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白兔

因幡 帝

Tewi Inaba

种族:妖兽

能力:赋予人类幸运的能力

一千多年前,月之公主辉夜与月之头脑永琳为了躲避月之使者的追捕,隐匿在据说连妖精都会迷路的迷失竹林中。当时,永琳在这片竹林里准备了一所宅子用来藏身,辉夜又为这所宅子施加了 “永远” 的属性,于是,这个宅子的历史就被停止了。

这所宅子便是永远亭。按道理来说,只要辉夜不解除她为永远亭施加的 “永远” 的属性,是不可能被人发现的,辉夜和永琳在这里藏匿了几百年,安逸得甚至都没有留意到时间的流逝。

直到某一天,一只身穿白衣的兔子来到她们面前。

(画师:小北 pixiv ID:11792864)

这只兔子便是帝。这可是一件大事件,据永琳说,这是自打她们住在永远亭以来发生的第一个历史。而且至今她都不明白帝是怎么进入永远亭的,想必她当时应该也相当震惊。

帝自称是这片竹林的主人,并且,她还告诉永琳,她早就知道她们隐居在这里。

永琳自然是非常警惕的,甚至还有一定程度的慌张,因为一贯从容的她当时居然把这种感情毫无隐藏的展露了出来,让帝明显地看出她在警惕自己。于是,帝告诉永琳,自己无意与她为敌,并表示如果永琳愿意将智慧传授给兔子们,她便不让人类靠近这里。

换言之,帝此番前来是与永琳进行交易的。虽然不知道她们具体是如何进行交涉的,但从此以后,帝便在永远亭住下了。

(画师:えふぇ pixiv ID:292644)

根据《求闻史纪》记载,帝在永远亭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是幻想乡活得最久的妖怪一类。不过从她形象上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她的性格也非常孩子气,喜欢恶作剧却胆子很小,喜怒哀乐的情感也相当强烈,就像个妖精一样。

她拥有给人带来好运程度的能力,因此在人类中还颇受欢迎。在《东方花映冢》中,帝的脚下全是只有十万分之一概率出现的四叶草,并且表示这种概率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稀罕。在儚月抄四格里,帝也曾挖出很多财宝。

《东方儚月抄》四格

但是因为她经常在迷失竹林出现,所以想见到她并不容易。不过如果在迷失竹林里迷路的人见到她的话,就一定能走出竹林,但这样就完全把运气用在了走出竹林而已。

不过这种程度的能力对帝来说算不了什么,她更为人称道的能力是她的聪明才智。如果说永琳是个拥有贤者智慧的人,那帝就是一个机关算尽的小聪明。虽然她很贪玩淘气,但在一些俗事上,就连永琳都不一定转得有她快。

首先,帝非常有生意头脑,在东方儚月抄四格中,帝从兔群手上集资零用钱收购商店,最后商店街 51% 的商店都归入永远亭旗下,就连永琳都开始思考如何活用资金。帝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就是近几年很常见的 P2P 模式,在落后的幻想乡里,帝这种想法非常前卫,而且她也有 hold 得住的能力,这是个相当不得了的人才呀。

《东方儚月抄》四格

不过商店的营业基本都变成欺诈模式了。比如捞金鱼的小店里摆出的金鱼,是死鱼的灵魂,所以是绝对捞不到的;比如作为噱头贩卖的彩色兔,其实只是普通的兔子染了个色;被称为灵魂球的道具倒是用了真灵魂,一拍就飞走了……

帝的心理素质非常高,说起谎来可以面不改色也是一种才能。《东方文花帖》中,文文报导了一起手段非常完美的香火钱欺诈行为。帝曾在光天化日之下到别人家门口,告诉对方自己是代替神社来募集香火钱的,不少人类和妖怪在不经意间就上了当。

《东方文花帖》

可奇怪的是,这些人到事后都完全不觉得自己被骗。文文采访了几个受害者,听取了她们对这个事件的看法:

「香火钱?是啊,我只是奇怪香火钱什么时候也变成募集制的了,想想觉得蛮可怜的所以就给了一些」(S 小姐 [人类])

《东方文花帖》

「啊 —,看起来好像满有趣的所以就给了啊。虽然只给了一点点」(M 小姐 [人类])

《东方文花帖》

「话说回来那个 “香火钱”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A 小姐 [魔法使])

对于这种欺诈行为,帝是这么解释的:

「这不是欺诈哦?你不觉得香火钱只要带着那份心去的话就会有好事发生了吗?所以说,从遇到我的那个时候起约定就已经开始实现了 —」

因为帝拥有带来好运的能力,所以被骗了钱的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发现自己被骗。确实是很漂亮的香火钱欺诈手段,神社的功德箱都还一分钱都没有呢,这种假的功德箱倒是募集了不少钱,把灵梦都气得跳脚了。

之后,在文文对帝的采访过程中,就连明知道这是一场骗局的文文,都因为帝舌灿莲花的技巧,不由自主地掉进了帝的陷阱里。

帝:「你好像没有往我这里放香火钱呢」

文:「我不会被骗的哦?」

帝:「啊 — 啊,真遗憾啊。分明只要稍微放一点点的话,就会有小小的幸福在等着你呢。」

文:「没有那种事的」

帝:「放了钱的人们看起来难道不都很幸福吗?况且嘛…… 你要说那种足以改变人生的幸运的确是没有那种事情的,小小的幸福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吗?」

文:「……」

帝:「算了,这就是我的能力。总之在能带来幸运这一点上是没有撒谎的呢」

文:「…… 稍微一点点究竟是要多少钱呢?」

帝:「说来说去其实只要有心意就足够了哦」

文:「哎呀呀,差一点就要被骗了。但是…… 就算是被骗的话稍微给一点点也满有趣的吧?」

帝:「请,幸运的功德箱」

文:「但是,我可是知道会被骗才给的钱啊」

帝:「幸运会更多的造访那些心意比较重的人」

文:「我不需要那么多的幸运。因为现在这样子已经很幸福了」

帝:「富足的人真好呢。但是因为你给了香火钱,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个小小的幸福」

文:「虽然我不太相信,不过那样最好了」

《东方文花帖》

不过,帝似乎对文文之前一直非难自己的谎言的行为记了仇,不仅挖苦了她一番,还对她说:

「在最后我第一次对你说句实话吧。我所说的话基本上都是谎言,从一开始起哦。」

真是把人耍得团团转呐……

(画师:熊尾もふもふ pixiv ID:5229)

帝是兔群的领导,而铃仙又是管理她们的人,所以在名义上,帝是铃仙的部下。实际上,帝才是真正的实权者。铃仙对文文说,她只是兔角联盟的挂名领导人,组建同盟的事情其实还是帝决定的。《东方文花帖》中,铃仙带着兔群一起抗议兔肉火锅,但最后竟以神社在宴会当中上兔肉火锅时也要一起上一份鸟肉火锅为条件,达成了暂时的妥协方案。

《东方文花帖》

这种啼笑皆非的方案也能算双方妥协吗?铃仙在采访中表示,接受这种方案的原因是:

「总之因为地上的兔子全部都是交给因幡去管理的,既然那孩子都说了没办法了那也就这样了。」

可见铃仙虽然是名义上管理这兔子们,但是毫无实权,就连她在决策方面也常服从于帝。可见帝的领导才能也是很厉害了,虽然她平时看起来像个小孩子似的,但内心深沉得很呢。

东方儚月抄四格中,某次辉夜兴致大发,跑去教育兔子们知识。但她很快就厌倦了,对此,帝说了一句看似随意却细思极恐的话:

「让兔子们学到知识,以后会很麻烦的。」

《东方儚月抄》四格

虽然帝是兔群的管理者,但是老实说,她对兔子们的态度很微妙,在许多情节中,兔子都似乎只是她的工具罢了。

《东方花映冢》中,帝到无名之丘玩时,打起铃兰田的主意,劝诱梅蒂欣把铃兰田的一部分借给她种毒药。虽然打败了梅蒂欣,但自己也染上铃兰的毒,呼吸变得困难,于是她马上做了一个决定:

「骗家里的兔子们来采集毒药吧。」

《东方茨歌仙》中,帝曾策划了一起饲养兔子的热潮。在明治时代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兔子们被人类当作珍贵的宠物饲养,但市场越大,伴随的隐患也越大。终于有一天,贩卖兔子引发的利益纷争,终究引发了杀人事件。

受此影响,人类决定在兔子身上设置税金。饲养兔子要被征收高额的税金,因此饲养兔子的热潮继续冷却,大量兔子被射杀,抛尸荒野。

而这些事情,帝都是知道的。

《东方茨歌仙》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用她自己的理由来说,是因为当时兔子被格外珍惜,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她内心期望能让现在的兔子也体会到那样的生活。

「哪怕最后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没关系吗?」

华扇表示无法理解,这时,帝露出了一个有些狡诈的笑容。

《东方茨歌仙》

没错,永远亭的妖怪兔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那时候被抛弃的兔子们。这些兔子们在见识到天堂之后,又在地狱中苟延残喘至今,成为了妖怪兔。

《东方茨歌仙》

大概,这才是帝真正的目的。普通的兔子就算再聪明,也是没有智能的,没有智能的兔子能派上什么用场呢?回想起帝最初出现在永琳面前对她说过,只要永琳愿意将智慧传授给兔子们,她便不让人类靠近这里。

由此看来,或许可以隐约感觉到帝想扩充同族,甚至是扩充自己势力的野心。

因为对于兔子们来说,帝是绝对的领导者。

(画师:遠坂あさぎ pixiv ID:3302692)

东方儚月抄四格中,只有铃仙总是挨骂,而帝不管怎么捣乱,都不会被永琳责罚。或许四格的风格略带夸张,那么在偏向叙事风的儚月抄小说版里,就可以比较客观的了解这件事的真相了。

永琳某次向铃仙问起帝的行踪,铃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并且由于帝带头丢下工作跑了,兔群也都跟着她学,使自己工作积压成山,这样指责了帝几句。永琳却说算了:

「算了,别那么说,等下记得去找找她。」

铃仙虽然应承,但始终是心有不甘,忍不住问永琳:

「明白了。但是…… 我一直都想说,师父是不是太纵容帝了?请您对她哪怕严厉一点点也好。尽管我说的话她不听,但师父说的话她应该会听吧。」

然而,永琳却回答就算是她的话,帝也不会听的。这让铃仙很不解,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养她呢?

当时,永琳心里是这样想的:

很显然,帝并不是只普通的妖怪兔,地上的兔子也对她唯命是从。虽然乍看之下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威严,但那自由操纵众多兔子的身影总让人觉得她是个仙人。

永琳告诉铃仙,地上的兔子只听帝的命令,如果没有帝,她也没法让兔子工作,这就很难办了。

所以,帝虽然表面上是永琳甚至是铃仙的下属,但她实际是拥有与永琳相制衡的境地,因此哪怕她再怎么任性妄为,永琳都因受制于她而不能过多责罚。

东方儚月抄四格里,帝多次呛永琳,甚至还说永琳有游泳圈,站在一旁的铃仙连听着都心惊肉跳的。可见帝确实和铃仙不同,她与永琳的关系是相对平等的。

《东方儚月抄》四格

不仅如此,帝身上还有些事情是永琳都无法看穿的。永琳是个眼界何其犀利之人,她在遥远的过去便曾预料到千年之后的月面战争,并部下陷阱。但她却无法预料到帝的行为原理。

帝当初是怎么破解 “永远” 的魔法来到永远亭的,永琳至今都不明白。儚月抄中,永琳找不到帝,再加上幻想乡出现了月之羽衣的光芒,让她对帝产生了顾虑。

月之羽衣既从天而降,就必定是有人乘坐。但如果是月之使者,应该不会孤身前来。永琳无法判断来者的身份,突然担心,帝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才消失的。

永琳是绝对不想被月之使者发现她们的行踪的,如果来者真的是月之使者,如果帝在这时候出卖她们,她们就不得不回到那种逃匿的生活。由此看来,永琳对帝的行为心里也是相当没底的。

后来,在灵梦跑来责问永琳,说这里的妖怪兔受了伤占着神社不肯走。对此,永琳和铃仙一番思索,应该没有兔子受伤,目前只有帝下落不明,难道灵梦说的是帝?

话音刚落,帝就从灵梦背后探出来说,她确认没有一只妖怪兔受伤。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画师:べらぼう pixiv ID:6259229)

帝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就连直觉敏锐的灵梦都没有察觉到帝就在她身后。对此,永琳倒是很习以为常:

帝的神出鬼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时在时不在,但既便如此,一旦到了重要时刻她必定现身。

如果只是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一旦到了重要时刻她就必定现身,这般绝对的语气说出来,这事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帝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想必永琳也不知道。

《东方三月精》中,也曾出现过类似情节。铃仙甚至使用能力干扰了竹林的波长(能令人产生错觉),把整片竹林封锁起来都没能找到帝。却在她向光之三妖精抱怨师傅的不公时,帝就突然跳了出来,说要去打小报告,这时机抓得未免太准了吧。

《东方三月精》

除了行迹可疑以外,帝的敏锐程度也让人颇为在意。在儚月抄小说版中,永琳为了让祭典更热闹,给团子混入了能让兔子兴奋的药物。这个行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但是却被帝察觉了。

帝似乎还有着与她身份不符的人际关系。在最初见到帝的时候,永琳就觉得帝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甚至从她身上感觉到仙人的气质。

实际上,帝似乎还真的和一些神仙们有交情。在东方花映冢中,由于帝来到冥界时表现得非常从容,甚至表示安静的冥界也不错。这让妖梦很意外,因为单纯的动物一般都会无条件的害怕死亡才对。对此,帝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兔子更高级哦?过去还和众多神明们交流过呢。」

儚月抄漫画版中,月兔奉命来送信,未到永远亭就被兔子们拦下。这时,帝很干练的走了出来,与她的气质相比,月兔显得非常卑微。

《东方儚月抄》

因此,帝还在妖怪兔群前嘲笑道:

「比起她们,还是地上的神仙更可靠。」

《东方儚月抄》

在儚月抄小说中,因为消失的帝与灵梦一道出现,永琳猜到帝去了神社。但是在铃仙问帝去了哪里时,帝却没有如实相告。眼见帝要去休息了,永琳终于向帝问出来这个自己无法释怀的问题:

「啊,等等。帝,祭典的最高潮,神社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帝思考片刻,回答道:

「…… 天石门别神。见到了好久没见的神。」

说完便在走廊跑掉了。而在儚月抄漫画版中,灵梦晚上在神社练习神降之术时,所招唤的正是天石门别神,可见帝并没有说谎。

但是,就连灵梦作为巫女,也只是可以听到神的声音罢了,帝是怎么看见神灵的呢?

《东方儚月抄》

种种迹象来看,帝恐怕也有着深藏不露的一面,以至于让永琳都对她产生忌惮。不过由于她生性贪玩,喜欢恶作剧,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情况也有很多。

《东方三月精》中,灵梦善心大发喂起兔子来。帝混在兔子中间想分一杯羹,被魔理沙发现,把饵食替换成有毒的叶子喂给帝吃,难得地让帝吃了次苦头。

《东方三月精》

《东方花映冢》中,中了铃兰毒的帝想好好休息,遇到了阎魔大人四季,四季对帝警告说,若是她再继续这样说谎,在被审判之前,就会先被人剥了皮。

这让帝吓得不轻,回到永远亭后还陷入了昏迷,一直做着恶梦。永琳检查后,说帝其实中毒不深,会这样也许是有心病。

这一段又一次暗示了帝与传说中的「因幡之白兔」是同一人。传说中,有只兔子想渡过因幡国,就说谎设计鳄鲛载她过去,结果上岸时说漏了嘴,被鳄鲛剥了皮。后来,她又被大国主的兄弟们八十神作弄,使她伤上加伤,痛苦万分,直到遇到大国主神。

他听了兔子的遭遇,指点她恢复了原状。兔子知道大国主和他的兄弟们都是要到因幡国向八上姬求婚的,为了报恩,她向大国主预言:

「八十神可能会求婚失败,即使你背著行李,八上姬大概也会选你当夫婿。」

八上姬果然选择了大国主神。之後,大国主神虽受众兄弟迫害,好几次差点丧命,所幸每次都获母神和祖神救助,最後逃到黄泉国。而日後也平定出云,成为地上国「苇原中国」建国之神。

从此之后,就有了「带来幸福预言」的因幡之白兔的传说。

(画师:池田陽朗 pixiv ID:58847)

这个故事中的兔子无疑就是帝的原型,受这个故事影响,在二设中,帝经常被设定为一直爱慕救了自己的大国主,但却为了报恩,成为结缘的兔子,眼巴巴看着倾慕对象娶了别人,这样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

儚月抄里还有个小细节,兔子们一边捣年糕一边唱着大国主,铃仙好奇地问帝,大国主是谁,帝调皮地说:

「超级帅的帅哥。」

《东方儚月抄》

帝是唯一一个出场时仅为道中,却在后来成为自机的角色。还是唯一一个后面有 LW 卡,有角色曲的道中,她的故事性也是道中 Boss 中最丰富的,甚至还埋了不少坑,可以说是深受神主宠爱了。

有趣的是,在 C92 前一天的东方 Station#4 同人特集生放送中,神主 Zun 抽签打永夜抄符卡练习模式,坚持几秒就有几秒的时间宣传自己的新作。Zun 正好抽到帝的 LW「远古的骗术」,一脸自信地准备秀操作,结果一开波就秒撞……

因此,Zun 的这场表演被粉丝们揶揄 “身败名裂”,帝也获得了称号「秒杀神主的兔子」。

因为帝狡诈的性格,在二设中常被称为腹黑兔、黑兔子,其实这也不算是二设。儚月抄四格里,铃仙大扫除完毕,永琳说还有一件最大的东西没有收拾,根据卷尾语来看,指的就是帝的黑心……

《东方儚月抄》四格

虽然帝实际上很聪明,但因为她经常到处捣乱,所以在二设中也被慧音逮住教育,成为笨蛋组的增员,在寺子屋里上课。

(画师:卯林 pixiv ID:462575)

因为帝神出鬼没的性格,导致她的 CP 也不算多。不过作为道中来说,大概还是属于道中之首,这边就简单介绍几对较常见的组合。

兔子组:帝 & 铃仙。

在儚月抄四格中,帝基本就只做了两件事 —— 捣乱和给铃仙添堵,有时候捣乱也是为了给铃仙添堵。而铃仙的日常基本就是 —— 完成师傅交代的任务和寻找帝,有时候师傅吩咐她的任务就是寻找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对冤家吧,不过常言道,不是冤家不碰头呢,欢喜冤家的设定也很受欢迎哦。

(画师:もねてぃ◎9 pixiv ID:3066815)

主仆组:帝 & 辉夜。

又是一对下克上。在儚月抄四格中,辉夜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善良单纯,总是被帝牵着走,甚至被帝戏弄而不自知。说起来,辉夜设定上就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遇上帝这种满脑子歪主意、满口胡言乱语,但又很亲近的人,还真的挺难提防的。但这种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感觉其实也挺温馨的呢~

(画师:えふぇ pixiv ID:292644)

吉凶组:帝 &

带来好运的兔子和凶兆的黑猫,从称号来看就已经非常登对了。不过在二设中,这只带来好运的兔子性格一般都是腹黑狡诈、脾气暴躁,而被象征凶兆的这只黑猫则性格单纯,还有点天然呆属性。两人站在一起,还挺像「没头脑和不高兴」组合,CP 相性非常高呢。

(画师:柴崎ショージ pixiv ID:30708)

虽然帝只是一个道中,但因为故事设定得比较丰富,再加上秒杀神主的成就,让她的人气从一开始就远超其他道中。而且帝的萌点也很多,小姑娘、兔娘、腹黑、裸足等,这几种属性混在一起还是不多见的,看起来确实也非常可爱。不管帝再怎么 “老谋深算”,其实心态还真的就是个孩子,哪怕她可能是幻想乡年龄最大的…… 算了,还是别想这些了,帝永远是个孩子!下期再见ヾ ( ̄▽ ̄) Bye~Bye~

(画师:potto pixiv ID:1383626)
(画师:potto pixiv ID:1383626)
(画师:ryosios pixiv ID:1508165)
(画师:もしょもしょ pixiv ID:12962)
(画师:るなむ- pixiv ID:141357)
(画师:楠なのは pixiv ID:18906142)
(画师:んにゃら pixiv ID:1437319)
(画师:青桐 pixiv ID:39760)
(画师:ninnzinn pixiv ID:1738931)
(画师:浅海朝美 pixiv ID:1018849)
(画师:鳥居すみ pixiv ID:38915)
(画师:白詰千佳 pixiv ID:706721)
(画师: ぬぬっこ pixiv ID:1030312)
(画师:イセ川 pixiv ID:274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