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米娜桑,这里是二色老咸鱼,即将献上的是群内第七次故事会的实况转播,嘛嘛,这次故事会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了,三位说书人,三个大篇幅,撑足了台面,甚至还出现了时间不够往后顺延的窘况,一时间也是忙坏了书记员,本次故事会的书记员是群友一阵风,非常感谢书记员的鼎力支持,好了,进入正题,首先登场的是老朋友栖瓜大佬,在本次故事会中,他的秘封同人迎来完结。

栖瓜:

这次我延续了以往的优良传统,篇幅更长了……

总之,还是照例的前情提要:

离开疗养院的秘封二人在归途火车上是又腻歪了一番。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到梅莉的症状还没根除,而莲子的舅舅似乎大有来历。开学的没多久之后的一个普通下午,梅莉突然昏迷。而及时的一条短信,告诉了莲子接下来该做什么。但是,她真的甘心去做吗?

—————————— 宇佐见财团机构 ——————————

莲子其实一直都知道。

她知道宇佐见堇子与其开创的 “幻想物理学” 在晚年终于得到某些势力的认可,却在相应研究机构 “宇佐见财团” 即将落成时去世。她知道宇佐见堇子的后人最终代替其完成了财团的各项手续,并将之延续至今。

她知道梅莉是在相关理论支持下而被培育出的试管婴儿,也明白梅莉在财团眼中作为工具所拥有的使命:作为路标,寻找并打开通往幻想乡的结界。

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莲子从小便渴望为家族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 “幻想物理学” 是十分高端且暧昧的学科,非常人之所能及。因此当她接到那个任务时,激动的心情直到现在都能原封不动的回味出来 ——

“接触玛艾露贝莉・赫恩,随时报道她的情况,并尽力与其建立友好关系以限制她的行为。”

(红衣队:这故事怎么突然黑暗了起来)

交朋友?这个任务简单。我完全能做到!

(Rachel: 而且黑得还很合理)

莲子并不后悔作出的那个决定。如果没有自己,梅莉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只会更糟吧。任何一个个人都无法改变梅莉的命运,而莲子至少相信,在梅莉最后一段时光中,她是幸福的。

栖瓜:

但是……

但是……

“舅舅。” 在一个布满看不懂的仪器的房间中,莲子对那个男人说,“我之前在信息中回复的…… 医疗设备的问题?”

“有什么必要吗。” 高大的男人不协调地坐在那个扶手椅中,专心地研究着操作台上的什么东西。

“至少让她知道自己的……”

“你去对她说吗?” 舅舅叹了口气,接着补充道,“好,假设,现在她就站在你的面前。就由你来告诉她,‘对不起,为了我们宇佐见家族的梦想,请你献出本来就由我们创造的生命吧。反驳无效。’嗯?说吧。”

莲子沉默了。她知道,在这一刻最没资格直视那纯洁到一触即碎的双眸的人,就是自己。

“她一直说…… 说她希望能帮助实现太奶奶的愿望…… 但她完全不知道……”

“那不挺好吗?莲子啊,对她来说,像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最后,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可是……”

“好了孩子,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们宇佐见家亏欠这个孩子的东西,几世都还不清的。但是为了属于全人类的更崇高的利益,我们也只好如此了。铭记她吧,她的名字将载入史册。”

后面的话莲子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脑海中,现在只有这样一个声音 ——

不,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每每那个孩子提起自己的梦想,我心中是多么酸楚。你不知道每每看到那个孩子的笑脸,我心中有多么愧疚。

(Rachel:这种展开还真没想到过…tql,还以为之前的孤儿不是伏笔)

有好多次我试图故意激怒她,让她对我发火,打我也好骂我也好这样没准我心里能舒坦一点…… 但是那个孩子怎么这么迟钝啊!她就只是当做玩笑假意赌气,没过一会就恢复了笑脸 —— 恢复了她那标志性的幸福的微笑…… 可这,更令人心痛啊。

这个任务,怎么这么难啊!

但是莲子没有说。她知道说出来也是无济于事。

梅莉从头到尾只是一个工具,仅此而已。

莲子自己也是。用来控制工具的工具。

栖瓜:

“对象生命体征正常。”“仪器准备完毕。”“‘神隐计划’第一次实验将于三十分钟后启动。”“了解。开始启动对应程序。”“专家已就位。”

(一阵风:太丧了吧)

……

那个金发少女就躺在那里。仅仅隔着两层玻璃的实验台上。

脸上,还带着残留的幸福……

舅舅向莲子说明了这个实验的流程。当梅莉与幻想乡的联系达到某个点时,即她的意识刚好位于两界交点时,利用仪器将其 “灵魂” 全部缓慢抽出。如果宇佐见堇子及其后人的推演没错的话,应该会生成一个通往幻想乡的裂缝。这次实验的目的不是前往幻想乡,而是依靠这个现象的产生,验证理论的成立以及幻想乡的存在。

那延续了四代的梦想啊…… 将依靠一个少女的生命抽出枝芽!

“还有 15 分钟。”

“还有 10 分钟。仪器准备启动。”

“还有五分钟。开始监测!”

我回请她的那杯咖啡,还没有端上桌呢。

“还有一分钟!”。

……

10…9…8…7…6…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3…2…1…

一瞬间,所有仪器发出诡异的声音。

“全部工作正常!”

莲子再也忍不住了。她喊了出来。大声呐喊了出来。她跪倒在地,不停地用手敲打地面。这当然也毫无意义,但至少,大概…… 可以让心里舒服一些吧?

“啊!!!!!!!!!!!!!!!!”

没有人理她。每个人都在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机器的嘈杂声,人们紧张的交谈声将她的发泄紧紧包裹了起来。

栖瓜:

嗯?

周围,突然安静了。

隔着眼泪,莲子看向实验室的操作台。

沉眠少女的上方,平白出现了一道裂隙。

啊,成功了啊。幻想乡果然是存在的吗?理论也是对的啊。那也就是说,梅莉……

已经这样了啊。那就这样吧。都无所谓了吧……

“不对……”

舅舅的声音

“灵魂抽取程序还没加载完才对…… 没错,这才加载了 32% 啊?”

那,那道空间裂隙是……???

那不请自来的裂缝中,猛地张开无数只眼睛。

这是梅莉提到过的……!!!

(呉叾:紫妈小号上线。)

随后是无尽的黑暗,那些眼睛从裂缝中流到了周身的一切空间里。随之而来的,是由远及近的惨叫声,以及来不及惨叫的倒地声。

(Rachel:这些都是叫过老太婆的人)

“幻想乡也许不只是被遗忘之物的世界,而是一切人类认知以外的世界。被遗忘之物脱离了人类认知,因此会回到幻想乡;而本来就不存在于认知之物,也存在于幻想乡。幻想乡是人类未知的总和,也许人类,本就不该碰触未知。”

这是宇佐见堇子日记中唯一没被重视的一句话。

无所谓了,这个是报应吧……

莲子任那双凭空而来的手渐渐接近自己,并缓缓扼住喉咙。人类自取灭亡的故事已经屡见不鲜了,只可惜那些无辜的牺牲者啊……

栖瓜:

等等!

灵魂抽取装置还未载入完成?那就是说 —— 现在的梅莉,也许还活着?

莲子心中猛地一阵豁然。

梅莉还活着!

那只手开始发力了。

莲子没有挣扎。

至少放过那个孩子吧。她心想着。

“至少…… 放过那个孩子吧。” 她口中说着。

没有回应。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头晕。

“我宇佐见莲子…… 求你了……”

栖瓜:

—————————— 公园 ——————————

今天阳光不错。或者说,阳光有些过好了,照得梅莉的眼睛有些刺痛。

刚翻新的公园还带着一些泥土气息,按理说会显得有些粗糙感 —— 不过对于梅莉来说,这种味道再好不过了。

“走累了吗,莲子?”

“嗯…… 有点呢。”

“辛苦啦~听你有点气喘呢。这边刚好有长椅,坐下歇一会吧?”

(Rachel:难道…… 是 HE? 挣扎着从刀片中爬起来)

莲子微微一笑,算是答应了。

“嗯。那就坐这吧 ——”

“不要!我要在莲子右边!”

“好、好~”

黑发的少女转动着正推着的轮椅,停在了长椅右侧。轮椅中的金发少女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友人吃力的样子。

“莲子你看,那边的山看起来真清晰啊,好想去爬爬看。”

“那就把这列入‘梅莉康复后想做的的事’列表中吧!”

“好啊~哦,在帮我往列表里添一件事。”

“什么?”

“把莲子打一顿。”

莲子微微一愣。

“好的。”

“喂喂我开玩笑的啊,你还真记吗?”

“对啊,不好吗?”

“…… 好!那就好好打一顿。”

“好好打一顿呢。”

……

刚刚入夏。未来,应该会越来越好吧。

栖瓜:

年事已高的宇佐见堇子,终于再次做了那个梦。

不知名的野花,清澈的溪流。简单朴实的小木船上,站着一位红发扛着镰刀的少女。

(電玩 - 琪露诺:小町……)

“喂人类,上船吧?啊,别忘了把钱都交出来 ——”

堇子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这一切。

“哦?” 红发少女有些意外地说道,“看来有人来找你了呢。”

她指了指堇子背后。

堇子回头。

啊 —— 是她啊。

那是一位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穿着白色长裙,手中玩弄一把诡异折扇,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女人。

(Rachel:这是糖 糖啊 (错乱)

(電玩 - 琪露诺:這是焦糖.jpg)

(TYTYTH:出现了,虚空制糖师)

“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啊。” 堇子说。

“好久不见~你的变化倒是不小呢。” 女人说。

堇子叹了一口气。这个家伙…… 真的可以好好交流吗?

“还是被你发现了啊。我再怎么装疯卖傻…… 连自己都快骗过去了。”

“其实是很高明的演技呢~”

果然没法好好交流。

“那…… 至少,请放过他们好吗?”

“嗯?”

“我的子孙。”

金发女人立马一脸故弄玄虚的恍然大悟。

“哦!”

没再回应。

“…… 算我宇佐见堇子求你了。”

金发女人没有立刻搭腔,低头摆弄了一会折扇。随后突然 “啪” 地将折扇展开,掩住了口鼻。

……

“总之 —— 欢迎回来。”

堇子心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点都没变呢。也对,对于这个家伙来说,七十年不过就是一瞬吧?一瞬的时间,自然什么都不会改变了。

……

“嗯,我回来了。”

The End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栖瓜大佬真的是擅长讲故事啊,我们本来还期待着栖瓜大佬这个故事可以再长一点的,总觉得有点意犹未尽,那么让我们期待一下栖瓜在以后故事会上的表现好了。接下来登场的是群友子祈未那,好像有段时间不见了,上次见还挖了个坑,你看果然不填了吧…… 这次居然就是在填坑吗,可喜可贺,那么,请各位看官上眼。

子祈未那:

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正好填充了我的脑洞的一个很重大的漏洞,

我重写了之前关于帕秋莉的文章,

除了人物设定外全部推倒重来了。

(正式开始)

子祈未那:

“我从未想过失败。”

并不是说我自信满满,亦或有逼迫自己成功的想法,但是我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去想象或者理解过,如果真的失败了,会怎么样。

清澈的江面倒映的不是飞鸟与自然相映相成的美丽风光,而是科技与虚荣混合构筑得来的灯光盛宴。人们活在二极管的人造炫光之下,忘却昔日祈求黑夜星光时的情感。

这是失败的吗?不是,这是发展的潮流,我们只是在顺应潮流,用我们不断扩充的理解的范畴去解释自然,改造自然。

那我们逆潮流而上,寻找过去的 “境界”,又是失败的吗?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私欲,当个反叛的孩子吗?

明明有足以反驳的理由,但就是一句简单的 “不是”,我却始终无法吐出。

这就是失败吧。

漫步,记录,保存,眺望。

抛下周而复始的实验与研究,我试着放松心情,在陌生城市的江边散步 —— 本是如此计划的,然而我的心情却无法平复。

我并没有,也不会放弃追寻知识的脚步。但是对于知识以外的 “虚假”,我仍然感到束手无策。

它们不是真的不存于世,我知道。我们已经发掘了越来越多世人所无法理解的 “遗迹”,也让我们陷入了更深的扭曲。

可至今为止一切的 “境界” 的探索,我们又得到了多少有用的信息?一本被视为二三流的幻想小说的零碎记录,只受小众爱好者们的热衷,这就是全部了。

(栖瓜:又一个硬刚紫妈的渺小人类。)

不,肯定不止于此。

我坚定着此刻的信念,逼迫自己忘掉这个想法。

至少在她面前。

子祈未那:

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莲子还是没有来。雨滴越发失控地敲打着玻璃窗,告知我还要等待更久。

莲子一向非常地守时,从来都是她等候是失约的我。只是因为这次我比她提早在这个城市安顿,为尽地主之谊特意提前坐在这里。

她没有出现意外吧。

即使过去许多日子,这个外人看来非常糟糕的灵能力者不良社团也还是只有我们二人,但我们的活动规模却越发壮大,甚至去到更遥远的城市进行探索。

(天頂乌:我怎么有种栖瓜和子祈讲的是同一个世界观的故事的感觉)

不过在最近,莲子给我一种越发有心无力的感觉了 —— 我毫不怀疑她作为秘封俱乐部的成员,在探索 “境界” 方面的渴望,但是她真的被现实压迫地喘不过气来了。也许这次远游,她也是费尽心思才安排好的吧 —— 所以至少我,想让她好好放松一下。

希望这次的发现,不会给她失望吧。

我对梅莉说了谎,提前了好些天偷偷过来了,并非今天才到达,只为了能够赶上预定的计划。

秘封俱乐部的活动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希望 —— 是这样没错,这也是我即使放弃重要的研究也要过来的原因。

我也希望二人可以想过去那样,一起开始去各个 “遗迹” 探险,寻找 “境界” 的所在。

就算只有我们二人。

已经能透过玻璃窗看到她了,应该等了很久了吧。

还是赶紧进去吧,泪痕什么的说是淋雨过来就行啦。

(内燃机运作发出的巨大噪音)

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 —— 火车还没有到站吗!

(少女灵活地从床铺上翻身而下,冲向门扉)

乘务员!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站!

(乘务员抱歉地看向少女)

“不好意思小姐,预定路线上的大桥因为不明原因坍塌了,我们被迫绕站”

(栖瓜:歌剧?我感到一种歌剧既视感)

怎么尽是这些倒霉事……

(少女无奈地退回房间,坐回椅子上)

子祈未那:

有抱怨的时间,不如去准备好递给长老的提案吧

(少女提起钢笔,在笔记本上流畅地书写)

“针对蔷薇十字发展的反制方针”

“在新时代保护知识的计划‘伊甸之树’”

“世界政治与守护者可能的冲突演变与反应计划”

尽是些不想搭理的事情…. 如果一开始就不打算公众于世,又要我们有何干呢

蕾米莉亚?

从长老的口中听过这个名字 —— 也许有追查下去的必要

(下回待续)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诶,子祈这次还是只讲了一小段呢,这个坑什么时候才可以填完啊,好吧好吧,下一位下一位,哟小忍,这次要讲什么沙雕故事啊,什么?不讲沙雕改喂刀子?这…… 总之,跑堂小忍带来的喂刀子故事,玻璃渣预警,不吃者速速退去。

小忍:

清晨,咲夜从自己的卧室醒来,

咲夜的摸索着去打开自己房间内唯一的电器:灯

虽然已经是信息时代了但咲夜的房间格局仿佛依然停留在维多利亚时代,

此时的咲夜完全没有平时的完美潇洒,

取而代之的是乱糟糟的头发七翘八横着,

衣冠不整是对她现在最好的修辞,

咲夜掀开窗帘的一角望向窗外没几个人过路的道路,

咲夜家的洋馆算是全乡地标级的建筑,

可周围却没有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

大概是去人结界的效果,

自从家主美铃在上次战争中死去咲夜就开始厌倦和其他人交流,

这是她的家,她的工房,她不想让打破馆内的宁静,

馆内少女似乎相信只要自己不改变家里格局她们就会有一天会回来,

咲夜家的洋馆对于一个人来住实在是太 “大”

这份曾经地位象征的地界光是大就已经深深地刺伤着她的心,

也如同枷锁般束缚着她,

她必须对得起斯卡雷特家的名字。

小忍:

“呼~再不快点就该迟到了”

从悲伤中清醒过来的咲夜一边喃喃着一边走向客厅,

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打扫洋馆她早已习以为常,

斯卡雷特家变了,

一切都变了,从美铃死后,

家主的死亡无疑是对一个家系的致命打击,

尤其是在继承人未成长起来的时候,

相近的家族想着如何瓜分斯卡雷特家的财产,其他的家这嘲笑着斯卡雷特家的惨状,

一切都是自找的,

一贯游刃有余的红美铃竟然会被背叛被杀退场,这种滑稽的死法成了笑柄,

都嘲笑着斯卡雷特家活该,

延续千年的斯卡雷特家竟然到了这幅田地……

咲夜在镜子前扎上两个三股辫,

这是美玲爱给她扎的样子,

咲夜一如既往地走着那条上学的路,

路上有学生在打闹,

暑去春来一往如此,

表面的世界还真是幸福啊。

咲夜临进校门的时候特地看了看四周,

确认那个平时总缠着她的笨蛋有没有在门口堵她,

如果在,就翻墙,

不在,咲夜松了一口气,

“什么啊,魔理沙你就不能节制自己吗?”

响亮的抱怨声从咲夜隔壁班穿出来,

玫瑰红的头发,头上一对小号的恶魔翅膀因怒气一抖一抖,

话语的来源是个容貌十分漂亮的少女,

不像是平常的那种可爱而是带着几分妖艳,

咲夜有注意过她,

但也仅限知道了,并没有深交。

小忍:

在夕阳还没把影子拉长咲夜就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了,

咲夜没有参加社团,

表面的能力对她没有用,

更何况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为了斯卡雷特的家荣誉她必须参加这次的战争,

尽管上代家主因此而死去,

但没有时间了,更何况她手里有张最强劲的 “手牌” 没理由不赢,

深夜 11:59,红魔馆地下图书馆,咲夜正准备着最后的召唤仪式,

12 点的钟声敲响,咲夜站在魔法阵中念着咒语,

一切万无一失…… 本该如此,

但是咲夜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被触媒划伤了一个小口,

霎时间红雾喷涌而出,

吹的案几上的书哗啦作响,

顷刻散开的红雾又回笼到了法阵正中,汇聚成一个人形,

“汝哟,吾问你。就是汝不惜背叛圣道也要一睥吾的容貌吗?”

召唤出英灵的样子与咲夜的印象有些出入

最大的异常就是眼前这位小姐手中握着的并不是燃烧的巨剑而是一把猩红的长枪,

吾名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是斯卡雷特家的第三任家主

怎么了?被吾惊讶的现身吓到了吗?,

嗯~你应该就是现任的斯卡雷特家家主吧?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

召唤出自己的祖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让咲夜震惊的是眼前的蕾米莉亚和自己印象中的有些出入,

优雅的仪态,一媲一笑仿佛如工艺品般的完美,

以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

序章,完。

二色老咸鱼:

好的,感谢小忍带来的故事,什么嘛,也不是这么玻璃渣嘛,嗯?还在后面,好吧,什么?还有故事要说,好吧好吧。小忍第二弹,登场。

小忍:

留下的听众那我就放飞自我了!

“前辈,前辈”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把小恶魔叫醒,

昨晚上修台钳然后在工房睡着的小恶魔大酱已经见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前辈,饭做好了,

眼前的这个孩子被叫做 “大酱”,

小恶魔知道这不是她的本命但没有深究,她直觉地感知到这事还是不要过多牵扯,谁还没个秘密呢?

小恶魔自己现在的姓氏也是继承来的,

自帕秋莉病死已经过去了 5 年,

留给小恶魔的有一幢不小的房子,

以及姆 Q 的姓氏,

10 年前的大火夺走了很多人,妖精,妖怪的性命,

黑泥漫过的地方燃起大火,而被这场大火点燃的妖精也全部死亡,

没再复活,

按理说这么大的灾害早应该被报道了,

毕竟天狗的 “鼻子” 可是很灵敏的

这件事不知为什么被压了下来。

小忍:

“前辈,你在一个人朝着那边自言自语些什么?”

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给听众讲下设定”

“听众?”

大酱不解地歪头,那样子可爱死了

吸!— 呼~吸!— 呼~

小恶魔深呼吸了数次才平静下来,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好在每次她都能点到为止,赶在其他人起疑前装成平静的样子,

所以至今还没有社会性死亡,

“大酱,你果然还是很可爱!”

这句直球使得大酱扭捏了起来,

虽说本来这只是小恶魔想镇定自己的话,结果大酱扭捏的样子明显对小恶魔起了反效果,

最终小恶魔通过用热汤浇股间暴力方法是自己平静了下来,

可喜可贺地撑过了吃饭,目送大酱回家去叫琪露诺起床,

毕竟琪露诺没有大酱就是不行呐,

更何况小恶魔和琪露诺姑且也是朋友,抢食实在太不道义,

换下散发着味增汤味道的衣服小恶魔也准备去上学了,

不然迟到了慧音老师会找她麻烦。

小忍

“哟,挚友!”

小恶魔刚进学校就被一个金发的元气少女喊住了,

眼前的少女长着一副…… 一副魔理沙的样子(反正你们都知道啥样),

她就是小恶魔的挚友 —— 雾雨魔理沙,学生会主席,罪孽深重的女人,

“挚友,我跟你说啊~荷取又不理我啊”

“你说是不是因为她生日我没送她礼物而是去找爱丽丝开房的事啊?”

小恶魔是真心佩服这样的人也能当上学生会主席,大概是靠她的裙带关系吧……

“什么啊,魔理沙你就不能节制下自己吗?” 小恶魔向她抱怨到,

每次这种情况她都会来小恶魔这死缠烂打求她帮忙,甚至利用职务之便要挟小恶魔给她做媚药也不是没有过,

小恶魔无心去管她这些琐事,

敷衍了几句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察言观色是小恶魔的拿手好戏,

其他人在她面前就好像心里被看光了一般,

(此处有上课内容)

小忍:

放学了,小恶魔是回家派的,

她要回家练习姆 Q 给她留下的日课,

不过姆 Q 还没教多少呢就死了,

小恶魔也就日复一日的练那几样,

姆 Q 死的时候小恶魔并没有吃惊,

因为姆 Q 平时的样子就仿佛下一秒就会归西的,

上一次幻想乡 zun 杯人气少女战争耗尽了她精力,

小恶魔刚回到家就想起来上次借给魔理沙的台钳还没还呢,

估计又是被扔到学生会某处了吧。

小恶魔回校去拿的时候听到操场有打斗的声音,

好奇害死猫,魅魔也一样,

小恶魔去看了,

手持金黄色剑刃,戴着奇怪帽子的蓝发少女被另一方的吸血鬼用各种魔法牵制着距离,

魔法的光束将她的血肉镟起,但蓝发少女并没有惧怕反而愈战愈勇,脸上露着笑意,

小忍:

“caster,你的魔法就用这点程度吗?”

“打败我试试啊” 蓝发少女叫嚣着,

小恶魔看着这番景象一时哽咽住了,

直到她在一旁看到了银发的某个身影,

“咲夜小姐?” 小恶魔脱口而出,

“哪个不要命赤佬?”

蓝发少年先发现了角落的小恶魔,

并以极速向她飞奔而来,

“跑!——” 看到这一幕的咲夜嘶吼着,

小恶魔还没意识到什么事的时候蓝色的剑兵就以来到了她的跟前,

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驱动起惊慌失措的小恶魔双腿,小恶魔开始了生平最快的一次奔跑,

咲夜小姐?吸血鬼?持剑的狂战士?

一时间大脑中过多的信息让小恶魔思考不过来,

跑!这是她现在脑中唯一清楚的想法。

小忍:

姆 Q 曾在上一次圣战中被斯卡雷特家雇佣,这样难免咲夜会认识小恶魔,但反过来一直和妖怪的世界无缘的小恶魔就一时理解不过来了,

噗!——

温热的液体从小恶魔胸前喷涌而出,燃烧着金黄色火焰的剑刃穿透了她的胸膛,

一击必杀,

还没意识到自己被刺穿了心脏的小恶魔在喷涌着献血歪歪扭扭地跑了几步后倒在了血泊中,

高速狂奔的骤停带来的冲击使小恶魔的脸部与地面接触时撞碎了她挺拔的鼻梁,

破碎的眼镜片刺进了她眼球,

“啧啧啧~死的太难看了”

剑兵一边可怜着一边打算补刀,切断她的脖颈以免复活,

毕竟剑兵的主人可是个盘算精明的家伙,

任何可能破坏她计划的变量都不容留下,

“抱歉啦,我身为一个天人也不想这样呐”

“拜拜了,小姑娘” 说着,剑兵那把剑挥下切…… 剑被切断了

天子一瞬间感受到了危险奋力向后一跳,

原本天子所站的地方眨眼的功夫变成粉末石块堆积成废墟,

“人家还以为能一下杀死你呢,那个比…… 比,比什么天子”

话音的来源是个身着盔甲的娇小女孩子,

精致如洋娃娃的面容与泛着银光的层层重甲格格不入,

高出少女身高数倍的长剑燃烧着熊熊烈焰,火焰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剑上跳动着,

本后挂满魔力水晶的翅膀彰显这她非人类的身份,

“那个比…… 比什么天子,既然你报上了自己名头那咱也得报上咱的名字才算礼貌呐~”

“Berserker,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参上!”

小小的从者像是不满似的托起了嘴巴,“参上” 什么的是不是不够淑女啊,如此自言自语着。

未完待续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唔呣,没想到居然是东方 x 月球呢,东月一家亲是常识嘛,难怪说会死很多人呢,那这个故事要是展开了,怕不是要得罪全部东方众哦。总之嘛,本次故事会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