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米娜桑,对,又是我,二色老咸鱼,即将为您送上的是群内第二次故事会的实况录播,在这里首先要感谢群友小忍、栖瓜、天顶乌、子祈未那分享的故事,群友 Rachael 分享的漫画以及其他群友的(沙雕)接力,另外要感谢 qyscyxcx、一阵风等群友对此次故事会的跟踪记录。

好了闲话少说,让我们开始今天份的故事会之旅,头一位登场的是小忍,他将告诉我们忍野忍是怎么在幻想乡混成小碎骨的跑堂的,故事很长(很骚气),各位请慢用。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我叫忍野忍,金发吸血鬼,36D(曾经),现居一家名叫 “夜雀庵” 的雀食堂顶楼

因为夜雀庵只有一层所以所谓的顶楼其实是屋顶。

黎明的第一缕朝阳轻抚我的身体皮肤焚烧的疼痛是从不罢工的闹钟吵醒沉睡的我。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早年间初来幻想乡的我与芙兰,迪欧布兰度组成过金发三人组乐队成轰动一时,

后因成员意见不和解散,

迪欧先提出的单飞的想法,因为他有家要养,在小组合混没前途。

听说后来他成了一线影星,多年承包 jojo 系列的 jo 梗制造机…..

单飞以后无处可去的我凭着出色的吸血鬼威严和种族情深住进了

红魔馆的地下图书馆,

的地板下,

的一个棺材里….

我曾在馆里兼职做过一段时间的媒人,

促成了好几对妖精女仆和地精,

那时候的红魔馆充斥着 “春天” 的气息,晚上还经常会有早春的 “虫鸣” 在馆里回荡。

于是红魔馆全面禁止办公室恋情,我丢了一份薪资不错的副业….

痛定思痛,我认为丢了饭碗的原因是我的个人能力不足,

所以我苦心研习《金瓶梅》插画本。

(红衣队:这车速有点快呀。 )

(FST_Aya:金瓶梅还行)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可惜还没等我学精,大小姐就为了斯卡雷特家的下一代精神文明建设颁布了 “红魔馆道德文化建设十项条例”。

我也因此被禁止传播文化古籍,听说一起遭殃的还有我的好战友好同志帕秋莉女士。

此等行为与焚书坑儒有何区别!

但我也只能长叹一声全盘接受,只恨掌权者执事不精难得慧眼识我真才实干。

(一阵风:芙兰朵露・斯卡蕾特教的)

(红衣队:红魔馆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后来 dio 的儿子也正式出道了,迪欧打算正式息影,一来是累了,二来是为了女儿的婚事着想,

就这样我的前乐队成员迪欧把我挤出了红魔馆…..

这也没办法咱不能跟准老丈人抢地方住不是?

啊说起来前不久我去红魔馆 “借” 东西看到迪欧住阴面的好房间才知道当初蕾咪并不是让我住地下,而是让我去地下拿棺材回楼上睡。

(qyscyxcx:dio 会不会又想抢斯卡雷特家的财产呢)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我性格淳朴务实,没这享福的命。

也许是天意吧,

总之我就这样我丢了住所。

没了工作和住所的我心想着先找个地方下榻,到个新地界儿自然是要拜码头的。

我把身上仅剩的倒买倒卖大小姐胖次攒的盘缠给了一个叫灵梦的巫女,谁曾想住所没弄到,落了个满身疮痍。

(Echo:混了个满身疮痍可太真实了)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后来我才知道管事是一位姓八云的可爱可亲的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叫紫的大姐对我特别好,一直夸我嘴甜,我心想我也没夸她啊。

(红衣队:可能说妹妹会更好。)

总之在八云姐的帮助下我在寺子屋找到了一份兼职,担任风纪委员,专管孩子们的风纪问题。

(一阵风:一群九)

过了几年人里结婚率出生率都猛增,我顺理成章地又一次丢了饭碗….

(qyscyxcx:出生率增加丢饭碗,小忍你干了什么? )

(红衣队:这个是风纪问题,可是牛逼了。)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离开寺子屋的我拿着这几年收孩子家长红包攒下的血汗钱打算在人里买个小屋过平静的生活,

但是由于我败坏乡里下一代的缘故乡里正经人家都不愿意与我为邻。

我认为我没有做错,这是传播古人典籍,我借孩子们看《金瓶梅》有什么不对!

(酒心酱:忍公子大才也)

(幽紫 kk~!:金瓶梅是宋朝的食货志)

(栖瓜:中国第一本世俗小说!是真的有东西的名著!所以看有什么错)

(红衣队:很明显真的把插画本儿借出去了,并且村民详细的学习了。)

后来我找了个纸箱住了一段时间,在猯藏大姐参股的赌场打了一段工攒了一点钱,

(一阵风:神妈的麻将山)

我心想,咱要买个大房子。

但当我拿着坑,呸!赚来的钱到房屋中介才发现我打工的时间人里房价疯涨,我攒的那点钱连在人里八环村口买个厕所大的房子都不够,时局动荡啊…

(qyscyxcx:人多了,地就那么多房价当然涨,你是自作孽)

最终,我决定出去卖,我也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后来因为无证摆摊,销售不明来历肉类和疑似贩卖人口进了局子,吃一两顿吸血鬼肉又不会死!

(Karthus:擦,我还以为你卖那个啥 )

讲到这里诸位看官也许以为我出去买身了吧?啧啧啧,想歪的通通送窑子!再说了人里风俗也不好混呐!更何况我还是个外来户!

我也不是没想过转行风俗业,毕竟我有金瓶梅上学来的知识,拖良家妇女下水吾辈在行的很。

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的形象不太好才干不下去的,一是太平,二是一身痞气…. 比起妈妈桑更像个出去嫖的富家公子哥。

如果有血袋供应吾辈也是凹凸有致的美女啊!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没办法,搬出红魔馆了,天上不会掉血袋,人里死人也不能随便乱吸。

再加上现在人里村民意识都高了,不知道从哪家先开始的,家里有人没了火化的越来越多,此时我只想说 “去您妈的骨灰”,还让不让吸血鬼混了!

刚搬出红魔馆的时候吾还是 36D,身高 182 的绝世美女。

现在身材甚至比不上一些身材突出的妖精。

冷漠无情的人里是彻底混不下去了,走投无路的我开始有了自杀的想法,我决定用一死来喊醒这帮麻木的村民。

万念俱灰的我在人里龙神像旁边找了个好地界,铺上毯子准备晒太阳,

(酒心酱:我想起了蕾咪的奇怪设定,被太阳晒后散发的气体被普通人吸入会让人不死)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烧了半天,只着和冒黑烟丝毫没有变粉的迹象,倒是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大家七嘴八舌地说这谁家这么缺德露天烧垃圾,还把垃圾绑成人形,太病态了。

(糖醋酱汁鱼:真人形垃圾 23333)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人里禁止露天烧烤。

(红衣队:人里居民不光风纪有问题,脑子貌似也有问题。 )

我拿起烧的不成样毯子拔腿就跑,这要逮住又得罚款。

得亏大中午阳光足,烧的外焦里嫩的也没人看出来我是谁。

跑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喊 “恶灵骑士”,我心想这哥们肯定也是个外来户,还知道恶灵骑士呢。

我心里涌过一丝不屑:你见过哪代这恶灵骑士没载具的啊!我倒是也想弄辆摩托,保持形象…..

(某科学的二向箔:圣白莲预定)

(千年幻想乡 — 魂魄妖梦:成为暴走族)

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吾还有物质创造的能力呢,靠这能力一夜暴富不是梦啊!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可惜,为时晚矣,跑的太急掉了点儿零碎,右胳膊甩掉了,心脏也不知道掉哪儿了,等到跑到兽道已经完全是人棍了。

躺在草地上的我望着天上的太阳等待着死亡,

(酒心酱:想着卡兹)

四肢和心脏都丢了,现在又是正午靠恢复能力是撑不到晚上了,

更何况这兽道附近又没有买黄书的地儿,哪儿来人救我啊。

(千年幻想乡 — 魂魄妖梦:兽道卖黄书给谁)

太阳逐渐西沉,一起沉浸的还有吾辈的意识,

(酒心酱:不要停下来啊(指金瓶梅

吾辈光荣的一生就要就此停止了吗?,

吾辈还不想停下来啊!,

主要是这死法太丢人了!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不知道过了多久,吾闻到了烤肉的味,伴着不知调的歌曲,吾到幻想乡后的恩人老板娘出现了。

老板娘心善,她店就在兽道这儿,

那时刚从小摊升级成小店,为了这一亩三分地儿的小店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靠慧音老师的担保才搞到的营业执照。

这店铺门前的垃圾自然要归店家管,就这样我被捡到了雀食堂。

老板娘是个好鸟,心疼我没地方住,把顶楼借给我住,后来第二天我在楼顶烧起来了,她才知道河童的施工队坑她,雀食堂根本没修二楼。

老板娘虽然在寺子屋上过一段时间学,学的也认真,但没学完寺子屋就不让妖怪妖精等怪异进了,

也不知因为谁出此霸令。我心里暗暗为老板娘鸣不平,这无理的条令断送了一位求学心切的学子的学习梦。

(栖瓜:于是你开始教她名著?)

(西行妖の永眠华胥:金瓶梅走起!?不对,老板娘也不小了吧)

(栖瓜:言传身教?)

(Rachael:小忍干脆把弹幕设成十七册金瓶梅炸弹吧)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规定是因为吾辈对人里孩子的英才教育有了恶劣影响才制定的,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不过也好,我也因此当上了雀食堂的账房,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好人有好报吧!

虽然雀食堂是家店,但员工一共我一个,跑堂,账房,保镖,外卖什么也都是我一个干。说来惭愧,

即使在我的保护下老板娘也总是被吃,虽然说一寸长一寸强,

但这全场两米的刀由萝莉体型的吾甩起来还是打不过号称陆上最速的家伙呀。

未完待续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

以上就是《雀食堂的小忍》的序章内容,

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 B 站更新,

小忍在雀食堂安定了后又干起了老本行,

她给键山大官人推荐的想好究竟是谁!

小忍又是为了什么穿上奸商达芬奇的衣服,

雀食堂为何半夜时时传来 “阿比啊!~~” 的叫声,

兽道惊险三只死掉的蓝色枪兵,究竟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 少女?吐槽中 ——————————————

栖瓜:鼓掌鼓掌

天頂乌:鼓掌!

飘渺量子希:鼓掌鼓掌

Rachael:鼓掌啊

千年幻想乡 — 魂魄妖梦:开花开花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大部分是现编的,整体构架是提前想好的

Rachael: 大佬

FST_Aya:好!

西行妖の永眠华胥:开椛开椛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别忘了关注我呀~正片会更新的~

飘渺量子希:不关注,你从不更新

小忍干拉至今回归:在做了

千年幻想乡 — 魂魄妖梦:咕咕咕

—————————————— 少女?吐槽完毕 ——————————————

非常感谢小忍同志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骚气)的故事,经过小忍的垫场,群里一时间充满了欢乐的气息,诸位还记得上一次三只狗的故事吗,这个故事的作者栖瓜,强势归来,这次他又将带来怎样精彩的故事呢?

栖瓜:

主人公是马来西亚籍华人,叫吴闵生,

吴闵生常常说,我有一个保护了我一辈子的幸运数字,是 17。

吴闵生还常常说,我有一个折磨我一辈子的敌人。叫做艾滋。

吴闵生出生于一个落后的中国山村 —— 穷乡僻壤,极其封闭。

在他七岁那年,父母因为生了怪病,没了。

(小忍干拉至今未归:故事突然沉重。)

栖瓜:

那时候村里人都不懂。坊间相传,他的母亲 “做了不干净的事”,导致一家人招了天谴。自那以后,村里陆续有人得了怪病。年轻人纷纷搬离。后来听说,那病叫艾滋。是不干净的病。

(Karthus:可能是针管重复使用的关系。)

那是懵懵懂懂的吴闵生已经在背地里被冠以 “邪魔” 的罪名。各家都对自己的小孩说,别跟他玩,他不干净。冷暴力之下,他就这么混大到 17 岁。

17 岁。

这一天是 7 月 17 日,他的生日。

一个听说是马来西亚医学教授的男人来到了这个村里。他提出要采集所有人的血液样本。

教授用不太地道的中国话解释,我们国家十分注重艾滋病问题。我来是做调研的,你们的血液样本非常有用。

村民们听了,议论纷纷。

“血哪是随便抽的?”

“就是!早些年还能卖呢,卖几百块。”

“别提了。村口王家的就是卖血得了那病。”

最终教授做出了妥协,一人半管,100 块。

村民们勉强同意了 —— 而到了吴闵生,确是没收钱。

“我不要你的钱。你能把这病治好就行。”

采完血教授就回国了。村里的日子也恢复了日常。100 块也不过是 100 块,大家都得了 100 块,那跟没得有什么两样?村里人渐渐发现,亏了。

栖瓜:

半年过后,教授又回来了

“这回 300!” 村民张口就说:“你想抽一整管那随你,但是 300 起步。”

“不抽了这回不抽了。我来,就是想要那个孩子。”

“那孩子?”

“不用细问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教授找到了吴闵生。他说,孩子,你可了不得。你的血液里啊,有 hiv 的抗体!跟我走吧,跟我走,有可能找到世界范围内根治这种病的办法!

吴闵生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教授带他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飞机的编号刚好是 17。他的人生,终于充满色彩起来。

吴闵生很有悟性。虽然没有受过教育,却一点就通。慢慢地,他从研究对象,成为了教授的助手。

又是慢慢地,他还收获了爱情。

(蟪蛄家的:总觉得会超展开。)

研究也在顺利进行,虽然困难重重,却也偶有突破。政府为这个项目注入了很多资金,也有眼光长远的企业认识到了这一项目的前景极大…

栖瓜

然而,那一天。

那一天,老教授突然晕倒在实验室。一经检查,坏了。

似乎是哪次没有做好防护措施,感染了病毒。

“没事,别慌。” 老教授安慰自己的助手。

“在我身上用那支药。就是咱们刚研发出来的。” 他冷静地说。

“动物实验结果都不稳定的药,怎么能用于人体呢?”

“没事。我同意实验,我也是项目的主创。你在我身上用,无愧法律与医德。”

……

失败。

两年后,教授病逝,他成为了项目的领头人。

( Echo:天煞孤星吗?)

这一突然事故早已使得各方纷纷撤资。无穷的压力下他选择了继续。

“没事,还有我呢。” 爱人安慰道。

( Echo:爱人该不会…)

那段时间他天天泡在实验室。没日没夜的工作 —— 然而进展却十分缓慢。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在为研发出力,还是想单纯逃避什么。

爱人偶尔来实验室探望他,都被他拦在门外。我不想你也出事,他说。艾滋病催毁不了我,就想摧毁我身边的一切。

这样消沉了将近一年后,他觉得是时候从灰暗中走出来了。他好好地整理了心情,准备全力投入到完善的研发计划之中。

而几乎同时的,偶然在爱人的包中,发现了一根针管。

他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

果然,偷偷吸毒的爱人,也染上了艾滋病。

他明白了。他比以往更加明白了,自己生存的目的。

栖瓜

2017 年。

7 月 17 日。

这天凌晨,刚好是第 17 次实验,它的研究终于结束。

他很确信,这回他找到了治疗 —— 也许是根治 —— 艾滋病的办法。

终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拦他挑战自己的敌人了。他感到幸运女神终于站到了自己的这一方。

(蓝光: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站在机场的他,不禁开始畅享自己在即将参加的世界性会议中宣布自己的发现。

( Echo:肯定还要反转一次。)

隔着窗子,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将要乘坐去主办地的飞机。他很欣然地看到,飞机上赫然印着他的幸运数字。

17。

马航 MH17。

—————————————— 少女?吐槽中 ————————————

幻想乡的眼睛:。。。。。凌乱中

Rachael:鼓掌

Echo: 妈呀

糖醋酱汁鱼: Echo 的嘴,开过光哦

Rachael:233333 封你一个探女

酒心酱:飞机遁哦

Echo: 可这也…… 呜呜呜

西行妖の永眠华胥:马航。。。。

Echo: 我猜到肯定会反转,可是居然是马航…… 受不了受不了

天頂乌:喂!!!!!这也太!?这也太!?tql

酒心酱:然后就是异世医神的剧情(

Echo: 然后就穿越了吗

绯桐:这个结局怎么也想不到

———————————— 少女?吐槽完毕 ————————————

好的,感谢栖瓜给我们带来的短小精悍的短篇故事,一如既往的精彩呢,接下来,各位还记得上回书,群友天頂乌分享的原创故事的开头吗,本期故事会中,他将带来后续的展开,一起来看看吧。

天頂乌:

上回书咱们说到英格兰古堡的消失事件。

当时周围的人都不敢相信,一座如此巨大的古堡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不过当时是有所谓的 “目击证人” 的。,

一名管家和一个孩子。

(Racgael: 一名咲夜和一个雷米目击了此事。)

那名管家说自己和孩子在当天晚上刚好是外出办事的一天,因为家里主人的委托,

然而讽刺的是,由于当时英国的办案能力完全无法应对这种如此古怪的案件,因此没有将这起事件作为真正的 “大案” 处理。

(Karthus:前排提示:该故事来源于史实)

天頂乌:

事发地周围的居民对此也感到不可思议,某些迷信人群甚至认为周围闹鬼,就怂恿其他居民搬走这一片。

事实上,这座古堡的主人,

不,应该说这座古堡隶属的家族,

在 16-18 世纪是很有名的,甚至间接参加了推翻查理一世的事件中。

然而很多当时的政治家不承认,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个家族真正的身份,

毕竟这个古堡内部,

有文献和少数野史记载,居住着数量庞大的吸血鬼。

即使是白天,古堡的周围也是一片死寂,而夜晚也因为吸血鬼秘密出行的习性而少有人声。

( Echo、Rachael、早苗早苗喵:红魔馆(确信))

天頂乌:

吸血鬼这种只在神话中出现的存在,换做现实中都没人相信的吧?

然而 2001 年发生的英格兰古堡消失事件被一些特殊的人注意到了,而最知情的似乎就是那个管家。

关于该古堡的家族的详情目前已不可考据,只知道事发的十几年后那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并给自己起名叫夜琳奇・卡纳德拉。

和常人认知中的吸血鬼不同的是,夜琳奇在白天的活动非常频繁,有很多的时间都泡在当地的图书馆读取各种文献史记。

有好奇的人问她为什么要翻录那么多 16 世纪后的文献?

她只是回答:我只想找到自己家族的线索。

天頂乌:

在大概 2020 年的时候,

Genesis,也就是上次提到的那个在奇异事件中大放异彩的公司,老板找到了她,

“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探索那另一边我们所不知道的世界吗?”

眼前的这个金色长发的女人问道。

想到可能会揭开自己家族消失的起因,夜琳奇立刻就答应下来,和老管家告别后离开了自己居住多年的管家的老房子。

( Echo:阿塔利兹的姬友预定)

说回夜琳奇本人。

银色的短发,猩红的瞳孔,白皙的脸庞,路人很难不把她和吸血鬼联想到一起。

( Echo:咲夜是你吗?咲夜? )

(栖瓜:伏笔预定。)

无论春夏秋冬,她都穿着一件黑色的大麾,仿佛温度与她无关,

(  Echo:不是.jpg)

与她奇怪的打扮和面容相反的是,夜琳奇很擅长与他人打交道,这也是为什么管家抚养她短短几年后她就已经拥有独立自主能力的原因。

她不愿意在自己阅览文献的时候被别人打扰,可能是因为一点点的杂念都会断了她对自己家族未知事件的找寻吧。

天頂乌:

不过,关于她自己的经历,她也提到过有一名神秘人在一个她外出的夜晚找到过她。

神秘人的面孔被面具挡住,无法看到容貌,着装打扮也不像是这个世界的风格。

他说,他知道一切事件的起因,并且有事要交代给夜琳奇。

他拿出了一块黑曜石手镯,上面有一个空的宝石槽和两块镶嵌在两边的绯红宝石。

“当你找到自己的命运后,第三块红宝石将为你打开未知世界的大门,而你和这个世界的对传统的认知也将被颠覆。”

不透露后续信息的神秘人随后消失在夜琳奇的眼前。

换做是常人的话,肯定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然而听过管家讲解自己家族某些过去和奇异事件的她,对自己的家族有了更深切的探知欲。

“我的家族遵循的是什么?”

“我的祖先和前辈都是什么?”

“我,又是什么?”

有了头绪的她,在 Genesis 的 boss 邀请她加入后成为了公司的一员。

然后她发现,和自己有着相似经历的人有很多很多,虽然大多数都是以数据的形式存储在 Genesis 的信息库中。

虽然夜琳奇不敢相信,这个 Genesis 公司是由两个女人成立的。

金发的女人化名为 “澄”,而另一位 boss 是一位海蓝色的长发女孩,看着比澄年轻很多,化名为 “辉”。

二位说,她们成立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世界各地与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此公司也是为了探寻未知的世界而成立。

夜琳奇很高兴自己能遇到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

而眼前的这两位 boss,似乎有着深藏不漏的实力。

天頂乌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积极完成各项二位的委托,而在闲暇之余,她选择磨炼自己的格斗技艺和翻录文献。

时间就这样到了 2029 年引星计划发生后。世界各地接连发生奇异事件,不少人都被赋予了神话中才有的能力。

夜琳奇也发现自己发生的很大变化:

那个手镯可以变化为一把很长的黑色手刀,被其击中或刺中的地方会陷入黑暗,而戴有手镯的她本人也拥有了控制黑暗的能力。

(FST_Aya:露米婭的能力?)

得知自身发生变化的她请求暂退来调查自身的情况,两位 boss 答应了,并把一项委托交给她:

“当你看到一个蓝发红瞳的女孩和一个金色卷发的女孩时,请和他们一起同行并去调查冰岛的火山活跃事件。”

附带一份注意项:

“千万避免和一名金发侧马尾的,带有盾牌的女孩交手。”

夜琳奇带着这份委托回到管家的新房子了。

(Rachael:为什么感觉没什么人吐槽了_(:з」∠)_很精彩的故事)

(FST_Aya:说的對)

(糖醋酱汁鱼:好棒的故事。。。。为什么不写小说呢)

(栖瓜:在认真看啊)

为什么要和蓝发红瞳的女孩同行?那个金色卷发的女孩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冰岛的火山活跃事件,究竟是解开秘密的钥匙还是不可控的毁灭前兆?

为何要避免与金发侧马尾的女孩交锋?

序章之夜琳奇的故事,结束。

天頂乌

完。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非常阿乌不辞辛劳地为我们连载如此精彩的故事,群友们都非常期待阿乌的故事的后续剧情,在以后的故事会里,还望阿乌继续努力。接下来为您呈上的是由子祈未那创作的一个关于姆 Q 的东方同人故事。

子祈未那

某天帕秋莉生病了 —— 嘛,虽然对于她来说是常事,但是严重到闭门谢客也实属罕见,至少在蕾米莉亚记忆中是如此,而且平时也只有那个有趣的人类来找帕秋莉,

蕾米莉亚决定去探望一下她,没有去惊动看门的小恶魔,而是悄悄地流进她的卧室。

(栖瓜:大小姐也是液体?)

(天頂乌:“流” 进卧室还行)

卧室内,帕秋莉正窝在被窝里熟睡,气色仍然不算好,

大小姐安静地坐在床边 —— 却不小心拉扯了一下被子,帕秋莉怀中的某样东西掉了下来,是一个封面朴素的笔记,

蕾米莉亚有印象,

这是她的日记,

每当大小姐有事去卧室找帕琪的时候,时常会看到帕琪对着她的日记发呆,偶尔也会提上几笔,

蕾米莉亚在遇见她之前,对帕秋莉・诺蕾姬这个名字背后一无所知,

好奇心驱使下,大小姐打开了这本日记,开始翻阅。

子祈未那

帕秋莉在写下第一页的时候,落日余晖正照耀在山丘之上,

山丘之下,是方才安营扎寨,正生火煮食的军队,

浓烟顺着风向倾斜向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

帕秋莉很是讨厌这只 “军队”:其中甚至没有多少正规的骑士,农民、乞丐、商人,投机的冒险者是这只队伍的主旋律

教皇与国王只下达了区区几张名为 “圣战诏” 的命令,以被占领城市的一切作为许诺,便轻易驱使这些人为自己卖命

领袖是些蠢货,难道你们也要跟着犯傻吗。

(绯桐:这个展开有点奇妙)

“帕秋莉,” 艾琳拍拍她的肩膀,“是时候了,我们今晚就要行动。”

噢,对,我也要跟着打所谓的 “圣战” 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艾琳叹了口气,“告诉我,我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魔法使,被古老教义所赋予意义的守护者。”

“我们的责任是什么”

“守护不应面世的古老知识”

“那我们要做什么”

“阻挡一切贪欲触及到它们,可是艾琳……”

“够了,” 艾琳做出闭嘴的手势,“这样就够了”

(天頂乌:感觉像第八次十字军东征)

(qyscyxcx:对啊有十字军东征的感觉)

子祈未那

帕秋莉・诺蕾姬,

孤儿,本无姓氏,

被收留之后赐予诺蕾姬的姓氏,

并在正式死亡(死亡一词被划了好几笔)毕业后成为一名魔法使,

( Echo:正式死亡可还行)

(栖瓜:哎,有点意思啊)

成为直接接触禁忌知识的一员。

蕾米莉亚楞了一下,

这是写在日记上的原文,毫无意外是帕琪本人的笔记,

她犹豫着继续翻阅下去。

子祈未那

“军队明天早上才能出发前往耶路撒冷,我们等不了这么久,今晚就要比他们先行一步”

“没有了军队的掩护,只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住‘蔷薇十字’的袭击。”

“我们等不了那么久!” 光头长老用拐杖指着带着兜帽的长老,“而且我们也有足够的力量反击他们!”

“噢,当然,我看你是指违反教义,主动揭开 “知识” 的封印”

“教义,也赋予给我们自卫反击的权利!”

“你这是在玩火!”

艾琳阻拦想要上前理论的帕秋莉 —— 长老们从不考虑真正接触知识的守卫们,

但是帕秋莉想要说的不是这件事,

门外的守卫都消失了,军营外的火也熄灭了一半 —— 不会是巧合。

“袭击!有袭击!” 一个守卫半扑半跑着闯进门大喊,“是蔷薇十字,他们 ——”

然而话音刚落,他的喉咙便被飞刀刺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做到了尽忠职守,

刚刚还在争执的两位长老对了个眼神,马上招呼军营内剩下的人集中起来,向事先准备好的另一个出口逃跑。

“现在已经没得选了,兄弟” 光头长老哼了一声。,

帕秋莉担心地看向军营方向 —— 按照事前的安排,艾琳被留下来断后,

她很清楚艾琳的实力,目前为止掌握最多知识的魔法使,独自一人就是一支军队,

但是难道就不会出现什么…… 预料之外的问题吗?

“长老,艾琳她…..”

“这是教义赋予我们的使命。” 兜帽长老淡淡地说,轻盈地翻上马车,载着一行人利用夜色赶往耶路撒冷。

子祈未那

日记突然中断了,

中间有好几页被撕烂,还有几页用笔用力划开。

( Echo: 帕秋莉这样的形象真的太新鲜了)

子祈未那

写不下去了,直接说些设定吧 emmm

这个周末回去再继续填坑,

故事发生在架空的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

魔法使是一个守护一切 “不能公之于众的知识” 的一个群体,

他们用这些知识武装自己,同时也是他们的守护者,

(神楽坂千秋:会和诺斯替有关嘛?)

成为魔法使需要经历一个时间不定的资格和忠诚测试,最后完成一个仪式,

仪式内容很简单,去死就行了,

帕秋莉本来只有名字,被魔法使群体收留后赋予了诺蕾姬的姓氏,

就是让他成为守护知识的人,也就是把他作为魔法使去培养,

而每个时代都会有这么些人了解并试图触及这些禁忌的知识。

在这个世代,便是蔷薇十字这群人 原型你们也猜对了 就是玫瑰十字,

(Echo:挺有意思的,不过这个背景对我来说太硬核了,不太了解十字军东征的事情)

(栖瓜:哇我特别喜欢宗教这个主题)

而面对这些外来势力 魔法使群体也有鹰派和鸽派两帮,

帕秋莉自正式成为魔法使之后便一直在其中周旋什么的 这个就是背景了,

不过除了背景还有一些想说,

我一直很好奇,大小姐(吸血鬼)和帕秋莉(魔法使)之间到底有些什么关系,

首先让我好奇的是年龄 大小姐活了超过 500 岁,那么帕秋莉呢?

(栖瓜:身为魔法使的帕秋莉是一百多岁)

子祈未那

还有的问题就是,

首先是大小姐 500 多年是从降生到现在,还是仅仅作为吸血鬼是这么些年龄,

我这里选择了后者为结论,也就是吸血鬼之前的生涯没有定论,

吸血鬼的传说有一个比较公认的说法,

中世纪时期的人把女巫一类的角色死后尸体的化身视作吸血鬼,

我就联系起来,

就是 “魔法使死后便会变成吸血鬼”(反正是二设随便乱说啦 233 开玩笑的)

有趣的是,这个说法教会也是某种意义上赞同的,

(Echo:东方的世界观里,吸血鬼和魔女都是恶魔,其实一般来说,吸血鬼不是恶魔,不过 ZUN 说她是,那在东方里,她就是恶魔了 233)

那么再结合一下时间,我就把舞台设计在十字军东征直到罗马尼日帝国的穿刺公这个时间段了,

玫瑰十字的话 只是单纯的觉得可以拿来作一下,

因为关于玫瑰十字的存在最直接的证据只有 15 世纪(14xx 还是 16xx 年 忘了)的三本著作,

我不相信玫瑰十字就是在那个时代建立的 肯定是在更久远的时候就建立了,

(天頂乌:维基有一部分说玫瑰十字可能只是一个文字骗局)

所以我就再杜撰一下,

就是现在这个版本了。

子祈未那

就这样吧。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子祈的故事总是如此气势磅礴,史诗感十足呢,总之是非常期待子祈的成品了,接下来,将要送上的是一个以全新形式讲述的故事,事先并未有过任何编排,由群友 Rachael 临时发出自己的漫画作品引发的,群内第一次非正式故事接龙,经典的接龙玩法和完全没有过经验的群友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Rachael:

恩首先呢,我这几天上课比较忙所以也没什么时间摸鱼,,,说是五秒钟的量都一点也不夸张,而且还没有做完 ((

所以我想让大家帮忙续写一下,沙雕向的那种_(:з」∠)_只要五秒的剧情就够 XDDD

Rachael:

栖瓜:

居然是漫画吗?哇大触

Rachael:

不,不是,,,而且阴影也没有涂完,,,

qyscyxcx:

花田的话还可以涉及幽香,梅蒂欣,永琳,妖精等呢

Rachael:

是呢,我会根据群友们的剧情继续画,,,争取下周五再发新的

Echo:

羽衣被捡到的话,是有梗的喔

栖瓜:

要强行 cp 是吗

Rachael:

是的 2333,啊… 其实也不一定啦 XD

Echo:

文化帖中,天女们会故意弄丢羽衣,让地下人捡到,自己藏在一边,如果看上捡到的人,就跟他说自己回不到天上了,不过,如果看不上,就抢回来。

栖瓜:

衣玖是个很保守的天女,肯定不希望羽衣被捡走

qyscyxcx:

会和捡到的人结婚的吧

栖瓜:

那么可以让她找不到羽衣,然后到处找,期间故事可以很多

Echo:

对,这是比较有幻想乡风格的

栖瓜:

并且一直牵一个悬念,是被谁捡走了,衣玖和捡走的人会有什么展开

Rachael:

啊这个走向没有想过!可以这么发展

糖醋酱汁鱼:

听说过 23333

栖瓜:

最后来个有趣的反转就挺好了

Rachael:

是呢,那么接下来该发生什么呢 XD

qyscyxcx:

最后被乡长捡到了怎样

Rachael:

拒绝,百合可是幻想乡特色

Echo:

既然是掉到花田

Echo:

第一个遇到的就该是毒人偶花妈之类的

Rachael:

嗯嗯

Echo:

但是肯定是找不到咯

栖瓜:

掉到花田视喜好可以玩下天子和花妈的梗

Rachael:

可以啊

Rachael:

剧情完全交给你们了 2333

Echo:

但是得到线索,下一个地方是比较近的妖怪之山,然后一路坎坷找到山上的神社,结果发现又晚了一步

栖瓜:

哎,你们说,这个剧情是不是挺适合故事接龙的,我觉得还是有搞头的

qyscyxcx:

@Rachael 就是因为百合所以选乡长啊,衣玖最后肯定是抢回羽衣啊

栖瓜:

可以可以

Rachael

因为我自己写的剧本肯定没什么看头

栖瓜:

我觉得这里,因为衣玖是很认真的性格,所以她会顺路去找文文,因为是她导致羽衣丢失的,所以衣玖会要求文文一起找,这里的互动也会很有趣

Echo:

总之就是羽衣因某种机缘巧合把幻想乡游了一遍

Echo:

我觉得结局还是天子

栖瓜:

哎,想一块去了

Rachael:

回归原点

Echo:

19 追了整个幻想乡后,结果被天子捡到,然后被天子拿来当赌注输给黑白或者萃香了

栖瓜:

哇…… 既有 cp 梗,又符合天子的感觉,而且还是个不错的伏笔

Rachael:

觉了

Rachael:

输给萃香是剧情好像

Echo:

对,萃梦想中,她把天界一角输给了萃香,这事让 19 也很生气,念叨了很久

qyscyxcx:

@ Echo, 天子的话肯定清楚羽衣对衣玖来说意味着什么吧,应该不会拿去赌吧                栖瓜:

天子知道也不会管的吧

栖瓜:

我觉得输给黑白合理,魔理沙对这种奇怪的东西感兴趣

Rachael:

2333 我想的是最后回到衣玖手里了

栖瓜:

可以是之前打的赌,这会天子下来就是找机会偷走衣玖的羽衣,结果途中生变,羽衣丢了,两个人就一块找,然而其实目的各不相同

Echo:

这两人都是有梗的,魔里纱是偷过羽衣的

Echo:

魔理沙偷过青娥的羽衣,她觉得羽衣很漂亮就偷了,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被青娥穿墙拿回去了

栖瓜:

衣玖觉得平时对自己不亲不近的天子这会居然这么积极的帮助自己很是感动,然而其实……

Rachael:

棒,不愧是黑白

栖瓜:

棋逢对手

Rachael:

要说棋逢对手,之前咲夜还去黑白家偷东西来着

Echo:

魔理沙对羽衣念念不忘,成为这个故事中的 “反派”, 就又增加了一条矛盾了

栖瓜:

不过对羽衣念念不忘,该说是后宫王风范还是少女心呢

Echo:

都是,也都不是吧

Rachael:

我很好奇咲夜为什么不用时停

栖瓜:

这个也是一个可以关注的点,魔理沙为什么这么想要羽衣,不过不用描粗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

因为每用一次时停,就会有一个 DIO 被晒日光浴(

Rachael:

嗯我大概知道了,果然还是群友们集思广益比较有趣

栖瓜:

这里就看希望把她往哪方向塑造了

栖瓜:

或者她单纯就是喜欢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这一点也很魔理沙,执着于自己还未达到的魔法领域那种努力感

Echo:

魔理沙就是啥玩意都收集的,地上的石头烂铁也收集了不少

起司在世:

嗯…… 魔理沙的收集物啥都有,甚至有草薙剑()

Rachael:

这么一看我之前的剧情实在是太无聊了

栖瓜:

人多点子多呀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

还有魔理沙对永生的渴望啊

栖瓜:

重度收集癖

Rachael:

啊还有,我想画那种日常沙雕风,所以还得想想怎么植入笑点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

然后就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把神剑,还被乡长诓走了

栖瓜:

这个故事模板我觉得包袱主要在于其他角色互动里面出吧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

如意神剑,一刀两断!

起司在世:

相比起来,还是八卦炉好用

我真的是天子粉欸:

魔理沙真是坚强呢

栖瓜:

那一个偷懒的办法就是找那种本来就跟她俩有梗的角色,不偷懒的办法…… 就是自己车了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

法师不会近战,还算是法师吗

起司在世:

每个法师都有近战的梦啊

栖瓜:

那么这个故事怎么整理呢

Rachael:

那我捋一下接下来的剧情吧 (指五秒

Rachael:

首先,天子觉得捡着羽衣小菜一碟

开着要石就冲下去了

捡是捡到了

然而弄坏了一大片向日葵

(然后标准结局)羽衣被轰飞了

qyscyxcx:

二重魔炮啊)

Rachael:

之后该去哪儿找呢_(:з」∠)_

栖瓜:

其实吧,如果想画短漫的话这里就可以作结

Rachael:

hhh 反正下一个五秒是够了,我再想想接下来怎么办,花田附近有什么呢_(:з」∠)_

起司在世:

无缘冢?

qyscyxcx:

那样的话可以被顺路捡破烂的乡长捡到带回香霖堂

Rachael:

啊我去看看幻想乡地图

qyscyxcx:

魔理沙去看望乡长也可以见到羽衣了

栖瓜:

我觉得可以设计一个路线来让羽衣在没有人经手的时候能够转移位置

天頂乌:

好,今天的故事会结束了,坐等整理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每一次的故事会总是结束得那么突然又悬念重重呢,这样的话,我又开始期待下一次的故事会了,好了,这里是二色老咸鱼,我们下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