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同志们,这里是二色老咸鱼,即将送上的是群内第三次故事会的转播,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始吧。首先登场的是一位新的说书人,他将简单讲述一个知名 scp 是如何被发现,篇幅不长,但垫场足矣。

隙间中的 17 岁 Yukari:

在 19xx 年俄罗斯末个海滩

渔夫 A: 那个被冲上岸的是什么?

渔夫 B: 不知道啊过去看看?

渔夫 B: 不知道啊过去看看?

之后那两个渔夫失踪

原因 [数据删除]

但是所说的尸体却还在原地

之后 MTF 阿尔法调查队到达

进行尸体调查

但是和之前一样尸体动了

但是和之前不同

“尸体” 有了极强的攻击性

MTF 阿尔法调查队队长:呼叫 site_01 目标过于有攻击性分类为 keter

我们这里要求支援

终于在牺牲了半个 MTF 九尾狐大队后将 “尸体” 即 682 打到再起不能

于是拍下三张照片称为鲸鱼尸体

将尸体拉回 site_01 特别收容室收容

Q.E.D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谢谢 Yukari 带来的垫场故事,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故事会常客栖瓜大佬带来自己的小故事。

栖瓜:

这次的故事是关于一条街

还有两段人生

小县城里,像这样的街道比比皆是。两旁店家又多又杂,却人迹罕至 —— 只有学生放学时才能添些生机。

这条小街的两头各有一位修车匠。他们每天出摊、收摊,各自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着。

虽然小街不长,两人却从未碰到过对方。他们都知道另一头存在一位同行,但是年龄几许、技术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

栖瓜:

东头的修车匠有些年纪了。六十多岁,每天早起来打开随手锁在路边的工具车,开始将种种修车、配锁、修表的工具摆开一地,一应俱全。

旁边的电线杆上还会挂一块牌子,大书四字 “名师修车”。之后便支开马扎坐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路人撩动自己的回忆。

“名师” 这二字,可不是毫无缘由的。

李老师曾是村中小学的校长。学生不多,老师也少。李老师教孩子们语文和数学。

李老师的好心是出了名的,借村里唯一一辆自行车骑十多公里为学生买药。

李老师的严厉也是出了名的,不好好学习会被骂,还会打 —— 用讲台下抄出的长木条,打之前先花几分钟拔干木条上的碎刺。

李老师训斥不听话的学生,最常说一句:“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做修自行车的!”

那时候的村里,自行车还是稀罕物。可孩子们听这句话久了,也开始觉得自行车没什么大不了的。

连自行车都几乎没有的村子是万万待不得的。

栖瓜:

而现在李老师正坐在路边为人修车,大概也是面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自嘲吧。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路过来修车的是一个看起来刚上初中的小姑娘。

“爷爷,我的自行车掉了一个螺丝。” 小姑娘仰头望着李老师,一双大眼睛漂亮的很。

“好。” 李老师愣了一下,低头去找螺丝。

“爷爷,我这车子用的是小螺丝,您拿的这个太大了。” 小女孩看着李老师低头翻找工具,指正道。

哎呀,居然在孩子面前犯这种错误,走神了。

那个小男孩家庭环境不是很好,却刻苦。也聪明,一点就透。李老师一生未婚,便把他当做了儿子。

“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做修车匠。” 李老师会这么鼓励他的得意弟子。他对这位学生期待很大,小男孩也明白,他说,长大了学成归来,要报答李老师,报答村子。

后来小男孩家里搬去了县城,就再也没见过。去城里是好事,早点离开这个破村子。

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寂寞了。

栖瓜:

西头的修车匠是位残疾人,三十多岁,看起来却不止。他的工具很简单,就是些修自行车的必要物件。

他每天坐着手摇车把工具摆一地,等着顾客前来。有时候也会拖着残疾的左腿去看路边的老头打牌下棋,跟他们聊天。老头见了他,日常地打招呼:哎,你这腿啊!

是啊,这腿啊。

他也上过学,成绩还不错。那时候他的腿还没事,虽然家里盼着他学完初中就去做工挣钱,可他还是凭着中考拿到了重点高中的名额。

那个假期跟家里闹得紧。毕竟上高中还是要钱的,而且读书有什么用呢?做工干活早早就能拿工资娶媳妇了。他很理解家里的想法。只是,上学对他来说,代表的不仅仅是未来。

然后就在这一年,他被汽车压坏了腿。

腿都残废了,还上什么学?养伤期间,家里已经帮他找了师傅学习技术。

这么一阵子之后,他就认命了。

但他哪是做技术活的料,就学了一手简单的修自行车 娶了一个聋哑人老婆,勉强维持下生计了。

栖瓜:

这会他的女儿刚好放学,骑着自行车回来了。

“刚才我的车坏了,让那边的爷爷修上了。” 女儿跟他说着。

“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夸我聪明来着。” 女儿又说,语气很是自豪。

“聪明好。聪明更要学习。不努力啊,以后只能去做修车的。” 他回复道。

女儿笑了,把这个当做一句打趣。他却没笑。

(Rachel:啊… 有点难受。)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只是,总有些遗憾。

他遗憾不能再见一面当年的恩师,磕几个响头,说句对不起辜负了他的期望。

……

这条小街的两头,各有一个修车匠。他们每天出摊、收摊,各自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着。

日子就这么过着。

这小街可真长啊。

(FST_Aya:過來人才會重視忠告)

———————————————————— 少女?吐槽中 ——————————————————————

二色呜喵喵:厉害

天頂乌:一个比较沉重的故事…

天頂乌:原来是这样,我好像懂了两个人什么关系了

Rachel:栖瓜大佬的故事每次都是这种调调呢()

天頂乌:难怪只是隔了一条街却从未碰过面

———————————————————— 少女?吐槽完毕 ——————————————————————

栖瓜大佬的故事总是这样有点心酸又回味无穷呢,每次栖瓜大佬讲起故事,群里总是一篇安静,好了,来转换一下心情吧,接下来也是一位常客,阿乌,带来他的长篇小说连载的第三部分。

天頂乌:

上一次故事交代了白发的吸血鬼后裔女子的身世。

夜琳奇接到 Genesis 的任务委托,回到自己的老管家的家里去了,这点按下不表。

天頂乌:

“这是你的毕业证书,请收好,学姐!”

“谢谢莉兹学姐两年来教会我这么多!以后一路顺风啊!”

毕业晚宴上,阿塔莉兹和几位同学学妹在一起畅聊。

地理系年级第一毕业的阿塔莉兹,在毕业晚宴上无疑成了一个焦点。

比起大家的祝福,很多学弟学妹更多问的是她是怎么刻苦到今天的?

“大家能做到对自己负责的话,都能达到各自的目标的~我很期待以后能看到大家能成长到今天的在座各位的样子。”

阿塔莉兹这样说着,内心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四年前,父亲送给了她一个发卡。

那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发卡。一对豆大的胭脂色拳头图案紧挨在一起,在光芒下隐隐闪烁。

拳头的中间有一个凹槽,似乎像是剑的形状?但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空槽。

普通人都认为这是勇气和坚毅的象征,但它的实际作用只有阿塔莉兹本人知道。

天頂乌:

这只发卡可以变化为一副手甲,赋予持有者强大的力量

不…… 其实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已经不能说是当前世界能理解的 “强大” 了。

实际上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阿塔莉兹身上。

“引星计划” 后,世界各地都有奇闻异事在报道。

诸如可以使人癫狂的音波,凭空自燃的火和结冻的空气,等等都是如此。

“我会不会遇到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呢?以后的路又会是什么样子?”

见证了那副手甲的能量后,阿塔莉兹断定这事情一定不简单。

而且可能和她曾经听说过事情的有很大关联:

“Ataliz”,这个名字是从希腊神话的 “Atlas” 改译过来的。意为擎天之神,因犯下巨大的错误,被惩罚永远支撑着苍天。

后来 Atlas 想寻求解脱,于是想请他人将其石化,借此解脱这种处境。

她问父亲这发卡为何含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几年以后你就知道了。” 父亲回答,话语中带有一丝神秘感。

“……” 沉默不语,阿塔莉兹很难猜透自己的父亲在想什么。不过,眼下就暂时把它保管好吧,不要丢了。

天頂乌:

四年以来,阿塔莉兹除了保持高效率完成自己的学业以外,也会去学习武打和在图书馆翻阅史诗文献。

一方面是通过优异成绩毕业以此认识更多的人来打听与自己相似的存在,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了解自己的情况是否和那个神的名字有关。

四年过去了,阿塔莉兹在地理系成功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但关于神话记载和对周围奇闻异的打听却停滞不前了。

姐姐,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呀?和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呀!”

一个女生戳了戳发呆的她,把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嘛,今晚过后再想这些事吧。现在去想这些,要是破坏了心情多不好。)”

“嗯!” 答应学妹的话,阿塔莉兹起身走向聚会的人群。

天頂乌:

这时,楼内的警报却突然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哪里失火了么?” 熙熙攘攘的聚会人群顿时乱作一团。

迅速从紧急通道撤出大楼后,阿塔莉兹这才发现,他们学校的工科楼失火了。

火势正在急速蔓延,整栋楼的形势岌岌可危,如果消防车不能及时到达的话,大火甚至会蔓延到其它相连的学科楼,对学校的财产将造成巨大的损失!!

“工科楼和附近还有正在上课的学生啊!这下糟了!” 阿塔莉兹打了个寒战,反应过来后冲向教学楼旁边,打算先帮助旁边楼层的学生撤离。

但下一秒,包括阿塔莉兹在内的所有旁观者都惊呆了。

一股巨大的水流从学校西边的护城河延伸过来,聚集成一个非常大的水泡,此刻悬停在工科楼的上方。

水泡逐渐汇聚成和工科楼一样的大小,并且距离也越来越近。当二者接触的时候,

一声巨响,汇聚的水向工科楼炸裂,将已经烧到外围的火瞬间扑灭,空气也变得潮湿了很多。

火势看来暂时不会再蔓延了。

天頂乌:

“姐姐…… 过来一下。” 一阵声音传入阿塔莉兹的耳朵。

“…… 你是谁?”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就在你旁边的楼门口……”

阿塔莉兹这才发现,她旁边的一栋教学楼门口,一个金发女孩正在灯光下等着她。

“你是?” 阿塔莉兹上前问道。

“啊,初次见面,我叫诺瑞嘉。”

(糖醋酱汁鱼:诺蕾姬)

(酒心:诺森德)

金发女孩用温柔的声音回答。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而且…… 你刚刚是怎么传给我话的?”

“嗯…… 这里不方便聊,可以换个地方嘛?”

的确,眼前的这个门口是学生的人流汇集处,要是解释起来难免会让周围的人起疑心。

“那就到学校后院的桥下说吧?现在学校大楼应该都暂时关闭了。”

“嗯。”

天頂乌:

嗯。我的故事暂时说到这里,估计本章写完的话要分两三次说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非常感谢阿乌的分享,稍微有点期待这部作品的未来呢(笑),接下来,子祈将会分享一些自己的奇妙体验,前排提示,子祈的分享可是在群内掀起了一波着实诡异的讨论,甚至还引出恋恋稍微讲了讲自己 秘封组的思考。

子祈未那:

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呢?

从我买的第一套轻小说开始吧。

死神的歌谣,

你们知道吗?

(幻想乡的眼睛:不造)

(qyscyxcx:不清楚)

这是我买的第一套轻小说,要说的话也很意外,

我买这套书的时候撞上了一个很….. 对我来说很动荡的时候。

子祈未那:

因为两个原因我被迫从自己考上的重点中学转去了民办住宿的学校,当时还是初二吧,

第一个是因为我那个时候经常偷我妈的钱去黑网吧玩,

第二个是因为在学校被欺凌,这样子吧,

然后那个时候我整个人又很跳,

按现在的话说就是 “除了不知道二次元就是个萌二” 这样子,

转校之后就一脸懵逼,虽然我这个人很自来熟也不是怕生

但是我的感觉就是 “卧槽怎么都是大佬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完全不敢和其他人交流的,

后来就认识了班上的几个,怎么说,对我影响很大很大的人,

一个是真的老人,估计小时候开始就看深夜番剧的,他把我拉进了圈里,虽然仅限于我把他买的轻小说全部看完的程度,

第二个也是个老人,虽然看上去也很跳但至少有本事,听他说就是从小就有很严重的 3d 晕眩症,玩个 cf 都会吐,

但他一边吐一边玩,到最后强行治好了,

他带我了解了游戏圈,我现在对游戏有点病态的追求和态度很大程度都是他带起的我。

子祈未那:

还有一个….. 怎么说,

但是第三个人….. 听着,如果命运这种东西是存在的,我完全不会感到意外,

我和他一直都是在一个班级,宿舍也是一起,甚至最后宿舍床位也是相邻的,

可以说是这个人改变了我的性格,至少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真的是非常感谢他。

(蟪蛄家的寒蝉:羡慕有人带的,我是一直在高中前一个人过来的)

我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新宿舍楼还没有盖好,

所以整个班住宿的人都是在一间宿舍的,

所以到了晚上无聊睡不着,就趁着宿管不在聊天什么的,

(qyscyxcx:没人带也没事的,我一直一个人,初中时扭曲过,大了就好了)

每次他聊天说话的时候都是很起劲很会带节奏的,

但是只有我一个是真的只在认真听一句话都不说,

因为在我新待的学校里班级是有分快班慢班的,基本每个学期都要变一次班,

前面两个成绩特别好,我只勉强跟了一个学期就转去慢班了,他们一直待在快班,

后来他就专门找我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不少同学对他说的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电影、音乐、奇怪一点的如弓箭什么的)。

我是少数的比较认真听他说话的,

(蟪蛄家的寒蝉:我是扭曲过头自己触底反弹回来的)

子祈未那:

然后交流越来越深入嘛。

我无意中就吸取了很多他的理念啊,要素什么的,

说回小说,理由也很简单,攒了很久的钱,

想买一部自己没有看过的轻小说,

因为和他熟了,慢慢地也学他一样比较跟感觉走了,

然后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网上看到了这套小说的名字,只是名字,

我就想 “ok,就它了”,然后就买了回来,

这之前我甚至连它说的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看了第一本第一个故事之后,

我就觉得真他妈是赚翻了,这套书五百卖给我血赚,

不,这个说了也没什么意义。

子祈未那:

总之就是到了大概初三的时候,

感觉自己整个人上升到了新的境界 *,

开始考虑自己未来要做什么,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一开始只是想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是那种很中二的网文那种东西

但是慢慢地觉得不能满足嘛,

特别是我后来看了文学少女,这个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虽然现实不会有因为你写故事很好就来当你女朋友的女生,

慢慢地就开始构思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到了现在我想的就是怎么样去构造一个世界,

通过自己做一个游戏,搭配自己写的剧情。

(不过完全没有在动工啊魂淡!)

(qyscyxcx:正常毕竟鸽子是人类的本质)

(绯桐:写东西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都会在端详半成品)

(Re-pig:总是觉得做游戏最难的是美工方面)

(qyscyxcx:不,感觉难的是游戏性和清 bug)

子祈未那:

然后说到这里的话,

就是我想知道既视感这东西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大家应该会有过吧,

就是梦中的景象在现实中出现。

我坚信它是真实存在的,

从小到大都会不定时的出现,

最近一次就是,很久前一段只有数秒的游戏画面,那时的我根本不可能玩得起那种游戏,

然后上个月的时候这段游戏画面出现了,是 ps4 的神海 4 里主角开着车去救人那段剧情,

(幻想乡的眼睛:要我解释一下这种情况吗)

要我说的话,

这种东西很奇怪,

我甚至觉得秘封的灵感,

就是来自于这种既视感。

(二色老咸鱼:你这个有点神奇了,我只是觉得某个场景曾经肯定出现过)

**(二色老咸鱼:** 恋恋难道是特别喜欢神秘学?)

幻想乡的眼睛:

不是了,

你们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的时间的终点吗?

出现于未来,却从过去开始存在,

你的灵魂也许是短暂的去到了那个空间而已,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在那个空间里,你可以看到自己的一生,

即便你还没有经历过,

因为当你到达那个空间时,你就已经作为了四维的生物,

(Re-pig:洗耳恭听)

(qyscyxcx:我也偶尔有过,梦到一段片段,过一段时间都忘了,突然经历这些就突然脑海里回想起来)

**(二色老咸鱼:** 不是我这条咸鱼可以理解的呢)

子祈未那:

我的理解是,

更高维的生命体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所以我也很相信外星人的存在,

好比前些天不是说有很清晰的无线电爆炸信号吗?

我就很相信是外星人的。

幻想乡的眼睛:

就像看电影一样,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里面的人不知道,

我只是喜欢这种故弄玄虚的说法:他形成于未来,却从过去开始便一直存在着,

(二色老咸鱼:爱手艺那部书叫什么来着。啊,超越时空之影)

所以说,你认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已定的。

但是我还有一种说法,

当你能看到未来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能改变他,

你只能看到现在所看到的未来,因为未来是在不断改变着的,

(qyscyxcx:突然想起石头门,欺骗这个世界)

这也是,我希望我的小说里的他能够对抗宿命的力量吧,

就像一分钟前你能看到的未来和一分钟后你能看到的未来是不同的。

子祈未那:

你的这个说法要怎么去解释祖父悖论呢?

幻想乡的眼睛:

用平行时空解释,

你是 a 时空,

但是你杀掉了 b 时空的祖父,

对 a 时空的你是没有影响的。

(二色老咸鱼:简单粗暴的解释)

子祈未那:

我的想法和你的是相反的…

我觉得时空自己有一套匹配机制,

你人在 a 时空,回到 a 时空过去的节点杀掉了你的祖父,

时空的自适应有一套判断机制,因为祖父死掉了,和 a 时空矛盾,那么就自动分支或者匹配到另一条吻合的时空去,就是 b 时空,

那么结果是,你在 a 时空杀掉你的祖父会导致你不会在 b 时空出现。

但是要注意的是,

这并不代表 ab 两个时空有出现的先后顺序,它们仍然是同时进行的。

幻想乡的眼睛:

意思就是说,当你回到之前的时间杀掉你的祖父

时空就会自动分出另一条时间线,

其实和我说的差不多吧,

只不过你是杀了之后分出的,

而我是在另一条时空杀的,

其实是一样的。

酒心酱:

我是不认可这种理论的,时间的方向性建立在熵增上

所以逆时间的变动在熵上面也应该要有体现。

栖瓜:

其实祖父悖论毕竟是一个悖论,我觉得大体一解释就行,主要还是看你的世界观能支撑多精彩的故事吧。

幻想乡的眼睛:

对了,我还没有讲秘封的脑洞呢,

秘封哦,二设警告。

我曾经想过梅丽和八云紫的关系,

在历史上,赫恩改名八云,

是不是说八云紫要比梅丽晚的?

这里我来说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梅丽在梦中曾经游历过幻想乡,但是,这真的是梦境吗?

以及梅丽的能力正在逐渐的转化为八云紫的能力,

你们还记得专辑里的那个故事吗?一个一个死去的正直者,

爱丽丝,从魔界定居幻想乡,和八云紫又说过什么呢?

未来的世界,幻想乡真的还存在吗?

梅丽,会不会只是八云紫拜托爱丽丝制作的人偶,

以便于在那个不存在幻想的世界,保留一颗火种,

宇佐见,真的只是巧合?

莲子如果真的是堇子的后代的话,

那么会和梅丽在一起是不是也是八云紫的计策,

至于那个梅丽的梦境,或许也是八云紫对于人偶性能的测试罢了,

总之还是,梅丽是八云紫的人偶,

八云紫或许会通过夺舍而复活,

也可能八云紫是梅丽的梦境,

但是当人偶有了自己的思想,

梅丽的命运又会怎样呢?

———————————————————— 结束得分割线 ————————————————————

好的,那么这次故事会就这样很匆忙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这里是二色老咸鱼,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