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米娜桑,是我二色老咸鱼,按照惯例带来每周一次的群内故事会实况转播,本次故事会可以说是盛况空前,热闹得很,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各位请拭目以待吧,本次故事会的书记员由本群发图姬红衣队临时担当。首先登场的,依旧是故事会大佬栖瓜。

栖瓜:

这是一个死宅的暗恋史

栖瓜:

4 月 6 日 日 晴

总之就是开学了。分去了新的班级,班中共 41 人。

每当我看到名单上 “41” 这个数字的时候,总觉得我就是多余出来的那一个。

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不过也就是熟悉而已… 不过我在意了很久的那个女孩子也分来了这个班。这算是… 好消息?反正对于一个阿宅来说,这都无所谓的吧。

睡了。

栖瓜:

4 月 7 日 月 晴

上课第一天。新的物理老师看起挺和善的,总是乐呵呵的,比之前那个地中海强多了。啊对,他也成了我们的新班主任。不过不管换什么样的老师,我对他们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就是了。周围的其它同学已经有小团体的雏形了 —— 可能以前就认识吧?朋友什么的… 无所谓。

忍不住观察了一下那个女生。看起来跟其他人相处的还不错,没看出来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可惜我在教室很后方,平时看不到她的正脸… 嘛,不够她的头发也很漂亮,长发过腰,看起来还很顺滑…

哎我在想什么啊,困,睡了。

作业什么的就无所谓了。

栖瓜:

4 月 10 日 木 不算太晴

她是属于家教很严的那一类型呢,也不参加社团,放学就匆匆回家了。那种传统的大家族还真是麻烦啊。说起社团… 虽然高一就入了漫研部,但是从那以后我似乎就没再去过。漫研部是我们学校最大的社团,甚至学校会专门分出一个展览板来贴漫研部的作品。这种地方哪需要我呢?虽然我会画点画,但也不过那样吧。

哦对了,今天上了游泳课。哇…

栖瓜:

4 月 14 日 月曜日 虽然是晴但我想写成阴

那个班主任!!!

没做作业终于被发现了,本来以为那个男人会脾气很好地放过我!!!但是,他把我叫去了办公室,用阴阳怪气的词句讽刺了我快一个小时!还带着笑!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变态啊!更糟糕的是,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她路过那里… 好丢脸!她的眼神是什么样的我已经忘掉了。不会是在嘲笑我吧?

不过她也许压根从没注意过我这个人吧,毕竟天天坐在教室后排。

没注意过我吗…

栖瓜:

4 月 18 日 木曜日 小雨

我爱体育课。

课上到一半,下起了小雨。

她的身材真棒啊…

我觉得我确实是喜欢她了。不过… 不对不对,我喜欢的不是她的外表!是内在!谁会不喜欢那种单纯、矜持又总是很有活力的女孩子呢?

不过她确实也很漂亮啊…

哎,别想了。

栖瓜:

4 月 22 日 火曜日 大雨

那个该死的班主任,一逮到机会就讽刺我!那种话,我都不想回忆起来… 然后,全班都开始笑我!凭什么?

但是她没有笑。为什么?在同情我?还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呢?

哇啊,也不想被她同情啊,那岂不是太可怜了。

作业… 明天早晨去学校补也不迟。

栖瓜:

4 月 23 日 水曜日 大雨

还在下雨。明天可是有体育课啊,还请千万要停雨… 几乎只有体育课上才能好好地观察她呀。只要能让天晴,付出什么都无所谓!啊啊还是算了,这么说像是什么奇怪的信徒一样。

栖瓜:

4 月 24 日 木曜日 晴

真!的!晴!了!

上了体育课!

没想到她的运动神经居然这么好,身体素质也很棒… 貌似下学期的运动会,班里打算让她参加跳高。好期待啊!大长腿什么的…

然后,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哇啊…

天啊,居然是这么完美的女孩子吗?

栖瓜:

4 月 30 日 水曜日 晴

跟她分在了一组做实验!

我话都不敢说!她问我要不要做实验记录的时候,我差点没说出来!结果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

她认为我感冒了嗓子不好,还很体贴地笑了笑。我为了掩饰尴尬,真的咳嗽了两声…

啊啊,我果然还是不行啊…

栖瓜:

5 月 5 日 月曜日 阴

今天她没有来上学… 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她生病了吗?希望明天可以见到她吧。

栖瓜:

5 月 6 日 火曜日 阴

果然,今天她回来学校了。只是没什么精神,总是在发呆。果然是感冒了么?还是说,碰到了什么心事?但是完全没法帮上忙啊,如果走过去说 “你好,你看起来心情不好,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上忙吗” 会被当做骚扰吧!她的朋友们也真是的啊!也不去关心一下!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人算是她的朋友吗?似乎就是能聊得上天的关系吧。她不会也没有朋友吧?

栖瓜:

5 月 12 日 月曜日 晴…?

明天期中考试了啊。考试什么的,虽然我一直垫底,从来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感觉很讨厌。那种明确感觉到自己不如别人的心情。不过我平时就没怎么在学习,一直在打游戏、看漫画,没什么可抱怨的。

她的成绩似乎属于中等偏上吧?反正比我好多了。暗暗在心里为她加个油吧。

话说啊,毕业之后,她会选择做什么呢?

栖瓜:

5 月 23 日 金曜日 晴

成绩出来了。一如既往地差嘛。反正也就那样了。她的成绩似乎下滑了一些。为什么呢?果然跟前几天心情不好有关系吧。

明后天有漫展呢。调节下心情去看看吧~

似乎需要调节心情的并不是我呢。

栖瓜:

5 月 24 日 土曜日 晴

我在漫展碰到她了。

我在漫展碰到她了!!!

穿着便装,真的,真的好可爱啊…

还说了话!她很惊讶我在这,我居然很正常地打了招呼!

她居然是知道我的!!!

我真的太高兴了…

稍微聊了一会,就各自分开了。其实我更想在剩下的时间和她一起逛来着。

可是…

哎,既然是日记,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吧!

今天说过几句话之后,感觉… 反而更想接触她了。有一种,想占有她的感觉… 哇,我这么想会不会是变态啊!但是我真的没别的意思!没别的意思!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千年幻想乡 — 小葱拌豆腐:我刚刚就想会不会遇见)

栖瓜:

5 月 28 日 水曜日 阴

谋划了三天的计划,明天就要实行了。记得漫展上她买了《x 方 project》的人物挂链来着。我打算借给她一张 x 方新作的体验版游戏光盘。这样,就有机会跟她说话了吧。而且还很自然不是吗?只是同好间的交流而已!嗯,只是普通的交流!

栖瓜:

5 月 29 日 木曜日 阴,但心里是晴

大!成!功!

她很开心地收下了!然后然后,她主动要求交换了 Line!因为我没什么朋友,Line 申请之后几乎没有用过。但是从今天开始!也许!

刚才在 Line 她问我为什么这么神秘地给她这件光盘,我回答因为这种兴趣让别人知道了很尴尬吧。

然后!她却说,她觉得宅没什么不好!

简直是天使啊…

可是,越是这样…

算了算了,该写作业了。不能总让班主任拿我开玩笑。

栖瓜:

6 月 3 日 火曜日 晴

今天也没给我发消息。感觉,心情有点低沉… 作业也好难,感觉完全没有动力。如果去找她问作业里的题会怎么样呢?很多地方的剧情不都是这样的吗?

算了算了,她上次考试刚刚失利,这样去问她会惹她不高兴吧。

干脆不做了吧。

她是不是其实讨厌我啊。可是那又为什么主动问我的 Line 呢?

栖瓜:

6 月 12 日 木曜日 晴

今天班里有些骚动,似乎是一对隐秘的情侣被曝出来了。结果… 那对情侣因为被发现,甚至也不躲躲藏藏的了,公然在班里牵手,还在吃饭的时候搂在一起!以前看到这种情况我都是直接无视掉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感觉好嫉妒… 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吗?

对了,要不要观察下她看到这对情侣时的反应呢?

算了算了,在想什么啊我!还有作业要完成呢。

啊啊啊啊好累…

栖瓜:

6 月 18 日 水曜日 大雨

糟透了。没有带伞,结果被突然的大雨淋了半路。我到现在都是为了什么啊… 好好做自己的宅男,打游戏看漫画不就好了吗?作业不写了,反正也淋透了。睡觉。

栖瓜:

6 月 19 日 木曜日 ?

发烧。难受。幻觉里看到她来照顾我… 我真悲哀啊。

(千年幻想乡 — 小葱拌豆腐:病的不轻)

栖瓜:

6 月 23 日 月曜日 阴

感觉好些了。昨天晚上才看到她跟我发了 Line,问我为什么没去上学。是在关心我么?我看到之后回复了 —— 不过也已经晚了两天。她会理解的吧?但愿。我觉得我不应该想太多,她只是把我当做普通朋友了吧。

我们算是朋友吗?

只是一张光盘几句话而已…

啊对了,那张光盘,她应该玩过了吧。也不好去问,显得我在催人家。

(红衣队:总感觉是个悲伤的故事。)

栖瓜:

6 月 24 日 火曜日 晴

回到了学校。果然没有人来关心我啊,早就知道。反倒是班主任问了我一句身体如何了。最近他还是会骂我 —— 因为作业做得很差。但是不嘲讽了,算是好事吗?

她今天对我笑了。真美啊。

栖瓜:

6 月 27 日 金曜日 晴

好热啊今天。就连晚上都这么热。

打开 Line,果然她还是没有跟我发消息。但是在漫研社群里看到了值得在意的东西。

漫研社在办征集画稿的活动,突然有点想参加了。我肯定比不上那些高手啦,但是我的画作为入围奖品被贴在宣传栏上被她看到的话,也很不错吧?她会不会来夸我呢?嗯… 想多了吧。但是,反正参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就用数学课的时间画吧!

(葡萄酒里面的葡萄干:突然过来)

(千年幻想乡 — 小葱拌豆腐:会画画真好)

栖瓜:

7 月 4 日 金曜日 晴

嘛,结果出来了,果然是勉强入围的程度。她应该完全没在意吧?也是,展板上这么多作品怎么看得过来嘛。不过副社长专门私聊了我,说很喜欢我的画,希望以后能有更多表现。真好啊…

漫研社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嘛。

栖瓜:

7 月 13 日 日曜日 晴!大晴!

她在 Line 上找我了!是那个体验版游戏的问题,她在一个地方卡关了。明明是很简单的地方嘛… 当然我没有这么说,提了一些建议。口吻应该还过得去吧。其实还想聊一聊新角色的事情,但是看起来她好像很忙的样子呢。

哎,其实更想面对面说话啊,她的声音真好听…

不行不行,这么一想,又开始没完了!

不对,这都快要期末考试了,她居然又开始玩起游戏了吗?我是不是应该… 督促一下?算了。

但是啊啊啊啊还想聊更多啊!

栖瓜:

7 月 16 日 水曜日 晴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居然有了紧张感… 其实不用担心嘛,这次肯定能比以前考的好… 吧?努力之后居然没有回报什么的,最好不要出现吧…

也祝她好好发挥!

栖瓜:

7 月 19 日 土曜日 晴

啊啊,终于考完了!她考的怎么样呢?我自己感觉… 都好难啊。不去想了。

暑假该怎么过呢?

没有她的暑假啊…

我什么时候已经发展到见不到她就心理难受的地步了?

找机会约她出来玩吧… 可能吗?

今天放学的时候,听到班里那对情侣中的男生说,在他表白前两个人其实关系很一般。

我要不要试试呢,在暑假前…

啊啊啊光想想就害羞的要死了!

栖瓜:

7 月 21 日 日曜日 晴

明天要去领成绩了。

我下了一个决定。

我要向她表白!!!

我… 我会成功吗?

可是问题是,表白需要独处的环境吧!

怎么办啊,我是不是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刚刚!她发了 Line,说明天能不能放学的时候去那个路口,她要把光盘还给我。

这是机会吗?这是机会吧!

祝我好运!

我好紧张啊啊啊啊啊!

我一定是疯了吧!!!)

栖瓜:

7 月 22 日

考的有进步,但果然很差。

我知道这不是重点。

我真的说了。

我说 “可以跟我交往吗” 什么的 ——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喜欢你” 什么的,记不清了。

然后

她哭了。好像不是因为讨厌我吧… 先是流泪,我被吓住了赶紧道歉… 结果她哭得更厉害了,开始大哭!最后,最后居然扑到我的怀里…

好软啊,也好香

一边哭还一边说着 “谢谢” 什么的

我什么话都不敢说!然后不知道多久… 她就跑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被拒绝了对吧!

不敢聊 Line。就这样吧。我这种人也就这样吧。

但是不甘心啊…

也许… 明天会有新进展?

她在我面前哭了啊… 感觉,又幸福,又难受。

我好害怕明天,又好期待。明天 7 月 23 日,注定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千年幻想乡 — 小葱拌豆腐:谢谢,你是个好人)

栖瓜:

8 月 25 日 月曜日 晴

(红衣队:……………… 感觉不妙。)

今天买了一个日记本,我要开始记日记了。

第一次写日记… 该写什么好呢?

啊,就说开始记日记的原因吧。因为暑假里总是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说不清楚。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就决定记录下每天的心情了。

开学了,班里仍然是 40 个人,整数。其乐融融的,真好。

栖瓜:

8 月 26 日 火曜日 阴

今天没什么作业,放学后就出去转了转没急着回家。

结果… 有了奇怪的事。

走到一片空地前的时候,突然觉得心里缺了一块什么。很难受,很寂寞,想哭。但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

这算第六感吗?

还是那个空地,有什么说法?

听说那里曾经有一个神社。

这都什么年代了,早就没有人信神了吧。

栖瓜:

完。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栖瓜大佬这个用日记叙述的故事各位看懂了吗?猜到故事中的女主人公是谁了吗?好了好了,一会儿再想,让我来看看这位彩虹蓝莓鸡尾酒的故事…… 这是谁?呀,不是阿乌嘛,怪不得这个故事这么眼熟,总之,阿乌的连载故事,请看。

彩虹蓝莓鸡尾酒:

昨天稍微捋了一下主角大概要经历的事情,脑回路舒服多了

这里放个预告吧,

这是我们主角的初期面板。

这些数据为何会是这样,往后会慢慢交代

防御的判定是有多方面因素的,比如弹反也是防御的一部分

法术护盾等当前世界观解释不清楚的东西以后再说,233

好了说回正题吧。

彩虹蓝莓鸡尾酒:

阿塔莉兹和神秘女生来到学校中心的某个角落坐下了。

“直入正题吧?” 阿塔莉兹不想拖延太久的样子,毕竟现在学校还是高度警戒的状态。

“嗯,我知道的。” 诺瑞嘉坐定之后对她说,“我是马上要来的新生,正在调查一些事情。”

“然后来到这里的原因…… 你刚刚能听到我在对你说话吧?而且只有你能听到。”

“是的。” 阿塔莉兹回答。

那个声音不是正常的叫喊声,而像是脑内的呼唤,千里传音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她想。

“看来你我有共同之处呢。” 诺瑞嘉笑了一笑,但下一秒又换回比较严肃的表情。

“我认为工科楼的着火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能感觉到,着火的时候有人冲进楼里拿走了什么东西。”

“…… 你是怎么感觉到的?有根据吗?”

虽然对世界近几年来发生的奇异事件有所了解,但阿塔莉兹不想凭一面之词相信她描述的事。

“意料之中的状况呢。的确这些事情不能用现在的角度说明,不过姐姐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嗯……。” 阿塔莉兹的内心不由得闪了一下。

能感觉得到,她知道很多世界上科学说不清楚的东西。

“姐姐了解引星计划和英格兰古堡消失事件吗?”

“啊,这个我知道的。但已经过去很久了吧?没怎么在意。”

“在说谎哦。” 诺瑞嘉一语戳穿了阿塔莉兹的语气。

“…… 被你发现了啊。不过,的确如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想我的事情让太多人知道。”

“毕竟那不是这个世界上本来该有的东西,我也一直在调查,但无法找出清晰的依据。哎,当初本来想根据这个写毕业论文来着,结果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说这些话可能我就会被直接打回去重修科目了,啊哈哈。”

彩虹蓝莓鸡尾酒:

“我一直在调查这些事情的。” 诺瑞嘉的脸上写满了认真,“姐姐听说过 Genesis 公司吗?”

“当然知道,我一直想去那个地方呢。”

“要不要一起去呢?Genesis 公司一直致力于引星计划的收尾工作的,说不定这些早已经有了答案的。”

“现在恐怕不行吧,我这里毕业相关的事还要处理很长时间,而且辶……”

“这个给你。”

(栖瓜::辶灵性)

诺瑞嘉拿出了一份卷起来的纸质文件。“你看一下吧,看完之后你就懂了。”

“这………… 为什么你刚进大学就申请了这个?”

纸质文件是一份社团申请书,申请的内容是对世界奇异事件的调查,上面盖了学术中心的批准章印。

阿塔莉兹不敢相信这样的东西居然能通过审批,而且还是一位新生以社团的名义申请的批准。

“暂时保密~以后姐姐就知道啦。社团现在就我一个哦,这个名额还有一个,要不要参加呢?”

阿塔莉兹心里的嘀咕与矛盾交错着影响她的思考。眼前的这个女生看着很单纯的样子,但又似乎知道很多她一直不解的问题。最重要的,能在刚入学时搞定这种申请,背后绝对不简单。

“好吧,我这两天处理完毕业的事情就…… 哇啊啊啊!!”

诺瑞嘉突然从挎包里抽出一沓文件塞到还没说完话的阿塔莉兹手里。“就这么定咯!”

“纸里有我的联系方式,填完必要文件后直接交到学术中心就能批准了!那么再见咯~” 诺瑞嘉说完就跑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阿塔莉兹杵在原地。

满脸黑线…… 这女孩到底搞啥子哦,搞不懂。

“不过这样…… 也还不错吧?能了解这么多还这么热情的人,警戒不起来啊……”

彩虹蓝莓鸡尾酒:

回到晚宴现场,处理完学生的疏散工作后,阿塔莉兹回到自己的宿舍,拿着被强塞到手里的文件看了很久。

“记载的真详细…… 原来她从小就在记录世界上那么多灵异事件了吗?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嘛,那些事情明天再说吧,眼下先看完这些填好之后就申请入团吧。”

第二天,阿塔莉兹看到学校报导,大火的后续已经处理完毕,目前正在调查大火的起因以及突如其来的灭火的源头。“呵,如果我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她做的,学校会信嘛。”

“嗯……?” 阿塔莉兹注意到下面还有一条新闻。

“在这场火灾中,由 2029 届毕业生联合制作的便携式核反应堆模型及设计图纸被盗,警方以及介入调查。”

“便携式核反应堆……???”

(某科学的二向箔:哇,好先进的科技)

(藍莓 - 聖代:時間背景 get✓)

“这个应该还是概念中的东西吧?为什么这样东西会被盗,而且盗取的也不是完全体啊?”

“果然是在那场大火中失窃的东西么,看来诺瑞嘉的感知是有依据的。找她问问吧。”

认真填写完入团申请提交后,阿塔莉兹顺着联系方式约诺瑞嘉在大图书馆门口见面。

彩虹蓝莓鸡尾酒:

馆内的咖啡厅里,诺瑞嘉正在写着什么。

“你来得真早。” 阿塔莉兹说。

“我一向都不会放鸽子的哦。”

“你的感觉是对的,的确有东西被盗了,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便携式反应堆的设计雏形。”

“但是你是如何感觉到的呢?难道你也有和我类似的力量吗?”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与其说是感觉,不如说是有什么存在在吸引着我感觉到它的一举一动吧。”

(藍莓 - 聖代:看到未來之人.jpg)

(华小顺:吓得我以为进了个跑团群)

引星计划之后,许多人都获得了科学无法解释的力量,目前的科学论坛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现象困扰,几乎无人知道一切的根源。其中有不法之人利用这股力量在各个地方为非作歹,但更多的,则是有很多人自愿用这股力量去和他们对峙。

“你要去 Genesis 吗?我看我们的社团是公家出资供我们调查哎,真的没问题么。”

“嗯,差不多已经订好在去 Genesis 之前要去哪些地方了。我相信那个公司一定会知道这些事件的源头。”

“毕竟引星计划里他们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啊,有话语权也说不定。可惜目前只是一个在它们所在国家很有名的公司,想在世界用非科学论站住脚还是有点难……。”

“那我们就准备动身出发吧,下一个地方是要去…… 多伦多?” 拿着行程表看了一阵,阿塔莉兹指出了不解。

“到那里你就知道啦。”

两人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图书馆各自回家了。

彩虹蓝莓鸡尾酒:

这一天,2034 年 9 月 23 日。

另一边……

“又杀了一个。”

(栖瓜::突然)

趴在地上的男子已经血流如注,从伤口里长出了血红色的蔷薇,正在盛开。

总有一天,我会根除这世上所有的罪恶。

绝不容忍任何这种污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呵呵,姐姐…… 你看到了吧……

那些害死你的罪恶正在被我一点点抹杀呢……

(子祈未那:姐姐啊,你他娘的看到了吗)

我会净化我所看到的所有污秽的…………

姐姐……

彩虹蓝莓鸡尾酒:

放出神秘面板……

未完待续。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好的,阿乌的故事看来还要好多好多期才可以完结呢,挖的坑有点大,那么,下一位,嗯?地三鲜?恋恋你怎么了啊恋恋,总之,群友恋恋也要开一篇连载就是了,怎么一个个都开始挖坑了?

幻想乡的地三鲜:

来一篇连载

幻想乡的地三鲜:

世界伊始之初,阴云阻挡着阳光,昏暗的大地上,只有无垠的荒野和遍布的巨岩。人类的祖先于这荒野之中诞生,却遇上了由巨岩化身的恶魔。恶魔强大,人类弱小,恶魔奴役着人类,在人类的身体上建立了自己的文明。

很久之后,英雄们得到了降世之神的指引,在神的帮助下,率领着人类向着恶魔反击。恶魔们始料未及,惊慌失措的它们最终在 xxx 被击败,在自己的王都被流放到虚空当中。巨大的能量吞噬了周围的一切。为这胜利,英雄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恶魔虽然消失了,但已被污染的土地却仍然不适合人类生存,更不用提那些仇恨神族的,曾经效忠过恶魔的人类。残余的人类拥护着留在地上的神明,迁移到大陆南方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酱汁鱼:在人类的身体上?!?!)

(山东老忍哈桑:看样子是有备而来啊)

之后,沧海桑田,距离那场战争已经过了六百余年的时光。人类王国西部边境,再过数日便是下一届骑士的加冕仪式。xxx 是下一届的骑士长,也是为数不多的女性骑士之一。此刻的她静静的坐在镜前,白皙的面庞映衬在镜中,可她却并不在乎这些,拉下衣领,几条刺眼的疤痕,从脖子左侧一直蜿蜒到肩膀上,就好像曾被野兽剜下过血肉一般。

幻想乡的地三鲜:

xxx 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最近几天这几条伤疤又开始隐隐作痛,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忆起那些事情。

四年前,xxx 还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是的她还没有现在这样显赫的身份。从城市里逃出来的她,和其他几个相似经历的孩子,躲到了一家废弃的孤儿院里。远离城市的喧嚣,白天,一起去附近的河里捉鱼,或者去树林里找吃的,晚上一起聚在火堆旁边看星星。那时的她觉得,她的人生或许就这样度过了。

直到之后的某件事,将她的人生推向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生活的更好,却也更孤独的世界。

某天黄昏,因为贪玩而稍微回来的晚了一点的她像往常一样推开孤儿院的大门

“我回来了。” 她像往常一样打招呼,其他人也会像家人一样欢迎她回来,本应是这样的。可是今天,却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她,甚至连一句回应都没有。孤儿院里,弥漫着莫名的压抑感,令人透不过气。

“我回来了。大哥,二哥……” 她一边走一边招呼着。大家都没有名字,彼此之间就以年龄的大小互称。然而依然没有人回应她。

走过几个拐角后,她终于找到了藏起来的大家,浸泡在亮眼的红色之中的,早已冰凉的大家的尸体。那个最小的孩子,站在一堆尸体中间,冷冷的看着他。半边身体早已被红色浸透。

那个孩子她最熟悉不过了。半年前,她从森林里把他带回来,大家像家人一样对待他。也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她也终于有了一份当姐姐的资格。虽然平常大家仍然把她当最小的孩子看待。

然而此刻,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不相信,那个站在血泊里的孩子,以及昨天还在说笑的大家。她甚至觉得,下一秒,大家就会站起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是你做的,对吗。” 她的身体颤抖着。一点一点向那个孩子走过去,那个孩子也向她走过来。她伸开双臂,渴望拥抱最后的家人。

“果然,是吓我的,对吧。” 她弯下手臂,想要抱住那个孩子。而他却突然向后跳去,随即,她的肩膀上喷出鲜血,深可见骨的伤口,血肉模糊。她痛苦的倒在血泊中,因疼痛而剧烈蜷曲着身体。她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呼喊,那个孩子的手便再一次举了起来。仿佛下一刻,她的头就要与身体分离。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昏迷前,握住那个摔碎的发夹,大家送给她的礼物。祈祷着这场噩梦的结束。

幻想乡的地三鲜:

她没有死。再次醒来的她,躺在一家医院里,脖子上,肩膀上,都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外面传来男人的谈话声。从那几个人的谈话中,她了解到,是几名边境的骑士救了他,他们发现了来自远处的火光,在前往火场的路上,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她。倒在离孤儿院不远处的地上。

之后的日子里,她也曾回到过那个地方,但是又能发现什么呢,那家孤儿院早已被一家公园代替,而她的家人,谁又会关心几个孤儿的生死呢。养好伤后,她加入了骑士团中。

她推开窗户,想要让风带走自己的烦恼。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街边已经有人挂上了庆祝的条幅。

突然,她的眼前闪过一个幻影,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孩子的影子,惊出了她一身的冷汗。好不容易定下神来,她想要说服自己,只是看错了。

但是她错了,她清楚的看到,在那个路口,那个孩子就站在那里,就算容貌早已改变,但是那种感觉却不会改变,肩膀上,早已痊愈的伤口,此刻突然撕裂般的疼痛。

“为什么。” 她跪在地上,痛苦的呜咽着。“为什么你还要回来。”

此时,距离加冕仪式还有十天

(未完持续)

幻想乡的地三鲜:

剧透一下我的小说的故事

人类灵魂当中

存在着微小的能量晶体

如果可以使这些晶体显型

或许可以尝试逆向工程

以那个世界的科学来看

灵魂的沉淀物是微小结晶

那么或许可以通过这些微小结晶,反向创造出人类

好了我的剧透就到这里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好的,恋恋的连载开了个有点黑的头,感觉后面又要喂玻璃渣?那么,下一位,在上一期故事会中脱颖而出的龙翼雨,本次又用一种独特的叙述方式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极其烧脑的故事。

龙翼雨:

好了,电脑打开了。

阅读前摘要:叙述方式依旧是有些微妙,所以请油库里地观看~

龙翼雨:


(电脑打字机的声音)

Before-read : “这是一个曾经持有灵魂的存在的唯一遗物”

What-it-is : “一段编写成程序的记忆,亦或者是程序化的灵魂”

Why-open : “仅仅只是回忆而已”

Who-are-you : “你说呢”

Password : “

Allowed-to-open

Time-reset

Back-to-the-Date

FILENAME : “Find&Verify”


(文件打开,进入主程序)

Lotus-Land 3.5.0

Date : THU 28 05

Time : 19:30

Type “credits” or “license()” for more information

(千年幻想乡 — 小葱拌豆腐:没想到吧,这是密码)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0.LS

Title : Prologue

龙翼雨:

永远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

每一个人都好像生活在已经被设定好的人生剧本之中。虽然大家都会犯一些小错误,但是从总体上来看的话,我们的未来都是已经被设定好的了。

出生,成长,成熟,结婚,生育下一代。

读书,考试,毕业,以及进入社会开始属于自己不断挣扎的一生。

每一个阶段性的故事,就像早就写在了程序之中一样的,只要等到满足了时间上的条件,大家就会像是已经编写好程序的电脑一样,自动自觉地开始执行这些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

无论如何努力,企图逃脱人生剧本的人的下场只有两个。

更换另外一本人生的剧本,或者是从现在【生】的舞台上下来吧。

而我,也是一样的呢。

我也是在我的人生剧本之下活到现在,并且十分幸运地没有更换过。

QUESTION : “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和我们眼前的电子的世界区别在哪里?” #提问

作为处于现在的年龄阶段的我,有着各种各样的诡异的想法,或许也是符合我的人生剧本对于我自身的定义呢。

这个问题,只是我人生里累积的无数诡异问题之中的一个。

当然,跟以前一样,我会给出对应的自己认为可行的解决方案。

SOLUTION : “创造一个世界,去验证吧,” #方案

Project-start

Project-progress : 1%

龙翼雨:

(第一个文件浏览结束)

(自动切换至下一个文档)

Date : THR 10 06

Time : 20:00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1.LS

Title : Episode-1-ein-Stein

(标题翻译:一个石头)

龙翼雨:

创造世界,虽然并不困难,但是也不简单。

自然环境永远是最好建立的,也会最先建立的。

阳光,水,植物,已经等等没有灵魂的东西。

啊,对了,至于灵魂。

Declaration : Theoren-1:“所谓灵魂,是对于外界反应的一种反应。” #声明

不,这似乎不太准确。

Define : Rule-1:“灵魂,是存在的根本,用来和基础环境区分的重要标准。” #定义

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我们和我们身边的东西,主要是身边的自然环境的区别在哪里?

List : Information-soul #收集的到关于灵魂的资料

1,我们会对身边发生的事物做出我们的反应

2,我们自身的存在性不可替换。

3,我们会意识到我们自身的存在以及自身和环境的差异性

无法感知自己的存在,无法对于发生的事情做出属于自己的反应,自身存在可以被替换。

这或许也就是没有灵魂的定义了吧?

那么,照这样说的话。

我所要创造的世界里,在已经搭建好了自然环境,要植入携带有灵魂的存在的这种情况下,按照以上对于一个存在是否携带了灵魂的判断方式,我所要植入的存在不一定要是人类吧?

那么,也不一定要是动物,甚至连生物都或许不需要。

(二色老咸鱼:龙翼的叙述方式总是很有趣)

那么,就就地取材吧。

Define : EXISTENCE : Stein #定义存在

Addition : Stein = Stone + soul #追加灵魂

一个持有了灵魂的石头,会对我给它设定的环境以及它的【石生剧本】做出何种反应呢?

很是期待啊。

Project-progress : 10%

(红衣队:一个程序员上帝)

龙翼雨:

(文档阅读完毕,进入下一个文档)

Date : SUN 28 06

Time : 20:30

(幻想乡的地三鲜::有了灵魂的 koishi)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2.LS

Title : Episode-2-True-Born-of-Koishi

(的确是 “石头”)

龙翼雨:

Stein 的诞生已经过了半个月,世界的诞生已经过了一个月。

在这个不算漫长的时间之中,Stein 似乎开始可以对由于我刻意改变的外界环境而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了。

在上一次我强行改变了设定之中的太阳和月亮的位置,造成世界陷入了在其范围内不可逆转的毁灭的时候,Stein 成功地让我的监视器捕获到其中代表它的思维变化的数据。

虽然很可惜我并没有在 Stein 的灵魂之中植入【恐惧】,所以返回值之中只有【困惑】。

但是,这也算是成功了。

为什么我当初会选择石头来作为实验对象呢?

这个原因很简单。石头不需要进食,不需要呼吸,作为存在的同时却无需去进行必要的活动来保证自己生存下来,自然减少了很多因为为了在人为制造的各种恶劣坏境下生存下去而诞生的想法,可以更加准确地捕获只有作为灵魂的存在才会拥有的思维数据变动。又因为是直接从设定的自然环境内随机抓取的数据之中直接植入灵魂而形成,万一一不小心被我玩坏了,还有一大批替补可以轻松地顶替上。

虽然,弊端就是,如果环境变化不够大的话,数据的变化无法被监视器捕捉到。

哦,说这和【存在的不可替代性是定义灵魂存在】相驳?

其实也是没关系的呢。

只要控制每一次都实验只有一块 “被选中” 的石头是拥有着灵魂的,那么持有灵魂的石头就天然跟环境内其他没有灵魂的石头分开了,获得了唯一的不可替代性了。

至于为什么我只赋予一个石头灵魂,控制变量真的是很麻烦的呢。毕竟当时我的算法并没有完成,并不知道这样编写好的灵魂程序植入到存在之中是否能够起到应有的作用。

(幻想乡的地三鲜::想起来那个漫画了《致不灭的你》)

万一,我的算法真的就只能让它在完全固定的路径下做着一模一样的事情而无法进行略微超出程序的举动的话。那我的实验也就算是失败了。

但是,由于 Stein 在【意料之外】进行了并没有编入的举动,以【自我的意志】产生了【疑惑】。

龙翼雨:

Explain : soul & medic #解释灵魂和意识

真的意识由灵魂产生,而仅仅只是仿造意识而产生的伪意识的诞生不需要灵魂。

一般判定意料之外的反应对应的意识为真实的意识。

在伪意识的条件下,存在的一切行为都是最优解。

这样,这个 Stein 就从我前面删除的大量【Stein】之中脱颖而出,真正意义上自我产生了对环境变化的反应,也将自己跟环境划分开来,成为真正不可替代的存在。

龙翼雨:

NOTE-1 : “灵魂的仿真,成功。”

NOTE-2 : “Stein 正式成为一个持有自己的灵魂的独立个体,需要重新命名。”

Rename : Existence : Stein-with-soul → Koishi #重命名

将石头重命名为 “石头”,我还真是恶趣味呢。

不过,既然灵魂的仿真已经从某种意义上完成了的话,

或许就应该试一下人类了吗?

生物什么的都无所谓吧?

Project-progress : 20%

龙翼雨:

(进入下一文档)

Date : FRI 24 07

Time : 21:00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3.LS

Title : Episode-3-LOST

我获得了,我却也丢失了。

这还真是一件有趣的现象呢。

List : NOTE-EXPERIMENT #关于实验的记录

龙翼雨:

1,我创造的虚拟世界已经基本形成。人和环境是分开的,基本上完全脱离身为创世神的我都可以运行下去。

2,我获得了一个活着的虚拟世界

3,我失去了最初的小石 / Koishi。

Describe : What-had-happened-before #简要描述之前发生了什么

世界建成,持有从小石身上移植的【灵魂】程序而新诞生的人类成功幸存了 5%。

虚拟的人们开始组建他们的社会,持有了意识,心灵,语言。

于是,即使预料之中却并不是写入的程序,发生了名为【战争】的事物。

当然,很快地,锐减的人数遏制了这种现象的继续发展。

现在,世界正在和谐地运转着。

我对我的编程水平还是有信心的。

只可惜,小石不见了。

当然,她并完全是被那些由她衍生出来的【人类的意识】而夺走了存在的。

的确,当世界里充满着【人类的意识】的时候,在他们的数据流冲的冲击下,小石的意识被冲得粉碎。

因此,我有备份小石。

我有专门去购置一个昂贵的移动硬盘,专门用于储存一切有关于小石的所有信息。

只是……

ACCIDENT : “我的备份用的硬盘被抢走了。” #意外

CASE-Record : “放学的时候,路过没人的街角,一个因为生活所迫而只能留在这片阴影的人靠近了我。由于恰巧电脑不在身上,因此只有最贵的移动硬盘被夺走了。” #记录意外

Doubt : “然而,为什么对方可以第一时间猜到我身上是携带着移动硬盘,以及不抢走我的手机呢?” #疑问

很奇怪呢。

虽然,大部分的手机都有了可以实时定位的功能了呢。

算了,跟实验无关的事情还是少出现在记录文档里面好了。

顺带一提,很有趣的。

虚拟世界之中,似乎诞生了一些奇特的存在。

他们企图寻找着世界之外的存在们。

Project-progress : 35%

龙翼雨:

(进入下一文档)

Date : TUE 28 08

Time : 21:30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4.LS

Title : Episode-4-Crashes

(幻想乡的地三鲜::细思极恐的故事)

屏幕内的手伸向屏幕外,屏幕外的手伸向屏幕内。

当两者即将触碰到分割的【界限】的那一刻,一切都消亡了。

(红衣队:不会是那些电脑中的意识冲出了屏幕吧?)

Error : Can‘t-analyse #无法分析

Error : Crashes #程序崩溃

龙翼雨:

程序是没有问题的,是我高估了我的电脑。我完全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语言上的零星接触就已经可以达到一瞬间拖垮我整个电脑的程度。

以及,我也低估了那堆可以接触到世界边沿的人们之中的疯子的比例。

(幻想乡的地三鲜::你不会是代表程序员来警告我们的吧)

其实,也不完全算是疯子吧。

只是完全没有想到,接触了世界的边沿的那群存在之中,居然会有想利用世界边沿来改变自身世界的存在而已。

只是,水平远不足我的他们,只会乱改程序,最后导致各种各样的 bug 的出现。

最终,连自己的存在也一起修改成【0】了。

(蓝光、藍莓 - 聖代 :* 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请联系我们,你已经在虚拟世界沉睡了 20 年)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吗?

不,或许只是当初移植的【灵魂】程序存在小小的 bug 而已。

Reset : most of all #重置

不过,也幸亏是有之前经历了小石被抢走了的事件。我虽然也备份了一份这个世界在移动硬盘里,但是我也将一份世界的备份放在了网络上存储着。

因此,重启起来还算是很方便的呢……

只可惜,小石不见了。

因此重启之后,之前存在问题的程序依旧是存在问题的。

无法寻回源程序的我,是无法修改这些现在才出现 bug 的。

因此,只能很抱歉。

在能够确认我的实验完全成功之前,在一切推导没有达到最佳时机的时候。

无论是有欲望,还是有能力,还是无意间接触到世界边沿的人们,都将会面临被创世神删除的命运了。

MISSION : Delet:the-Person-reach-the-Edge #删除任何触碰到边沿的存在

Project-progress : 65%

龙翼雨:

(进入下一文档)

(ThTsOd:delete)

Date : TRI 02 09

Time : 22:00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5.LS

Title : Episode-5-FALLING

龙翼雨:

不枉我的努力,实验所用的世界成功重启了。

虽然少了好多有趣的存在们,但是世界运行的稳定性却提高了很多。

只是……

重启之后的世界之中,我看不见这些存在们的【意识】的存在了。

所有个体虽然都在说话,都在行动,都在进行着好像是正常的行为。

但是,我的监视器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正常的。

个体的【意识】消失了,变成了群体的【伪意识】。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正确,每一个选择和行为都是最优解。

Recall : “真的意识由灵魂产生,而仅仅只是仿造意识而产生的伪意识的诞生不需要灵魂。” #回忆

既然【意识】是需要【灵魂】来产生的,那么从没有【意识】的这一点出发,是否可以推导出他们的【灵魂】已经随着世界的重启而消失,或者是无法再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呢?

或许这一切就真的是因为重启,才导致的。

啊…… 为什么那个时候会遇到那样的问题啊……

如果小石的源代码还在的话,一切都可以解决了。

说起来,前段时间,我从图书馆翻到到一本很有意思的书来着。

黑色的封皮,内页却全是白色的。

Data-library : Book-read-recently #最近在图书馆读到的资料

人类世界实际上是高一层的世界的人所制作的游戏,这件事情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

近年来的各种模拟游戏越来越真实,虚拟和现实的界限已经开始模糊。

游戏之中的人物,或许就是现在的我们。

所有电脑图像,无论多么真实,都是由像素组成的。

因此,当放大到一定的倍数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分解成为一个个的像素。

这虽然听起来好像现在我们所居住的现实世界里并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实际上恰恰相反:全宇宙的一切物质由很小的基本粒子组成。

万物,甚至能量,都是又一块块小小的【像素】碎片组成。

即,我们眼中所见到的一切真实的景色,都是由【像素】组成的。

龙翼雨:

当然,以上这两段是别人的研究成功。

很有意思的是,我查不着这些东西是谁写的。

图书馆居然会收录来历不明的……

(音响发出沙沙的声音)

&%¥#@#¥%&&%¥#……&%#¥@#%¥#……%¥……%¥……#@¥@¥

SOUND : 风铃声.mp4 #声音

(音响播放出幽幽的风铃的声音)


ERROR:System Shutdown

SOLUTION:Self-repairing


龙翼雨:

Restart

(红衣队:这让我想起了一些恐怖桥段,当一个关键人物在录像带里说到重要的地方时,戛然而止。)

(进入下一个文档)

(大概是温馨提示:请留意这一文档的日期)

(这一是指我刚刚将的那一个)

Date : *****

Time : :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5.LS

Fail #文件损坏,无法打开

(ThTsOd:被拿 shell 了,远程命令执行 /bushi)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6.LS

Title : Episode-6-Revive

Current-power : 70% #剩余电量

龙翼雨: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或许应该早一点发觉就好了,这个不应该再半夜三更还留在外面的日子。

现在好了,我也回不去了。

是字面意义上的,真是物理意义上的回不去了。

我现在身处一个看不见出口的黑色世界之中。

刚刚从图书馆往宿舍方向走的时候,我正在使用手机对电脑进行程序编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一脚踏空,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失重感。

现在醒过来之后,我身边就只剩下这个因为没有信号而无法联系外界,但还有点电可以给我当作手电筒或者记录本来使用的手机而已了。

当连鬼都可以回到它们的出生地的时候,我却相反,被困在这里回不去了。

所以说,这就是被【删除】了的存在会来到的地方吗?

虽然说我早就有一点心理准备了。

既然我对于我的世界里的那些能够接触到世界边沿的人都采取了那样苛刻的行为。那么,我这种从一开始建立自己的世界的目的就是要探寻我自身真实存在的世界的本质的人,有什么理由去逃脱相类似的命运呢?

没有觉悟的话,那就乖乖地按照那份该死的剧本度过属于【自己】的一生啊。

LIST : NOTE-??? #记录所见

1,地面虽然反光很多,但是却一点也不潮湿,反而还很干燥

2,岩壁似乎有吸收光并放出的功效。有一片我照过一段时间的岩壁闪耀着幽深的绿色

3,耳边似乎可以听到清脆的铃铛的声音

附:当时的我看见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在视野的最末角划过,于是我追了上去。

MOVEMENT : Chase #追踪

龙翼雨:

(进入下一文档)

Date : *****

Time : :

RESTART : C:\Find&Verify\PART-7.LS

Title : Episode-7-END

Current-power:30%

龙翼雨:

【是曾经的我创造了你的世界哦。】

眼前这个披着黑色风衣,手持着那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的人在她笔记本上写着。然后我的手机就收到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一件事情。

Underline : 语言消失了。# 重点标出

我张开的嘴里,说不出任何话语。

【你已经被抹去了哦,跟那些你的世界里曾经存在的灵魂一样的】

(红衣队:控制程序世界的程序员上帝被控制其所在世界的程序员上帝删除了。)

是【重置】了吗?我所身处的世界。以及,你就是我们的世界的创造者吗?

【某种程度上吧(笑)】

虽然这些东西现在是以字符形式展现在这里,但是我和面前的存在的交流,用的已经不再是语言了。

就如我之前所言的一样,【语言消失了】

通过不知道哪种方式的交流,或许是跟我之前对待我的世界里的存在差不多的方法吧,即直接将信息直接编入存在而让存在获得他所应该获得的信息,我面前的存在跟我介绍起我所在的环境。

在这片黑暗的最中央,有一个蓝色的漏斗状瀑布。

我似乎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存在在其中一闪而过,然后很快就消失了。

【你知道为什么重启之后,那些曾经的【灵魂】却不回来了吗?】

是因为程序被破坏了吧?因为重启的缘故,那些程序也被某种程度上格式化了。结果天真的以为所有源代码都已经备份了的我,在失去了最重要的备份之后,已经无法修复这个严重的问题了。

【你有没有想过,是那些存在们,以自己的【意识】放逐了自己的【灵魂】了吗?】

龙翼雨:

因为灵魂的存在,意识会在生物之上诞生。

一旦持有了意识,就会不可避免地进行一系列的事情。

战争,毁灭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不可避免地,抑制不住地想去探求世界的真实的心理,才是最可怕的。

光是那样轻轻的触碰就导致了电脑的崩溃,光是轻轻尝一口边沿带来的好处就无法松手。

(幻想乡的地三鲜:上帝的上帝)

为了不让这一切重演,持有灵魂的人,用自己的意志自我放逐了自己的灵魂,让一切都归为【伪意识】之下的美好世界。

这还真是,没错呢。

还真是我所编出来的世界呢。

就算在我的函数的作用下发生了大量我所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但是根本的东西却不会改变呢。

我是想探求世界的真相,我是想稍微地不按照既定的剧本去活下去。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可以罔顾整个世界的存在而去满足自己这个毫无意义的欲望啊。

这不是出于大义也不是正义。

仅仅只是因为,这里是我存在的世界而已。

【还真是如我所料一样呢,你的选择】

要我说多谢夸奖吗?

【就连性格也是的呢】

啊,是的呢,一模一样的吧。

【发现了吗?】

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

毕竟最了解自己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

小石的离开,也就是因为这个吧?

跟我设定的世界一模一样的,同样的事情什么的。

最初的灵魂,那份没有意识的灵魂在有意识的灵魂的冲击之下,消失在了意识的海洋里。

或许,只有【伪意识】的海洋才是最合适那份灵魂生存的吧?

【你不会被我真正意义上抹去,仅仅只是失去探求的可能性而已】

我知道。

对此我也没有任何的异议。

只是,

我有一个请求。

请修改我的那份设定,

让我合群吧。

Pro¥#……%……%¥……#¥……#¥%


龙翼雨:

Restart

Project-progress : 99%

(进入下一文档)

Date : THU 28 05*

Time : 19:30*

(温馨提示:时间)

RESTART : C:\Find&Verify\Final-Part.LS

Title : Episode-0-End of the end

Current-power : -∞%

Reload #刷新

Current-power : ∞%

龙翼雨:

一如既往地,那个存在坐在电脑前编译着程序。

Sloshing : Chat-Window #窗口晃动

Print : “待会儿一起吃饭可以吗?亲爱的。” #显示信息

Reply : “嗯,等我上交完程序包裹之后,就跟你一起去。么么哒” #回复

只是,在自我放弃灵魂之前,持有意识的这份存在是一个离群的存在。

现在,只持有【伪意识】的这份存在,却脱离了离群的深渊,成功地融入到了这个【伪意识】下的世界之中。

虽然那样的存在已经和我无关了,但是我还是想感叹一句。

以【伪意识】而引导着的世界,还真是 “和谐 /harmony” 啊。

美丽而又纯粹的新世界。

这样欺负,真的好吗?

这些都无所谓吧?

纯粹的灵魂无法在喧嚣的意识之中安稳地存在,却又无法在寂静的世界里继续生存着,虽然是从寂静中诞生的。

说得好像灵魂很脆弱一样的呢。

其实不是这样的哦。

对于灵魂而言,破坏和诞生一样简单呢

只要相信,灵魂就存在。只要放弃,灵魂就消失。

龙翼雨:

好了,该去往下一个地方了。

不再看看吗?那毕竟也曾是你的存在呢?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就算真的是如此,现在的那份存在,早就已经跟我们无关了吧?

我看,你是在嫉妒吧?虽然没有了可能性,但是那份存在却过上了真正意义上的,正常而又美好的生活哦。而你,却依旧在这里。冰冷的狗粮往脸上拍,呜呼呼呼呼~

如果再多说两句的话,我就把你丢在这里了啊。恋 / Koishi。

欸欸欸?别啊,明明是一起这么久了,别说丢就丢啊。而且,到时候,你一个人没人陪伴的话,会寂寞的吧?

好啰嗦!你到底还想不想走?想走的话,乖乖钻进我的口袋里。要不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啊。

啊,是!你最好的啦!

Feeling : not good #感觉并不好,有些头疼

说起来,这个程序……

保留哦,保留。

毕竟,这可是那个曾经我的存在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

不好好地记录下来,是不可以的。

Project-progress : 100%

Programmer : %¥#@#$(数据删除)

Recorder : Saito-Kirin

Finish : Program

(故事,完)

龙翼雨:

不靠电脑就无法讲的故事(各种意义上)

登场两个东方人物,古明地恋和冴月麟

对应有灵魂而无意识的存在和有意识无灵魂的存在

同时冴月麟,即彩都麒麟作为记录者记录下了这份程序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我在整理故事的时候来回看了几遍还是有点云里雾里,不过感觉得出来这是篇优秀的文章呢,称为本次故事会的高潮也不为过,故事会到这里,也就接近尾声了,课业繁忙的蟪蛄赶上深夜场,为自己的故事开了个头。

挖坑不填的蜩与学鸠:

“真是的,二小姐又乱翻图书馆…” 帕秋莉皱着眉头,一点一点收起被芙兰随意丢下的书籍。“咲夜!“小恶魔!帮忙收拾一下!” 终于,体弱的魔法使受不了收拾图书馆的辛劳,呼唤起了馆中的侍者。

(遗忘的咖啡壶–伊布里奇:请油库里地来)

古朴的时钟,抖落着指针上的灰尘摆动着,在齿轮的轻微咬合声中,女仆从轻灵的笑声中缓缓浮现在魔法使的身旁,“亲爱的帕琪,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帮我收拾下图书馆吧,芙兰追着小恶魔跑,一路撞翻了不少书架…”“哎呀呀,二小姐真是的,一点都不体谅我们侍者呢~” 虽说是抱怨的话,但女仆的神色并无太多不满。

谈笑间,咲夜熟练的收拾起散落一地的魔法书,帕秋莉也在旁用魔法扶起歪倒的书架。随后赶到的小恶魔也打扫起地上的灰尘。

“咦?” 魔法使拿起了一本黑色的普通小册子,“这本书我没见过啊。。。” 她打量着这本没有标记没有魔力的笔记本,来了兴致,“让我看看这个图书馆中,我不知道的书里写了什么吧。”

话语间,她翻开了书。

序章

** 挖坑不填的蜩与学鸠: **

这个故事的主题是

雪色血忆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一个个都挖坑不填,不知道跟谁~~(kk)~~ 学的,不过蟪蛄课业繁忙,也能理解我们只好耐心等待咯,在本期故事会的最后,送上的是由栖瓜大佬起头,众群友响应,新晋大佬牛油脱颖而出的即兴故事创作。

** 栖瓜:

** 你们可以来个命题创作

** 红衣队:

** 命题故事?现场编吗?

** 栖瓜:

** 三词故事,就是题目给三个词让考生串起来写成一个故事。三个词:月亮、三轮车和毛毯

** 幻想乡的地三鲜:

** 我骑着三轮车,车上一个叫月亮的女孩盖着毛毯。

** 栖瓜:

** 当时有好多反人类的题,不过我都忘啦。

** 幻想乡的地三鲜:

** 反人类?我骑着三轮,三轮里载着个月亮,逃离地球。

** 红衣队:

** 为期 2500 年的流浪月球计划正式开始

** 遗忘的咖啡壶 —— 伊布里奇(这位就是牛油):

** 在银色的月光下,伊布里奇推着三轮车来到了迷途竹林,打开爱丽丝织的毛毯,深夜的咖啡毯子就开张了。

** 幻想乡的地三鲜:

** 我骑着三轮,载着月球,裹着毛毯,撞向地球,世界毁灭,完结。

遗忘的咖啡壶 —— 伊布里奇:

伊布的第一杯咖啡通常是吸引顾客的,第一杯什么调理都不会加,那是咖啡最原初的口感。

不久,头上系着白红缎带的,长发及腰的女士来了,她自称竹林守护人藤原妹红,“和伊布小姐难得一会,今晚份的咖啡,虽是足够了,但总觉得今晚缺了些东西。”

“一些甜品如何?” 伊布里奇回答:“最近的竹林冷清的很,白银色的月光虽然迷人,却似乎有些异变的气息。”

“来永远亭的病人也少了大半。” 妹红伸了个懒腰。

“也是好的,有时间偷懒。”

说罢。伊布里奇取来一壶,这壶,其实是伊布里奇的本体,因为伊布里奇是个付丧神,名唤伊布里奇,由于这壶是用紫铜做成的,所以有个姓氏 “库伯。”

独轮手推车上巨大的水罐引人注目,伊布伸出手指比比手势,水罐居然自动升起,并往咖啡壶里装入了准确的水量。

妹红则在盖好毛毯的石头上坐下了,“其实早已听闻伊布小姐的到来,见你泡咖啡倒是第一次呢……”

“幻想乡的各位都更习惯喝酒吧?我可受不了那个东西。” 伊布尴尬地回答:“在外面的世界,甚至还分成了酒派和咖啡派。”

咖啡磨粉的声音吸引了竹林的小妖精… 她们都在暗处看着这位付丧神的表演。

“那么有解决两派争端的办法吗?” 妹红问道。

“我曾经的主人的咖啡调制谱里面,有那么一种叫做拿破仑咖啡的咖啡。”

“幻想乡似乎就没有哪款洋酒呢…”

遗忘的咖啡壶 —— 伊布里奇:

研磨声停下来了,伊布小心地把粉末倒入壶中。

“需要调味么?”

“第一次喝,不妨原味吧。”

酒精炉的火焰静静地酝酿那来自幻想乡外的独特饮品。

阴影中的妖精探出了头,伊布邀请她们出来,唱起了属于她的咖啡壶付丧神之歌。

那些顽皮的妖精,居然听了话,围在那面积不大的咖啡毯子边上跳起了轻快的舞蹈。

银色月光照耀下的竹林,原本是苍白乏味的,却被妖精的舞蹈变得五彩斑斓。

“你在外面的世界,曾经也这样做吗?” 妹红好奇地问道。

“只是酝酿咖啡的忙里偷闲。”

不久后,壶中的咖啡第一次冒起了厚重的泡沫,伊布熟练地把壶两次离火,重新加热,而一旁的洁白陶瓷咖啡早就准备好了。

“这是妹红小姐所期待的第一杯咖啡。” 伊布礼貌地把杯子递给妹红:“你的闲暇由我来调味吧。”

啖伊布的咖啡,浓重之余,那是百味丛生。

“和幻想乡的酒很像……” 细尝,则栗子、树莓的芳香在口中回环。

遗忘的咖啡壶 —— 伊布里奇:

“夜雀摊子今晚罕见地没有开张啊。”

“你是说米斯蒂娅小姐吗?” 伊布问。

“愿月光的光明能够让她得到好的八目鳗收成呢。”

咖啡尽,而沉渣现,涩极。

“伊布小姐的咖啡为什么不隔绝底下的沉渣呢?害我未品尝完咖啡的鲜美,如同被辉夜捉弄了一番。”

“沉渣若去,犹符无终符,于是咖啡凉后,啖之与嚼蜡无二,非我所欲。咖啡,与符卡组合何异乎?多一不可,少一亦不可。此幻想乡之大义,不可忘。”

妹红听后,细思想确实如此,于是谢过伊布,转身离去。

竹林的夜晚还在继续,月光升的更高了…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这期故事真的好热闹,如果我的肝扛得住的话真希望每期故事会都这么热闹呢,我是二色老咸鱼,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