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乡是一个神秘、奇妙、复杂又美丽的世界,这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有幽灵、有妖怪、有神明;有会飞的人类、有会魔法的人类、也有不死不灭的人类。

她们每个人都个性鲜明,让人印象深刻,但由于里面的人际关系太过复杂,大家普遍都只了解到她们的表层关系。所以,今天 Echo 就来给大家扒一扒,这些人物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复杂~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一、骚灵三姐妹

骚灵三姐妹其实不是真的三姐妹,而是普莉兹姆利巴家的四妹根据三个姐姐在自己心目中的样子,创造出来的魔法生物,所以她们之间并不存在血缘关系哦~

二、绵月姐妹

月之贤者绵月丰姬和绵月依姬是一对姐妹,她们都师承八意永琳,但她们除了是永琳的学生之外,还是永琳的远亲。

永琳在《东方儚月抄》第一话的口述中,曾提起这对姐妹:

「那两位公主是我的远亲。按人类的说法,她们一个是我外甥孙的妻子,另一个是外甥孙夫妇的儿媳。」

虽然永琳不一定只有一个外甥孙,但是一句话中没有对同一个称呼加以区别的话,一般都可以认为她说的是同一人。若是如此,则丰姬和依姬除了是姐妹以外,还是婆媳关系呢~

我的心脏……

三、苏我氏与藤原氏

众所周知,东方里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有原型,辉夜的原型无疑就是《竹取物语》中的辉夜姬。而妹红的父亲,就是向辉夜姬求婚却被刁难的那个男人的原型,普遍认为就是影射藤原不比等。

溯流追源,藤原氏的祖先是站在排佛派的物部氏一方,被圣德太子与苏我氏打败的中臣氏。而传说中,中臣氏父系的曾祖父是天儿屋根尊,学者平田笃胤认为天儿屋根尊就是八意思兼神,所以妹红也可以认为是永琳的子孙。

后来,中臣氏改姓藤原氏,藤原不比等年幼时,家族就已经没落。但是他凭一己之力,从下级官僚一步步爬到右大臣,让家族重新走向辉煌,满堂朝野,几乎都是藤原族人。

藤原不比等的正妻是苏我连子的女儿,苏我娼子。他们有一个儿子叫藤原房前,是藤原北家的祖先。藤原北家有个庶出将军名为藤原秀乡,他有一个后代佐藤义清,法名西行,正是幽幽子之父的原型。

因此幽幽子的祖先藤原房前和妹红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也就是说,幽幽子也是妹红的后代。

而苏我娼子又是苏我马子的曾重孙,苏我马子的妻子正是物部布都的原型布都姬,他们的女儿是圣德太子的妃子苏我刀自古郎女,即苏我屠自古。

所以,幽幽子同时也是神子与屠自古的后代,而布都是屠自古的母亲,屠自古和神子既是夫妻,同时也是姑侄。

另外,学者梅原猛认为藤原不比等和稗田阿礼实际上是同一人,若是这样,则稗田阿求是藤原不比等的后代。所以阿求还是妹红的父亲转世……

是不是看得头都大了?为了方便大家理解,Echo 呕心沥血梳理了一个关系图,应该会直观一些(大概)~

PS:该家谱混合了一设与零设,既不能视为东方世界观里的人物关系,也不能当做真正的日本历史来看,且当娱乐~

ZUN 先生经常在东方里放些零设的内容作为彩蛋,这也是让大家常常混淆零设与一设的原因。其中,神子在《东方深秘录》中对战妹红时,有一句胜利对话是:

「藤原家的恶行已经传入我的耳中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 你能跟我讲讲吗?

从关系图可以看出,神子(圣德太子)在当政的时候,和藤原氏先祖(旧姓中臣)是政敌。藤原氏先祖当时虽然败于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但到了中臣镰足那一代时,又与中大兄皇子等人联手灭了苏我氏(本宗)。

后来到藤原不比等这一代,更是直接和苏我氏结成姻亲……

神子和藤原家的恩恩怨怨,三言两语也是说不清的。从深秘录的对话来看,她似乎仍在记恨藤原家。

不过,跟神子有恩怨的,又何止妹红家。

四、宗教战争

神子和白莲的关系,才是真的剪不断,理还乱。

近年来,东方的宗教战争有种愈演愈烈的倾向,尤其以仙人神子为代表的道教,以法师白莲为代表的佛教势头都非常猛烈。

地下人真辛苦呢

在东方的世界观里,神子是信仰道教的,她被青娥劝诱,对道教的不老不死心生向往。但是道教无法用于治国平天下,于是神子表面上信仰佛教,暗地里进行道教的研究,并成为尸解仙。

所谓尸解仙,是一种先死一次再复活的秘术。按照她的计划,佛教在这个国家终有它的局限性,当国家再次需要一位圣人的时候就是自己复活的时机。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佛教支配了这个国家长达千年,佛教僧侣们也一直封印着神子的灵庙,让她一直无法复活。

后来,她把灵庙搬到幻想乡。那时候幻想乡一座寺庙都没有,她可以随时准备复活。可是就在这时,一座新的寺庙拔地而起,还冤家路窄地就盖在了灵庙正上方。

没错,这座寺庙正是命莲寺。

这也是一个跨越千年的恩怨,在《东方神灵庙》的设定里已经描述得很详细。可是,神子和白莲之间的恩怨,细究起来,比这还要复杂。

丰聪耳圣德,即神子的原型圣德太子。圣德太子于 552 年将佛教引入日本,并自行造了 “一大乘” 之思想,不仅笃信佛教,建立法隆寺,还在日本大力推行佛教。为日本的佛教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圣德太子所著的《三经义疏》包含了《法华经》,《法华经》即《妙法莲华经》,妙法意译白莲,所以法华经又称《白莲华经》。

此外,位于信贵山的寺院「朝护孙子寺」,本尊为毘沙门天,相传创立者就是圣德太子。

传闻 1400 年前,圣德太子前往河内稻城讨伐物部氏,途经此山。太子为了胜利向天祈愿,天空中出现了毘沙门天神,并将必胜的战法教授于他,此时正好是为寅年寅时寅刻(寅对应老虎)。

太子在毘沙门天的加护下获得了胜利,因此篆刻了毘沙门天的雕像。后来,此山被命名为信贵山,而毘沙门天则被人以虎之形来信仰

朝护孙子寺的大寅

而日本平安时代的画作《信贵山缘起》,正是讲述高僧命莲在信贵山中修行的故事的绘卷。

绘卷共分山崎长者卷、延喜加持卷、尼公卷三卷,《东方星莲船》里提到的关于命莲飞钵移粮、千里治病的传说,均出自前两卷。

惊恐地追着飞行的大米的众人

命莲治好天皇,天皇派使者来赏赐他,命莲法师推辞

而第三卷尼公卷,讲诉了命莲的姐姐尼公来到信贵山看望他,并留下与他一起修行的故事。

命莲与尼公的重逢

以东方的世界观来说,神子做的这一切并非真的信佛,而是为了剥夺当权者以外之人的权力。但不管目的为何,她确实推动了日本佛教发展,许多她的传说,在东方里被串到了白莲身上。

比如圣德太子信仰毘沙门天,白莲也信仰毘沙门天。因为圣德太子召唤出毘沙门天的传说,所以毘沙门天被人们以虎之形来信仰;而东方里,白莲也召唤出昆沙门天,并让寅丸星作为昆沙门天的代理人,因而毘沙门天被人以虎之形来信仰。

命莲的姐姐,原名尼公,她也笃信佛教。在信贵山看望过弟弟后,她便留下与弟弟一起潜心修行,。当时他们所看的经书,不可能没有圣德太子所著的《三经义疏》。而白莲这个名字,很可能就是出自《白莲华经》。

soga~

神子和白莲的关系怎么说都说不清,她们都因畏惧死亡而寻求长生之道,一个信仰道教,一个信仰佛教;信道教的披着佛徒的外袍,信佛教的又披着魔邪的外袍。她们彼此对立,却又彼此相近,你甚至说不清,那个到底是神子的故事,还是白莲的故事。

只道是缘,妙不可言。

五、秦河胜

日本飞鸟时代有一个名臣秦河胜,他被视为神道神乐的开创者和能乐的始祖,并在死后被尊为大避大明神,为日本各地大避神社的主祭神,被认为是保佑航海安全和祛除灾厄的守护神。

那么这位秦河胜和东方有什么关系呢?

首先,他是圣德太子的宠臣,物部守屋的首级就是他亲手砍下的。在历史上,圣德太子送了秦河胜一尊佛像,而在东方的世界观里,神子曾亲手做了一个面具送给秦河胜。

这个面具被秦河胜小心翼翼的保管着,经过长年累月的放置,面具付丧神化,变成了面灵气。

这个面具正是秦心

也就是说,神子是秦心的创造者。所以,秦河胜的存在就是把神子和秦心联系起来的程度吗?

不,远远不仅如此程度。

据载,飞鸟时代关东地区曾有个新兴宗教,这个宗教信奉某种 4 寸的幼虫为常世神,并传只要祭祀常世神就可以获得财富与长寿,在民众间影响很大,该团体借此到处骗钱,被秦河胜讨伐后销声匿迹。

因为秦河胜讨伐了常世神,后来,民众还作了一首和歌,把他称为神明中的神明。

在《东方天空璋》里,有个名为拉尔瓦的凤蝶妖精。获得了暴走的生命力的拉尔瓦,曾对灵梦说:

「我觉得现在的我甚至可以成为新世界的神呢!」

我可真厉害呀!

这句话未必是随口一说,隐岐奈也认为,拉尔瓦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常夜神:

「凤蝶的妖精,原来如此…… 那里原本应该是夏天的门扉才对,那家伙也许并不是凤蝶的妖精,而是常夜神喔。是与我为敌的众神之一,这么一来也说不上是偶然了。」

这个常夜神,其实就是在捏他常世神。据载,被当做常世神祭祀的虫子外形如下:

「此虫者常生於橘树、或生於曼椒。其长四寸余。其大如头指许。其色绿而有黒点。其貌全似养蚕。」

柑橘凤蝶幼虫

有些学者认为常世神的原型就是凤蝶幼虫,拉尔瓦的全称「爱塔妮缇・拉尔瓦」意译为 “永远的幼虫”,称号为「接近神的蝴蝶妖精」,这些都在暗示她的真实身份可能就是被秦河胜讨伐的常世神。

摩多罗隐岐奈称常夜神(常世神)是与她敌对的古老神明之一,这句话又是否有什么深意呢?

希腊奈~

秦河胜是神道神乐的开创者和能乐的始祖,这有可能是在暗示隐岐奈和秦河胜其实是同一人,因为隐岐奈的身份之一为能乐之神

另外,秦河胜所属的渡来人秦氏家族掌握着先进的养蚕和丝织技术,而养蚕之神也是隐岐奈的身份之一。

秦河胜死后被尊为大避大明神,被认为是保佑航海安全的守护神,而隐岐奈的身份之一又恰巧为星宿之神。在航海技术尚不发达的古代,星宿不正是是航海真正的守护神吗?

大避大明神还被认为是祛除灾厄的守护神,而隐岐奈的设定里也提到,她背负着保护幻想乡不受外界侵害的责任。

竟然如此!

摩多罗隐岐奈的原型是摩多罗神,摩多罗神是日本天台宗延历寺常行三昧堂的守护神、玄旨归命坛的本尊。天台宗以《妙法莲华经》为其根本经典,又被称为法华宗。

无独有偶,圣德太子所著《三经义疏》也包含了《妙法莲华经》,而秦河胜又恰巧是他的宠臣,再加上隐岐奈说常夜神(常世神)是她的宿敌……

故隐岐奈和秦河胜很可能为同一人。即,隐岐奈曾经是神子的追随者,秦心是神子赠予隐岐奈之物,而谜团重重的拉瓦尔如今看起来只是个蝴蝶妖精的样子,可能就是因为被她讨伐后失去了信仰,导致神格消失。

一个仅仅在剧情对话里出现过的人,竟然与东方有这么深的联系,隐藏得也是够深的了。

不过,大家吃瓜归吃瓜,也别太较真,毕竟零设不能完全当一设对待,某个酒鬼可能都不一定记得自己写了什么,且当娱乐吧~

顺便祝大家中秋快乐哟ヽ (✿゚▽゚) ノ

这次和我啥关系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