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多东方同人作品类型中,戏剧影视文学相关的作品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分类。正所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幻想乡,在正作、官方书籍等相关资料的支撑下,东方 project 的一次设定不断地向同人创作者提供着灵感。故事是要贴着角色来写的 —— 在二次设定中,每个角色的身上的故事潜能便显得十分重要。本系列《缘起新编》,便将根据一次设定,尝试对每个角色的故事潜力与内涵进行发掘。

我们会利用一个评分机制来大体地概括一个角色身上的故事潜力。设满分为 10 分,其中:

** 起源评级占 3 分。** 起源评级高,代表这个角色在一设中的起源以及出场前经历极为丰富,同人作者很容易在通过她的过去来讲述故事,或是展开设定。一些零设极为明显且丰富的角色也会在此处加分。

** 能力评级占 3 分。** 能力评级高,代表这个角色的能力适用面广泛(这里的能力不只是设定能力,例如河城荷取的设定能力是操控水,但是科技制造也会被列入能力评级范围)。能力的适用面越广,同人作者便越容易将角色加入故事,或者在角色身上展开故事。

** 社交评级占 2 分。** 社交评级高,代表这个角色在正作中的出场率高,以及在幻想乡中的人脉广。这样的角色很容易被添加进故事情节中来,也很容易在故事中与其他角色互动。

** 开放评级占 2 分。** 开放评级高,代表这个角色的一设留白够多。一设足够丰富的角色,往往更难被同人作者加入新的设定。

此外,对于本专栏有以下事项需要声明:

・笔者们会尽力以客观视角、收集尽量多的资料来制作专栏,但也难免出现笔误或纰漏。大佬们若有意见或建议,亦或是对于角色的新的、其他的看法,可以在评论中指出,欢迎理性讨论。

・评分高低仅代表角色可以延伸的故事的多少与种类。但不论高低,每个角色都有其精彩之处、都可以诞生精彩的故事。本专栏仅旨在为同人创作者们提供灵感,无意对角色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排名。

・本专栏中的观点仅为笔者们的个人意见,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如果对于以上事项没有意见的话,那么 ——

欢迎翻开 ——《缘起新编》


乐园的可爱巫女~博丽灵梦

潜力评级~8

其中:

起源评级~3  能力评级~2  社交评级~2  开放评级~1

作为东方系列雷打不动的主角之一,灵梦果然是一个在讨论二次创作时无法绕过的话题。其二设的开发度之高,简直可以被拿来当作模板。不过稍加整理之下,总还是会在她身上发现很多可以发挥的要素呢。

灵梦的 “过去” 在一设中几乎从未提及。或者说,看上去她更像是打生下来就生活在博丽神社。虽然在东方的大环境中,灵梦并不是一个优秀的体现 “成长” 这一主题的角色,但是我们的巫女小姐是如何一步步成为现在的妖怪退治专家这件事,仍然存在很大的创作空间吧。此外,博丽神社在整个幻想乡中可以说是与外界联系最暧昧的地方了,而乡中与外界的联系与影响,可以说是一个永远散发着诱人光辉的话题。灵梦作为博丽神社唯一的代表者,她的存在可以说,必定可以与整个幻想乡的性质绑定在一起。因此,当作者想要描写自己心中幻想乡的本质时,灵梦几乎是必须被考虑到加入故事的角色。

巫女这一职业在幻想乡值此二人,而早苗身为守矢神社的风祝,其行为动机与逻辑往往会依附于神奈子与诹访子二人的意愿与利益。灵梦的角色限制就没有那么多了 —— 毕竟她的本职工作就是退治妖怪、解决异变。因此,不论她出现在什么场景中都不足为奇,这为灵梦介入种种事件提供了十分优质的理由。并且在面对事件时,她的立场可以说是最为独一无二的:不为任何一方利益,只为维持幻想乡的平衡。大概这种不掺杂任何欲念的工作,最为适合私下里的这位 “五欲的巫女” 呢~

因为是主角的缘故,在灵梦身上直接引入设定的难度相对较大。不过还是有很多地方有待开发:神社里供奉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某博丽神主:???)灵力的催动从何而来?慵懒而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又能衍生出怎样的角色形象?此外由于带有 “绝对主角” 的标签,将灵梦重塑造成反派或者幕后黑手的思路也十分吸引人们的眼球。我想只要幻想乡还存在于人们心中,我们可爱的巫女的故事就永远不会枯竭吧(笑


普通的魔法使~雾雨魔理沙

潜力评级~7

其中:

起源评级~2  能力评级~1  社交评级~2  开放评级~2

到这里,就轮到我们的第二位主角大人登场啦~

身处百合乡还拥有爱戏弄人但又让人愉快的性格,这无疑让莎莎拥有强大的杀伤力。无论是谁,和莎莎凑 CP 往往都不会违和。不过,轻松的一面之外,在莎莎华丽灿烂的魔法背后隐藏着她朴实无华的努力:采摘蘑菇,配以独特配方熬制,制成汤汁(饿了),晒干为固体,开始魔法实验,无论成败都用笔默默记下。这样努力的她显得更有魅力,而对于魔理沙的刻画想必也更加形象 —— 用快乐来掩盖艰辛,这样的设定有谁会拒绝呢?

作为日常 “寿命论” 受害对象,魔理沙其实很热衷于长寿。“将来说不定会变成(妖怪的)魔法使”,阿求如是评价。假若真的有这一天的到来,又会引发什么样的事件乃至异变呢?这其中的种种因果,实在令人好奇。

值得注意的是,雾雨魔理沙是人间之里的道具家 “雾雨”(不使用魔法道具)的独女 —— 是极少数与人间之里有着直接关联的角色之一。但是魔理沙对于本家的一切都避之不及,在听说和裨田家和雾雨家交好后,连书都不偷了(笑)。这无疑反映了魔理沙对于本家更为复杂的感情 —— 如果只是叛逆,那也远远不只连抱怨都没有了吧。同时正作的魔理沙并没有任何对于童年更多描述,似乎很小就离开了家中,其中的弯弯绕绕不免引人好奇 —— 事实上,到这里我们会发现:尽管魔理沙是东方正作中出场率数一数二的角色,但关于其身世却只有对于雾雨家的一些简略描述。换句话说,雾雨魔理沙这个角色在一设中仍然存在极高的待完成度。

少女与家族,自我与魔法。介于孤独与热闹之间的黑白魔法使,还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故事情节呢?鲜活形象下的情感表达,就让我们交由二次创作的广阔天地来完成吧。


识文解字的爱书人~本居小铃

潜力评级~6.5

其中:

起源~0.5  能力~3  社交~1  开放~2

提及小铃,我们很容易将她和书联系在一起,小铃的能力是 “看懂所有书籍的能力”,这不仅仅代表着她能阅读奇奇怪怪的书籍,同时还能理解掌握。可惜的是《铃奈庵》并没有对小铃的能力进行太多的伸发,假想小铃阅读了越来越多的书籍,对于世界有了越来越多的认知,她会发生什么变化呢?着实令人遐想连篇。此外,不论在任何故事中,“书籍” 这一意向总可以为我们带来许多精彩桥段。而作为幻想乡为数不多与书关联的角色,小铃的开发空间还是相当广阔的。

《铃奈庵》的结局无疑是有些突兀的,小铃在留下了自机宣言后故事便告一段落。不过伏笔却留下了不少 —— 比如知道了身边的 “朋友” 其实是妖怪后,小铃的日常会发生什么变化?对于人类与妖怪的关系有了自己想法的小铃会和周围人发生怎样的思想碰撞?

小铃的故事不仅仅是一个女孩的成长,更是幻想乡的一个缩影,其中隐藏着妖怪与贤者的较量,人类与妖怪的关系,幻想乡居民在这片土地的生存方式。很显然,利用这样一个角色来为我们展现更具生态的幻想乡政治系统是《铃奈庵》的一大任务。沿袭这个思路,在漫画之外的二设空间内,进一步的世界观搭建还会继续的吧。小铃的漫画已经告一段落,但她的故事,在幻想乡才刚刚开始。


幻想乡的记忆 - 裨田阿求

潜力评级~8.5

其中:

起源~3  能力~2.5  社交~1  开放~2

既然是《缘起新编》,怎么能不好好梳理一下《幻想乡缘起》的作者稗田阿求呢?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却担当着整个幻想乡独一无二且极为关键、甚至关系着整个幻想乡运作的使命。让我们一起来探索幻想乡的书记大人的非凡魅力吧。

在整个东方的庞大角色库中,很难找到第二个如阿求的起源般充满宿命感的故事。生生世世轮回,承担着整个幻想乡的记忆。阿求的故事中包含着对古今中外所有虔心修史者的敬意 —— 这也为她带来了一层先天性的鲜活的人物形象。不论是记录历史,还是时代轮回,都是充满着闪光点的故事元素。值得一提的是,阿求的历史原型是日本史学者裨田阿礼,有一说是和藤原不比等(妹红的父亲)是同一人,而转世后的人生前的亲缘关系到底算不算,这个无法考究的命题相比能给同人创作的日常带来不少乐子。

阿求编纂的《幻想乡缘起》不仅让人类能够对妖怪有所认识,更是让妖怪 / 神明收获了不少畏惧 / 信仰。换句话说,正是她通过修书的方式,成为了幻想乡官方媒体一样的存在。这一存在可非同小可,这意味着阿求的言行和文章无疑有意识形态输出的作用,话句话说,她在一定程度上把控着人类与妖怪之间的关系疏密。当然我们的大妖怪们不可能放任她去自说自话,而妖怪、阿求、人类三者间可能产生的互动,怕是修书万卷都写不完吧。

有意思的是,阿求作为一位学者,对于写小说有着不一样的偏爱,她的笔名 “阿加莎克里斯 Q” 更是直接指出了她对近现代文学的了解以及喜好的作品风格。一定程度上来讲,这倒是为其性格塑造带来了意外的一笔。至于如何继续延伸,那便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完美而潇洒的从者~十六夜咲夜

潜力评分~8.5

其中:

起源评级~3  能力评级~3  社交评级~1.5  开放评级~1

与看起来松散得过分的红魔馆对比起来,咲夜堪称一代中(quan)流(zhi)砥(bao)柱(mu)。一人包揽几乎全部家务的同时,作为唯一拥有独立在太阳下行动能力的红魔馆角色,外务自然也基本要托付给这位勤劳的女仆长。这样一个一人支起一方势力的角色,怎么少的了故事和内容呢?

提到十六夜咲夜,她的起源总能被人们津津乐道。抛去显而易见的原型所带来的梗不说,尽管一设当中对其早先经历的提及少之又少,但不论是偶尔的对话、能力还是身份,都很容易让人感觉到这个家伙不简单。而既然说到身世 —— 那便不得不提及以下万恶的寿命论啦~咲夜的寿命论剧情可谓是一等一的抢手。明明永生的办法就在身边(成为吸血鬼),却执意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下去 —— 这其中可以发掘的点可太多了呀。时至今日寿命论这一桥段已经不能说得上新鲜,甚至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了。不过由于世界观、大家的接受度等原因,自然死亡仍然是二设中最被广泛应用的死亡方式。而我们的 pad 长,还要在做人的路上走多远呢?

「操控时间程度的能力」,怎么看都是一个充满着故事的能力。对故事的时间线的把握、依附于特殊时空观的事件、通过时间差来营造的叙事诡计,这些都是经久不衰的文学影视作品主题。而在东方这一处处充斥着异想天开的脑洞的素材库中,咲夜的能力简直可以玩出花来。碍于她的行动逻辑,或许没法自然地融入所有相关的剧情当中,但是这仍然无法阻止我们帅气的女仆长在各种作品中提供惊艳的操作吧。不过,身为完美的从者,咲夜可以做到的可不止这些。女仆,毕竟她还是个女仆嘛~在严肃向的剧情之外,十六夜咲夜同时也是轻松日常向作品中的一把好手。这么一想,说咲夜一人撑起整个红魔馆的台面,还是有些道理的呀。

之前提到,咲夜是红魔馆最适合外出的角色。事实上在正作之中,她也常常担任着城管队成员的角色。在适当的前提下(往往是大小姐的指令),二次创作者可以让咲夜融入进许多红魔馆之外的事件。不过也由于身份原因,在需要缜密逻辑的作品之中,咲夜所不能接触到的角色也会存在很多、单独行动的机会也需要把握。总体来说,比起配角,咲夜还是一个比较适合接触剧情内核的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