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 project 系列里的男性角色是比较少的,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个才露面就被灵梦秒了且连名字都没有的炮灰在人气排名上超过秋姐妹吧……

还能撑一下!秋天还没结束! (画师:もりのほん pixiv ID:258411)

心疼秋姐妹三秒…… 那就看看这个人气超过秋姐妹的炮灰到底是何许人也吧 (*  ̄︿ ̄)

呃,就是下面这家伙……

“易” 是卜卦的意思,“易者” 则是指卜卦之人。这个人没有名字,原作里也是直接以易者来称呼他。这样的一个人,不仅人气超越了秋姐妹,还能激发了大家的同理心,让很多人为他的死喊冤。如果不是东方粉丝中有很多人没有看过铃奈庵,恐怕易者的人气会更高。

易者登场于《铃奈庵 —— 作者不明易遭盗用》一章。大致讲的是易者通过占卜看到了外界,从而得知幻想乡的真相(传送门),心生不甘。于是他设计了能变成妖怪的术法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等待着变成妖怪而复活之后,离开幻想乡。

他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做什么坏事。按道理来说,他本来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复活。但可惜,读这本书的人是小玲。由于小玲的和灵梦等人的关系不错,所以在他还未复活成功时,就已经引起了灵梦的注意(超直感),一复活就被灵梦发现了。

易者可以说是死于信息不对等,他逃走的时候灵梦并没有追上他,但他却自己停下来和灵梦嘴炮起来了。他做好了充分的调查,确信自己没有违反规则,没有害人,天真地以为灵梦会放过他。

但灵梦却突然冒出来的一句 “你这就是幻想乡的头等大罪”,然后无视符卡规则毫不留情的把他退治了,这让许多人心里都不服气。再反观那些引起幻想乡异变的名副其实的妖怪,都使用符卡规则玩儿似的对决,最后还一起愉快地开起了宴会。为什么易者就必须得死,难道就因为长得丑吗? Σ( ° △ °|||)︴

茨歌仙中,华扇看到从地狱跑到地上的怨灵,像捏死一只蚊子一样直接消灭掉。小町对她说,即使是怨灵,也有在地狱工作到认识自己错误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进入轮回。华扇再次遇到怨灵后想起小町说的话,顿了一下,然而还是一句 “关我屁事”,直接把怨灵捏爆。

这些种种,都好像在告诉我们幻想乡是个 “王权” 社会,有着明显的阶级层。强者可以制定规则,也可以无视规则随意消灭怨灵。

但是,这也并不代表易者不该死,易者的死其实是必然的。总的来说,易者死于看不到的规则,确实让人感到有点冤;但是他的行为在长远看来对整个幻想乡的平衡的确是有严重的破坏,从这点看,他一点也不冤。

幻想乡的妖怪势力盘踞各个地方,相比之下,人间之里的区域显得那么小,容量也是有限的。易者变成了妖怪,相当于从被捕食者变成了捕食者,如果放任了人类变成妖怪这个先例,后续有不安分的人类想通过这种方法获得力量或达到其他什么目的,那么妖怪的利益就会被削弱,幻想乡的平衡被破坏,巫女和妖怪都不会坐视不管。所以守护幻想乡平衡的灵梦说,人妖是会破坏幻想乡平衡的东西,必须毁灭。

可问题是,为什么后来小玲妖魔化又可以被放过呢?所以最后还是看脸吗?

当然不是看脸,但真相也很现实。小玲可以活下来甚至成为同伴,是因为妖怪贤者八云紫的介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小玲被妖怪 “喜爱”。

妖怪之所以喜欢她,大概率也是出自利益层面的。小玲的能力是能够看懂所有的文字,这或许在保留、考据幻想乡的历史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紫特意试探过小玲,确认了她是支持妖怪与人类共存的一派,那么这个借书屋,将来就可以成为妖与人的连接之地,对妖怪来说这便是一个方便行事之地。

有能力的人能为妖怪所用,妖怪自然是乐于接受的。所以,紫干预了进来,把小玲变成了受害人,保全了小玲。而灵梦,只是被紫牵着走罢了。

此后,借书屋也果然成为了妖怪的流连之地。

这可能也反应出一些 ZUN 的性格。我们将人类比作同人社团,幻想乡是 ZUN 创造的东方系列作品,那么易者这样的存在,就比较像违反同人规约,在未经许可下变成了商业作品。他的转变是不被允许的,是破坏 “平衡” 的,是触犯了东方同人创作、或者说是维系幻想乡最根本的规则。

所以他最终的下场,是直接被退治消灭,这也多多少少能反应出一但触犯了同人规则后,ZUN 可能采取的处理态度。

但是说到这里,仍无法无视的一个问题,就是易者在变成怨灵之前,是做过 “充分” 的了解的,怎样不会触怒巫女,怎样控制自己的嫉妒心。他只是想离开幻想乡到外界,并没有加害任何人的打算。他没有违反任何他所已知的 “规则”,却被包括他自己、也是我们所有读者第一次听到的罪名 “在幻想乡中人类变成妖怪是头等大罪” 而直接消灭了。因此,易者显得很冤,到处能看到有关于他的平冤讨论,甚至成为了灵梦的黑点之一。

纳尼?

从事东方同人创作的人,多少都会知道 ZUN 的二次创作规约并不是一开始就写好摆在那里的。甚至可以说 ZUN 摆在那里的二次创作规约简单至极、漏洞百出。很多后来慢慢出现的详细规约,都是出自 ZUN 的访谈或随口聊天时透露出的信息并加以整理,才编成了些许成文或不成文的 “规则”。就是可能你碰上了,才知道这件事 “不可为”,但是你不做,就压根不知道它可不可为的一种 “薛定谔的猫” 的微妙状态。

ZUN 本人是随性而且自由的,他想到哪里,才会做到哪里。关于规约的制定,实际碰上之后,他有可能会像灵梦一样,突然说出一句,这个不可以。所以大家都小心翼翼地踩在 “灰色” 地带,以免成为第二个易者。

日本方面对于东方的创作态度,一直非常保守。在红魔城传说大获成功之前,日本创作社团并不热衷于创作二设服装,是怕违反自己看不到的规则,从人类变成 “易者”;在满福神社和幻想万华镜反复试探最终成功之前,日本创作社团也并不敢创作高质量的东方同人动画,是如此;在囧仙的京都幻想剧团大获成功之前,日本创作社团并不敢给自己的动画配音,也是如此。

东方红魔城

ZUN 在东方 project 的立场就像是灵梦在幻想乡的立场,他要保护的是东方 project 的创作环境。同人社团就像是人间之里的人类,这个存在是被大家保护的,而商业化就像是妖魔化,是绝不允许的。

但是,铃奈庵里的小铃又该怎么理解呢?

小玲和灵梦等人多有来往,换过来说,就是这个同人社团和 ZUN 之间的联系。

我们熟知的著名社团黄昏边境,一直以创作优秀的东方同人游戏为主心骨,其中不乏大胆的创作,也非常受 ZUN 的器重。后来黄昏发展成为为 ZUN 提供官方小数点作品的认证社团,相当于从人类 “授权转正”,如今成为了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真正意义上的 “自机”,并且大活跃在主舞台上。

虽说以上也只是猜想。但至少肯定的是,如果一个社团像易者一样,没有和 ZUN 有过任何来往,暗地里计划着商业化,最后更是直接出现在 ZUN 的视野内。那他确实是在作死……

这样一想,仿佛也更能理解易者之死了。

所以铃奈庵,真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品读,都会有各种体验的一部作品。

东方铃奈庵

这就是文学作品的三种面貌:

第一种,是它本身揭示或暗喻的历史(现实)面貌;

第二种,是它在文学作品中的面貌;

第三种,是它在读者心目中的面貌。

本文是站在第三种角度,尝试去描述了前面两种。不管是从幻想乡的故事当中探讨易者之死,还是跳出幻想乡来进行联想,这个过程都十分有趣。Echo 享受的是这个过程,但我还很不成熟,非常期待大家能在留言中参与探讨,比起一个人闷声 “考据”,七嘴八舌的展开肯定更有趣 (●’◡’●)ノ

更多的文章会发布在公众号:千年幻想乡(TouHouOnly),各位看官走过路过可以扫码关注一下,每天 00:00 发布更新(尽量… 吧),努力做一个东方 project 的薪火传递者 Ψ( ̄∀ ̄)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