒也让人感到十分爽快呢。天子也是不服输的性子,因此二设中两人每次见面就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画师:60枚 pixiv ID:3322006)

或许是为了突显她在东方系列中拥有独特的地位,紫是目前唯一出现的 Phantasm 难度的 Boss。尽管她的性格让人难以理解,但是,不管大家心里对她有多少小九九,却也都知道,没有人比她还要爱着这个幻想乡。只要涉及幻想乡的,她事事关心,大到发动侵略战争,小到神社里的一棵树,她都要运筹帷幄,小心翼翼地对待。富有责任心却不予人说,无愧于贤者之名。她是从逻辑上创造了幻想乡之人,通过了解她,也可以了解一下关于幻想乡的历史,希望能让大家感受到她与幻想乡的魅力。下期再见ヾ ( ̄▽ ̄) Bye~Bye~

(画师:ファルまろ pixiv ID:1218472)
(画师:NEKO pixiv ID:2600911)
(画师:ソエンsoen pixiv ID:31751949)
(画师:阿桜 pixiv ID:39753)
(画师:阿桜 pixiv ID:39753)
(画师:garnet pixiv ID:83452)
(画师:garnet pixiv ID:83452)
(画师:60枚 pixiv ID:3322006)
(画师:wukloo pixiv ID:4401153)
(画师:オ-ド pixiv ID:16791)
(画师:Vima pixiv ID:546819)
(画师:ながれ pixiv ID:91059)

(画师:菊月 pixiv ID:429883)
(画师:菊月 pixiv ID:429883)
(画师:オ-ド pixiv ID:16791)
(画师:Dhiea pixiv ID:270545)
(画师:kirero pixiv ID:35490)
(画师:Hong pixiv ID:306422)
(画师:T-RAy pixiv ID:90892)
(画师:An2A pixiv ID:173876)
(画师:赤りんご pixiv ID:164813)
(画师:閏月戈 pixiv ID:204061)
(画师:茨乃 pixiv ID:67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