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确认幻想飞行少女** **封兽 鵺** **Houjuu Nue**

种族:鵺

能力:使人无法判断真实样貌程度的能力

对妖怪来说,死亡,就是完全被遗忘的时候。伴随着文明的进步,妖怪的存在同时在消亡。

幻想乡的结界正是为了对抗这种变化而建立起来的。结界内侧与外侧的不同之处被文化性质埋没掩盖着,所以幻想乡的妖怪实际上也并不是本来意义上的妖怪了。

茨歌仙中,灵梦提到了妖怪的本来意义,那便是「令人畏惧之物」、「不可解之物」、「无法明状之物」。

然而,现如今的幻想乡里,有这种意义的妖怪已经没几个了,大部分妖怪都只能说是些仅拥有实体的奇怪家伙们。

因此,封兽鵺 —— 便是幻想乡仅存的具有「无法明状之物」意义的古老妖怪之一。

(画师:ひそな pixiv ID:56802697)

鵺是一种正体不明的妖怪,有传说她长着猴子的头、狸猫的身体、老虎的手脚以及蛇的尾巴;也有传说她长着猫的头、鸡的身体、蛇的尾巴…… 可是传说终究是传说,实际上,她从未在人们面前出现过。

但在传说中,她的鸣叫声却广为人知。也有一种说法是,鵺鸣叫的夜晚会成为不祥之夜。

各色各样的传说浸润在人们心中,而这些传说的主人公,却在远处看着人们害怕着、编造着各种关于自己的传说,并且乐在其中,这是她每天非做不可的事。

不过,妖怪的时间是很漫长的,日子一久,鵺就对这些事感到腻味了。

长期在地底悠哉游哉过活的她,在间歇泉的骚动中,看到与自己同样曾被困在地下的村纱等人,她们貌似在策划着什么。

鵺觉得这是自己等待了许久的找乐子机会,于是故意做了妨碍,给飞仓加上了「不明的因子」。

(画师:カカオ・ランタン pixiv ID:54029869)

不明的因子是一种小蛇一般的飞行物,但却在不同人的眼中具有不同的形象。当有人看到它时,会按照自己的常识,把它看成自己认识的、认为合理的东西。

这情况是鵺的能力使然,她拥有使人无法识别真实样貌程度的能力,不仅自己是真相不明的妖怪,还可以将其他物体的真相消去。

所谓的消去真相,就是夺去物体、生物的形态、声音、气味,仅仅只留下行动。

比如一只飞在空中的鸟,只将它的外形部分夺去,就变成了「飞在空中的迷之物体」,就是这样的能力。

而被消去真相的迷之物体,在每个人看来都是各不相同的。

目击者会在心中为其补完外形,因此迷之物体最终会以仅能让目击者接受的面貌出现,这也是鵺的传说各异的根本原因。

(画师:ひそな pixiv ID:56632628)

星莲船一作中,村纱她们看到飞仓碎片由于间歇泉的缘故而四散。但实际上,造成碎片散落于世界各处的原因,正是鵺施加在飞仓上的「不明的因子」。

一看到别人在兴致勃勃做事,她就不由得想在暗地里阻挠别人。虽然不知道村纱她们在策划着什么,但是如果她们失败了的话,肯定会很有趣。

她这么想着,就和她们一起随着间歇泉的骚动来到地上,接着便看到了那些兴高采烈地前来收集不明因子飞行物的人类。

她对不惧怕未知的人类产生了兴趣。因此,她偷偷地跟在人类的后面,时而骚扰她们,时而帮助她们。

(画师:伍長 pixiv ID:12949171)

从星莲船的对话来看,鵺和村纱等人其实在地底就已经相识。

鵺也是因为被人类封印,才会在地底潜伏这么久。对鵺来说,这或许是一段非常痛苦的回忆。

「我会潜伏这么久,是因为我被封印在地底下。很久以前,我输给了那些坏心的人类。」

「以前我的真面目被人类发现,结果马上就被抓起来,封印到地底去。」

「我只是吓吓人而已,吓人是妖怪赖以维生的食粮,有什么办法?」

「我再也不要被关在既黑暗又狭窄的地底了!」

本来,大家都是被人类封印在地底的妖怪。但是,封印被解开之后,村纱等人却聚在一起策划要救出一个被称为圣的人类:

「今年初不知道什么原因,地底世界本身将我从封印中解放出来。同时和我一起被封印在地底的村纱她们,突然变得好有精神。说是,既然飞仓也从地底解放了出来,应该就能让圣复活了吧。」

魔理沙问鵺为什么和白莲等人处不好,鵺当时说:

「处不好?不会啦。村纱她们其实人很好。还不是她们开口说要和人类站在一起,这点我无法忍受。」

魔理沙问的明明是白莲,鵺回答的却是村纱。实际上,当时的鵺,除了知道白莲曾经是人类以外,对她几乎一无所知。但从这里可以看出,鵺对人类带有较强的排斥心,还曾声称自己是要吃掉全部人类的妖怪。

(画师:かなりあと愉快な仲間たち pixiv ID:28929331)

或许是村纱等人的行为让她感到背叛,也或许是她们小圈子的气氛让她感到寂寞…… 因此,尽管她还并不十分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跑去阻挠她们的计划,想让她们吃瘪。

「我和她们没办法打成一片,而且我好嫉妒村纱她们那么开心的模样。所以,我抢先一步将飞仓碎片散布在地上。同时让碎片变成没有形态、不明真相的飞行物体。」

虽说鵺是相当古老的妖怪,但是揭开这些行为的真相后,便不过是些恶作剧程度的把戏,实在无法从中感觉到有多深恶意。在得知白莲的为人之后,鵺更是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懊恼、自责。

「现在我哪有脸去见她们,我只希望她们不要生我的气……」

而且还及时亡羊补牢。

「趁白莲发现之前,我得赶快回收我那些可爱的使魔。」

(画师:60枚 pixiv ID:53086171)

不仅如此,根据《花果子念报》的报导,鵺事后还协助她们收集了全部的飞仓。

当时,为了防止人类靠近,鵺特意用「不明的因子」把圣辇船藏起来。结果,圣辇船被目击者误以为是巨大的火球。同时,她自己也被目击者误视为高达十尺(约 3 米)的巨人。

口口相传后,在大街小巷里,传闻逐渐演变成火球是坠落的 UFO,巨人是坐在上面的宇宙人,通称「十尺的宇宙人」。

然而,尽管传闻越演越烈,却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姬海棠便是其中之一。

虽然肉眼无法确认,但姬海棠所拥有的念写能力却能看到真相。她将圣辇船和鵺的真面目拍摄下来,并通过报导刊登出来。不过,有多少人会去看,就不好说了……

《花果子念报》

鵺既然有意改过,白莲也就原谅她了。从这以后,鵺便跟着白莲在命莲寺中修行。

这里本该是一个大团圆结局。然而,鵺在寺中的处境,似乎说不上幸福。

命莲寺的妖怪都以白莲为中心,大家都相互信赖。但是作为后来才入门的她,立场就有些微妙了。

鵺与寺里的其他妖怪稍有些不合群,也经常在寺外摆出一副很无所事事的表情,但她始终对白莲怀有感恩之心。

后来,一直被白莲封印着的圣人,终于压制不住复活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她,为报答上次(星莲船)的恩情,擅自从外界找来老相识的妖怪狸猯藏,想要壮大妖怪的势力。

然而,这与白莲的想法大相径庭。虽然鵺是出于好心才这样做的,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却偏离了命莲寺的意图。

在求闻口授中,白莲也曾提及此事。对她来说,鵺似乎是一个麻烦的存在:

「名唤封兽鵺的弟子,而她亦是个让人头疼的弟子呢,完全不知道平时是在何处进行修行的,虽然偶尔会做些什么,但尽是些没人希望会这样的事…… 这次也是,没想到居然把相识的妖怪狸从外界带来这边。」

结果便是,住在命莲寺里的妖怪又多了一只。

最后,这两人都没能很好的融入命莲寺。

(画师:てらじん pixiv ID:33211053)

鵺在命莲寺被孤立的事情,就连阿求都知道。还写在了《幻想乡缘起》中,告诫大家在命莲寺看到她时,不要说些「哟,没朋友的!」之类的话来挑衅她……

不过,即便如此,鵺似乎仍然想要融入这个圈子。

原作漫画中,鵺看到寺里的大家用都市传说玩得很愉快的样子,她心里很羡慕,也去偷偷捣腾了一个「牛之首」都市传说来玩。

《东方铃奈庵》

然而,除了猯藏,恐怕没有其他人知道「牛之首」的真相就是她吧。

更不会知道,鵺之所以选择这个都市传说,其实也有着小小的盘算。恐惧心会带来信仰心,她隐藏真面目去唱个黑脸,结果命莲寺成了最后赢家。

《东方铃奈庵》

或许在大家心中,鵺就是一个哪怕好心也做不出好事的家伙。但她确实也在笨拙地努力着了。希望有朝一日,命莲寺能成为她真正的归宿。


鵺在二设中有着丰富的创作题材。被称为「无法明状之物」的她,是古来就被传诵的妖怪。星莲船 Cross Review 中,就连灵梦都对与鵺对峙一事感到荣幸,给了她极高的评价,可见鵺还是有些分量的。然而,根据星莲船的设定文档所述,鵺却是被人们退治了很多次的妖怪。

鵺也曾有提及,自己只要一露出真面目,马上就会被人抓起来,最后还被人们封印到地底。这当中的曲折,也是一段让人浮想联翩的空白。

除了曾经被人类封印的遭遇之外,还有她为什么会在外界有老相识,又是怎么把身处外界的猯藏找来幻想乡帮忙的?她是否曾经到过外界等……

(画师:中壱 pixiv ID:57101945)

不过,就算 ZUN 给她埋了千万个坑,却始终还是星莲船中的恶作剧行径深入人心。因此在二设中,鵺大多还是以混世魔王的形象出现。

她的曲子风格也很有魔王气息,诡异中夹杂着不和谐之音,黑暗而又激烈,与芙兰、恋恋的曲子并称为东方三大鬼畜。

(画师:大嘘 pixiv ID:49887597)

此外,鵺是原作立绘中仅有的三个绝对领域角色之一,另两人是四季和米斯蒂娅。同时,她是唯一的黑丝绝对领域。

而且,鵺还是东方仅有的以自己的种族作为姓名的三人之一,另两人是上白泽慧音和古明地觉。

如此说来,鵺在东方中也说得上是地位独特了。


虽然鵺在原作里被调侃为 “没朋友的”,但这不影响她在二设里 CP 遍地开花。毕竟人气实打实地摆在那里。这里依旧简单介绍几个比较常见的组合。

鵺狸组:鵺 & 猯藏。

两人是经官方盖戳的老相好,关系非常好。早在平安时代就已经有关于她们的传说,算起来距今也有一千多年了。变身、幻化这种能力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臭味相投。猯藏原本是妖怪狸的头领,听说老朋友遇到麻烦,就特意从外界赶来幻想乡帮忙,这番情义让人敬佩。二设中,有些人认为猯藏之所以就这样留在幻想乡,或许正是心疼鵺在命莲寺的尴尬处境。至少有她陪伴,鵺就永远不会是 “没朋友 “的人。

(画师:羽々斬 pixiv ID:64654080)

正鵺组:鵺 & 正邪。

看到别人兴致勃勃地做事,就想去打扰别人,这是鵺的性格,也是正邪的性格。虽然一设中,鵺远远不及正邪混账的程度,但在二设中,两人基本就是半斤八两。正邪是目前唯一一个没有容身之处的人,而鵺虽然有命莲寺庇护,却总归还是少了些归宿感。这样的两个人,在二设中常常一拍即合,只是少不了要祸害四方了。

(画师:コウサカユズ pixiv ID:41857583)

鵺船组:鵺 & 村纱。

村纱也真是个 “罪孽深重” 的人呐,几乎星莲船中登场的每个人物,不是设定文档里提到她,就是剧情对话里提到她,结局也多次出现她的身影,真是有够活跃的了。村纱性格开朗,或许在地底,她便是这般引人注目。在许多二设中,村纱就像太阳一样,让鵺心生向往却又不敢靠近,只能一直暗暗地注视着她。如今,这一黑一白的两人同在一屋檐下,却也不甚亲近…… 不过也有不少二设,把村纱设定为鵺在命莲寺少有的关系不错的伙伴,两人相貌也十分相近,在一起颇像一对姐妹儿的。

(画师:ひそな pixiv ID:33592670)

鵺伞组:鵺 & 小伞。

星莲船的 boss 中,只有这两个家伙与拯救白莲的任务无关,纯粹就是来捣乱的。自神灵庙后,小伞也开始混迹在命莲寺周围了。两人不管是性格还是形象都完全不同,但却微妙地有着相似的立场。求闻口授中提到,鵺之所以和其他的妖怪稍有些不合群,是因为一直跟随白莲的妖怪们已经形成了互相信赖的小圈子,她这个后来者难以融入。那么,不以白莲为中心的小伞,或许能给鵺带来一些亲切。

(画师:山桃 pixiv ID:41898011)

鵺莲组:鵺 & 白莲。

星莲船中,鵺凭着一时兴起,阻扰了白莲的复活。然而白莲却原谅并接纳了她,这份恩情让鵺感念于心。因此神灵庙中,鵺听说命莲寺遇到危机,便也想做些什么来报答白莲。只可惜她的好意偏离了命莲寺的意图,在求闻口授中还被白莲视为麻烦的弟子。不过二设中,白莲总是鵺的曙光,唯有她伸出的那只手,能将鵺从孤独中拉出来。

(画师:Cetera pixiv ID:6360414)

鵺苗组:鵺 & 早苗。

早苗是个 UFO 狂热者,她在星莲船中把鵺当做是外星人,那热乎劲儿让鵺都险些招架不住,甚至有一会儿说话都结巴起来了。而且鵺最后还真答应跟早苗走…… 想象两人一起去找天狗合影的样子,就觉得这个冒着些傻气自说自话的早苗,或许意外地和鵺互补。现人神与古老的妖怪,这反差是否能擦出什么火花呢?

(画师:Vima pixiv ID:36544747)

当她们还在地底的时候,鵺大概就已经很羡慕村纱她们的小圈子了。她虽然称自己没办法和她们打成一片,但其实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大家吧。所以才会发现村纱等人解开封印后变得很精神;才会在意她们很开心地策划着什么;才会知道村纱其实人很好…… 可惜,她的内心就和她的形象一样无法被人看清,或许,这就是「无法明状之物」的寂寞吧。

(画师:ryosios pixiv ID:60684150)
(画师:ニッカ pixiv ID:20189072)
(画师:kurami pixiv ID:25612770)
(画师:赤りんご pixiv ID:7869845)
(画师:kazeharu pixiv ID:22149628)
(画师:__。 pixiv ID:14170978)
(画师:ルリア pixiv ID:12490153)
(画师:セシル◇タイトな pixiv ID:66253208)
(画师:仲谷鳰 pixiv ID:28760159)
(画师:Sheya pixiv ID:67926850)
(画师:仲谷鳰 pixiv ID:28760159)
(画师:ひそな pixiv ID:47575074)
(画师:kanechi pixiv ID:54986014)
(画师:鳥居すみ pixiv ID:20613173)
(画师:鳥居すみ pixiv ID:14914283)
(画师:C.Rabbit pixiv ID:70698051)
(画师:伊藤 pixiv ID:25608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