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你们熟悉的通讯员二色老咸鱼,按照惯例为您转播群内第五期故事会的实况转播,本次的说书人中,有一位新加入的小伙伴,越来越多人可以参与故事会,我自然是很开心的,另外,本次故事会的书记 FST 君,不仅全程记录,还非常用心地做了处理,省去我不少功夫,万分感谢。闲话少说,让我们进入正题,首先登场的,是栖瓜君。

栖瓜:

书接上回 —— 上回说道秘封二人在暑假为了寻找结界的痕迹踏上了旅途。而在一个名为枯蝉寺的废寺中,梅莉因为黑暗与眼镜的幻觉而晕倒。莲子立马送她去了医院,而在医院再次出现了之前的状况。医生决定让昏迷的梅莉住一段时间疗养院查看。——————————————— 梦境 —————————————————

栖瓜:

刚好在英国普及大学义务教育的第二年,梅莉踏入了大学校园。而在这所学校,新生入学要接触的第一项挑战,就是社团申请。申请一个合适的社团,今后的四年便会多姿多彩;若是不慎选错了社团呢,未来似乎就会是一片灰暗的样子。尤其这所学校还有一个规定:每位学生都必须且只能加入一个社团。

听起来更像是高中的规定呢。总之,梅莉也遇到了这样的选择。从来不知自己的兴趣为何物,也从未有过严格意义的朋友的她这下犯了难。

“必须要加入一个社团的话……”

蟪蛄家的寒蝉:(梅莉的人设个人觉得很西方化)

栖瓜:

“这位同学~” 不知何时,一个黑发的身影已经窜到了她的面前

“不用说,又是来拉新人的吧。”

“要不要来我们秘封俱乐部看一看呢?”

“果然。” 梅莉暗自里想着。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回应一下吧。

“那是什么?”

“是一个关于灵异事件与都市传说的社团哦~是不是很刺激!”

“啊…… 果然,这种社团是少不了的吧。对普通人而言,超自然事件不过都是虚无缥缈的事情,早晚会话题枯竭的,不是吗?这样的社团,慢慢就会变成单纯的朋友小圈子,反倒是跟名字或主题无关了。秘封也好,或者随便换一个名字 —— 古典部也好,又或者是什么远东魔法,什么午睡部也好,都是一个性质的吧。”

“完全没觉得刺激呢。” 梅莉保持着最客气的口吻回应。

蟪蛄家的寒蝉:(感觉有些排斥感了 233)

栖瓜:

“哎?你对超自然事件完全没兴趣吗?”

“没有。”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啊…… 只要是个人,都会对什么咒语啊,结界啊的感兴趣不是吗?”

“所以你研究的到底是灵异还是魔法啊……”

忍住了让话题变得更复杂的吐槽之后,梅莉对面前的少女摇了摇头。

“完全没有兴趣啊。因为 —— 我本来就可以看到它们啊。”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促使梅莉说出这种会被正常人视作怪异的话。但她所知道的是,这句话 —— 至少在她看来 —— 切实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真的吗!”

“呃…… 你当我说着玩好了。”

“真的吗!”

“…… 这种事你也会信吗?”

“会啊!!!”

……

“原来还是个笨蛋啊。”

“总之总之!请一定加入我们的社团!”

“没兴趣。”

“呜哇…… 没兴趣什么的……”

看起来是真的很失落的样子。不过梅莉完全没有去安慰她的想法。

“啊,对了!” 那位少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敲手

“我这里有本书,你一定感兴趣。”

“什么?”

“要看嘛~”

“…… 行吧,你发给我吧。” 梅莉有点不耐烦地掏出自己的手机。

“发不了哦~”

“为什么?”

“因为啊,那是一本实体的书!”

实体的书?纸质书籍,应该在三十年前就被彻底淘汰换代了吧……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有没有兴趣!只要你入部,就给你看哦~”

“可恶。正中软肋。” 真要说出一项喜好的话,梅莉最为痴迷的,就是有这着时间沉淀、或者远离现代科技的东西吧……

生长在孤儿院、对于亲情友情从来只有渴望而没有体验的玛艾露贝莉・赫恩,至此终于结识了人生中的第一位友人 —— 宇佐见莲子。

蟪蛄家的寒蝉:(梅莉突然没爹没娘)

飘渺量子希:(突然孤儿)

尽管事后她才知道这个俱乐部其实刚刚成立且仅有莲子一人、尽管在填写社团的时候她被莲子自说自话地推到部长的位置、尽管这个社团从一开始就向毫无主题的小圈子方向发展 —— 但是对于梅莉来说,这也大概是生命中最大的幸运了吧。

……

栖瓜:

清晨的阳光终于成功挤开了梅莉紧闭的双眼。少女从她那充满回忆色彩的梦境中醒来。

“梅莉!你终于醒了啊!” 坐在一旁读着什么的莲子猛地叫道。

梅莉花了几分钟时间,才理解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

“莲子……”

“嗯?”

“……”

“怎么了?”

蟪蛄家的寒蝉:(你是谁你在哪你在干嘛)

梅莉看着友人毫无紧张感的表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 终于,她还是把莫名奇妙的 “谢谢” 吞回了肚子。

“没事。”

“诶 ——”

「赫恩醒了。医生说至少要留院查看一个月。」

……

「我会详细记录。」

Echo,:(梅莉这算是嗜睡症吗)

——————————————— 疗养院 ————————————————

栖瓜:

“好无聊啊。”

梅莉看着窗外,重复着每天早晨都要说一遍的话。

“要不…… 去花园转转?” 莲子提议。

“不要。转腻了。” 提议驳回。

“我还以为梅莉对那种园林永远都不会厌倦呢……”

“怎么会呢?疗养院的花园完全算不上园林啊,只是随意堆砌了一些园艺元素罢了。”

“这样吗?我还觉得挺漂亮的……”

梅莉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努力想着可以做的事。

Echo,:(做梦去幻想乡 happy)

“对了,莲子带着那本书了吧?”

“当然啦~我还当做笔记本用来记录咱们的活动了。”

“喂!!好歹对待古董有些敬畏之心啊!”

“呜哇…… 我也想体验一下用纸和笔记录的感觉啊……”

“还是那样让人没好气的家伙。”

嘴上说着,手里也没得闲。莲子从随身的挎包中拿出了那一本书 —— 具体而言,是笔记本。

这本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纸与封皮已经泛黄,不过似乎经过了什么特殊的保护处理,

看起来不像是有着 50 年历史的物件。翻开平平无奇的封面,本子第一页所写的标题便会出现 ——《秘封寻梦记录》—— 宇佐见堇子。

“每每翻开,都会感到一阵感动啊……” 梅莉说着,将书接了过来。

“是啊…… 用一生的精力去追寻年轻时的梦境什么的。”

“莲子的祖先可真厉害啊。”

……

一阵沉默。

“所以,梅莉已经看完了是吗?” 莲子突然开口打破了宁静。

梅莉迟疑了一下。

“嗯…… 其实我还没看完……”

她接着补充道:“我只看了前半部分,堇子前辈讲述自己的实验与理论的部分。因为…… 后半部分…… 实在是……”

“啊,我明白的。” 莲子点了点头。

栖瓜:

后半部分。

根据记录所述,宇佐见堇子的后半生并不如意。

Rachael:(栖瓜大佬太强了)

她前面一切关于 “梦境中的幻想乡” 的理论与实践,一经发表便遭到了全世界学术界的质疑与抨击。而在指责声中,她越是努力地证明自己的研究,就越被视作疯子、小丑、或是所谓的 “民科”。

直到最后,她似乎误入了思想上的歧途,陷入了彻底的歇斯底里。记录越是往后,就越是一些无意义的、对于舆论环境,对于社会,对于这个世界的诅咒…… 直到最后,堇子的笔记在这样一句话后戛然而止:“好想再吃一次竹林里的烤八目鳗啊……”

蟪蛄家的寒蝉:(有个奇怪的设定)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无人知晓。

梅莉小心翼翼地翻着笔记。终于在阅读到某一段落后,似乎承受不住那里的语言了,

“啪” 地猛然合上书本。

Rachael:(感觉这种分好几回讲的故事可以整理成一篇文章诶)

失了智の二色老咸鱼:(那阿乌的是得整理成一本书吗)

Rachael:(还行天顶乌不也说想出游戏吗可以写在设定集里)

栖瓜:

“梅莉?” 莲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轻唤对方的名字。

“莲子……” 梅莉的肩头微微颤抖起来,雪白的脸颊上,似乎有泪珠滑落。

莲子轻轻坐到了友人旁边,温柔地搂住了她的腰肢。

“嗯,我在呢。”

“莲子……”

“嗯。”

“我们一定要,帮堇子前辈实现愿望啊……”

“嗯……”

“我们一定要找到幻想乡的结界。”

“啊……”

幻想乡的眼睛:(百合!)

梅莉注意到,友人的回答似乎并不果断。

“怎么了?莲子不希望找到吗?”

“啊啊,没有没有!我只是在想……”

“在想?”

“我在想…… 梅莉如果愿意这么做,那真是太好了呢。”

莲子对着身边的好友,作出了一个可靠的微笑。

而梅莉并没有意识到,那微笑中隐藏的复杂。

Rachael:(秘封!我死了 (雾))

「观察期已满。期间也有幻觉发生,但是频率越来越小,最近一周没再出现。医生认为这是神经疲劳过度的症状,表示可以出院了。」

……

「学校也要开学了。我们这就动身准备回去。」

To Be Continue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果然栖瓜大佬写起东方同人也是得心应手呢,那么在吃过秘封组的糖以后呢,接下来,恋恋将即兴带来一个小故事来转转场子,各位上眼。

幻想乡的眼睛:

这是一个男人的故事,

也是我在那个世界的象征,

你们只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被诅咒的人,在他的小时候,因为误入了那个空间导致了整个城市的覆灭被所谓的神追杀,

后来,流浪的他来到了一对兄妹的家中,

他想” 就这样生活着挺好的”,

三人一起度过了数年,

但是之后,他碰到了之前城市的人,

争斗中,他杀了那个人,

他想跑,

那对兄妹发现他的神色不对,

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之后,他逃了,

哪怕会牺牲掉最亲的人,

但是,他却逃不出去,

神族的那名官员没有杀他,

还给了他咖啡,

之后,他见到了被关起来的那对兄妹,

当然,对方看不到他,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逃掉,

那个人从一开始就一直监视着他,

为那个人完成某件事,这就是条件,

之后,所有人都会活下去,而且妹妹的病也会被治愈,

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那个人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切,他是逃不走的。

幻想乡的眼睛:

主要分为这几个区域,

由神所管制的中心,围绕神生活的人类,活在外面世界的异形生物和罪人,以及奴仆还有海那边的国家,

由于上代统治者的提议,一部分罪人也可以在神族管辖的区域内生活,

被分为两半的城市,

那个人想要夺回另一半城市的控制权,

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他成为了一名间谍,

在那里,他碰到了统治者的女儿,还有她的护卫,以及很多人,

但是这些人,早晚会因他而死,

数年后,当他拿着刀来到老人的房间,

这个给了他另一个家的老人,

老人只希望,他的女儿能活着,希望他能放她一马,

他没有说话,精确的割开了老人的喉咙,

晚上,暴雨如注,

她醒来了,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没有了,

他是背叛者。

某科学的二向箔:(背负着背叛者之名战斗的男人)

幻想乡的眼睛:

她拿起刀冲向他,却被他轻易的打倒,

原来,他连残疾都是装的,

他把她丢在了雨夜中,开始了在世界上的流浪,

也许以后,他还会背叛别人,

但是已经都无所谓了,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换一个名字,

至于以后会遇到谁,谁知道呢。

幻想乡的眼睛:

有人想知道之后的一些事吗?

他还会与她相遇的,

那个雨夜的故事,

他离开了,

她带着已经重伤的护卫,被她称为叔叔的男人,她最后的亲人,

向着边境前进,

只要离开人类的领域,

就不会再被追杀了,

她碰到了救星,

隐居在山上的男人,

但是她的叔叔已经无力回天,

而那个隐居在山上的人,却是他找来的,

这是他最后的赎罪了,

渴望着以流浪来洗刷自己的罪孽,然而在他心里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 中场分割线 ——————————————

幻想乡的眼睛: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人的呢

電玩 - 琪露诺:在走投無路之下被迫做出這件事是有罪的,但我可以理解

某科学的二向箔:背负着背叛者之名战斗的男人

栖瓜:间谍的话就是那种除了目标以外什么都不管的感觉吧

幻想乡的眼睛:这个不是主角

栖瓜:间谍有个很有趣的桥段,就是成为间谍的第一个任务是杀掉自己的至亲

栖瓜:这样一来可以证明自己绝对服从,二来可以斩断牵挂方便任务

幻想乡的眼睛:然后我还有一点东西可以说

幻想乡的眼睛:那个世界存在这样一种生物

—————————————— 中场分割线 ——————————————

幻想乡的眼睛: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或者说不是生物,

没有四肢,躯干,

半透明,看起来像黑色的黏胶,

就像是一条抛物线一样,

生活在人类领域的外部,

很神秘的生物啊,

(然后上帝视角)

这种生物是那场爆炸的衍生物,

关乎以前的世界观,

人类灵魂在离开身体后,没有及时的消散,

反而受到了能量的冲击,

就会产生这种生物?

黑色的半透明的,没有攻击性,只要你不去入侵他的领地,

红色的则会猎杀生前的同类,

似乎是以人类的灵魂为食,变得越来越大,

然而这种生物存在的意义就只有这些吗?

这种生物,当碰到一些人时,

那个人的灵魂会暂时进入一个空间中,

全部的这种生物的记忆,都存在于那个空间中,

你可以在这里,去了解世界的真相,也就是神族的禁忌,

每隔一段时间,神族的驱魔师(暂时这么称呼吧),

都会进入那个空间,

清除掉复苏的生物,

他们遵循着共同的诺言,绝不去窥探这个空间中的一切,

一旦发现有其他人进入了这个空间,立刻实行毁灭,

绝对,不留活口。

——————————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

恋恋总是喜欢那种有点中二又有点玄乎的设定呢,那么接下来,登场的是蟪蛄,就是上次带来自己的原创人物曜竹的故事的那位,这次的故事据说会和那个故事联动呢,好吧,那么来看看他这次会带来怎样的故事吧。

蟪蛄家的寒蝉:

蟪蛄家的小说 - 秘封溯寻九州 - 华胥篇

“嘶,好疼・…..”

玛艾露贝莉・赫恩揉了揉有些发青的手臂,推开压在身上的黑发少女 - 宇佐见莲子,

“真是的,莲子你该减肥了・・・”

梅莉观察了下闪烁着红色光芒的保护圈之外,

” 这里,是” 不认识” 的地方呢~”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又随即褪去。

“哎呀我在说啥呢,先把莲子叫起来吧,我可找不到这是哪。”

梅莉转过身,浑然没有注意到逐渐活跃起来的四周….

蟪蛄家的寒蝉: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梅莉你快看,这里就是始皇墓欸~”

黑发的少女激动的拉着旁边金发女孩,指着窗外一个被玻璃罩笼罩的巨大陵墓,

“哎呀不就是个陵墓么,有啥好看的,我还想在暑假里把课题做了…..” 金发的女孩有些烦躁的回答,

“这可是秦始皇陵墓欸,中国自完全发掘后 20 年第一次对全世界开放,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旧约酒馆那边用秘封俱乐部活动的名义才要来的资格…” 莲子声音变得有些委屈,

“好啦知道你辛苦啦,所以我陪你来了啊…” 梅莉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嘿嘿,果然梅莉还是爱我的~” 莲子的表情立马多云转晴,嘴唇贴向梅莉的脸

” 谁爱你啦,变态!” 梅莉使劲推了回去,两人很快地打闹了起来。

“年轻真好啊!” 车上不知道从哪发出了这样感叹

突然,巴士一阵颠簸,

“警告!警告!前方有地震信号发出,请人员迅速撤离,撤离至… 警告!侦测到地震波速超过理论逃生速度,请各单位做好抗冲击准备!”

公共广播发出警告通知,巴士上的乘客有些慌乱,有几个反应快的已经准备要求下车,

但一个车内广播把所有人又都压回了座位,

“本次列车搭载了最新的防冲击立场设备,可以抵抗 1k 吨以上的压力,请各位乘客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莲子有些慌忙的神色安静了下来,

“立场发生器啊,可是个好东西…”

蟪蛄家的寒蝉:

平静下来的莲子开始向周围人解释起立场发生器的原理,周围的乘客也慢慢忘记了地震将要来临的事儿,开始讨论起立场发生器这个新鲜东西,

而梅莉却皱起了眉头:“这里,有境界的存在….”

“啊?境界?梅莉,你没开玩笑吧?这里也有….” 莲子话音未落,巨大的震动席卷了整个空间。

“警告!立场设备受未知能量干扰,输出功率下降… 警告!立场设备到达临界值,请乘客

做好逃生准备!” 莲子听罢,着急的翻着书包,

“我记得出门带了个紧急维生装置,梅莉你记得抓牢我的手…”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炸飞了整辆巴士,莲子被狠狠的撞在玻璃上,背包中的物品随着汽车的下落被抛向空中,

“莲子!” 梅莉大声叫着莲子,但莲子似乎失去了意识,梅莉意识到现在只有自己能救她们了,她开始寻找着莲子口中的维生设备。

栖瓜:(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hhhhhh)

蟪蛄家的寒蝉:

梅莉的瞳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妖异的灿金色,

“在那!” 莲子 2 米开外的空中有一个红色的写着 SOS 的圆球,

“就是那个,给我!过来!” 在愈发明亮的瞳孔中,圆球被诡异的力量拉扯过来,将维生球拿到手中,搜寻着记忆中安全自救课程的记忆,“我记得.. 是按这儿…”

在震荡中,一个蓝色的屏障缓缓护住了两人。同时一股巨大的疲惫感席卷了梅莉的精神,

“莲子,一会儿见啦…” 梅莉眼中的金色迅速褪去,随即闭上了眼…

“找到你们了。” 在沉睡前,梅莉似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未完待续

————————————— 少女?吐槽中 —————————————

栖瓜:突然上小号,所以这会是刀还是糖呢

幻想乡的眼睛:夹心刀子糖

未能破防的鎏昼:玻璃渣子

蟪蛄家的寒蝉:这个故事和上周的是同一个世界观

FST_Foster: 覺醒成境界妖怪了呢

蟪蛄家的寒蝉:这个故事会和曜竹有联动,不过我也不知道在哪会有

栖瓜:直到那一天,老太婆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小号密码

幻想乡的眼睛:还想起了隙间的口令

幽幽子大人手里的扇子:芝麻开门?

———————————— 少女?吐槽完毕 —————————————

好的,谢谢蟪蛄的分享,接下来是新晋成员⑨的时间,才不来多久就在故事会上崭露头角了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那么,直接进入正题吧,⑨的故事,是基于年代记的后续创作,在这期故事会中,他只是公布了一个结局。

電玩 - 琪露诺:

新的一天來了

陽光再一次照輝這個大地

希望再次光臨這個大地

靈夢:「果然日出是最好看的。」

魔理沙:「我都認為這是非常好看啊。」

咲夜:「我都不記得已經有多久沒有看過這個世界的日出了。」

妖夢:「當然和幻想鄉比還是各有千秋吧。」

鈴仙:「以前師父曾經跟我說過,外界的日出是非常漂亮的,我今天終於可以見識到了。」

早苗:「咲夜小姐,我和你一樣,都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個世界的日出了,如果他們還在的話……」

’靈夢:「放心,他們都在,他們一直都在這裏,幻想鄉的毀滅,已經成了一個事實,而大家都在這裏經歷了那麼多的事了,有血有淚,我們在這裏的回憶和在幻想鄉的記憶也不相伯仲……」

……

……

……

靈夢:「啊,他們來了。」

堇子:「靈夢小姐,你真的決定這樣做嗎?你這樣做的話,不就是把大家的存在都公諸於世嗎?大家都已經迷信科學了,妖魔鬼怪什麼的,大家都不相信,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靈夢:「我當然知道,不過我覺得這樣做,對大家,對所有人會更好…… 可能有一天,這個世界就會再次陷入那一場恐怖的惡夢,而我們,就是解決解決惡夢的人……」

……

……

……

那個,我問你一件事

對於世人眼中,我們本身就是虛幻的存在

如果

我們向別人證明

我們是真實存在

那些在遊戲上

在書籍上

你以為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幻想出來的角色

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會不會相信

會不會接納她們?

電玩 - 琪露诺:

這個是我想的四個結局中其中一個……

東方現代錄-最終章 (真・完美結局)

但這個是不完全完成的

我可能以後會修改的

但這個不會是我採取的結局

有個結局是全軍覆沒

(如果凌晨还能看到我,提醒我快去睡觉:去写小说吧)

有個結局有一些人生存有一些人死了

有個結局 所有人都找回 而他們也成功重建了幻想鄉

(幻想乡的眼睛:我喜欢这个)

就是我寫這個故事大概想寫到的結局

而且我這個故事 現在才剛剛開始的

你們如果有看 b 站我寫的故事的話

看來好像很快

子祈未那:我想想…… 我不知道该怎么比较,明确地去说,但是我真的有些东西想跟你说一下

但之後我都會寫得很慢的 (指劇情)

子祈未那:你在开始的时候表达了你对你的故事的期望和担忧,我的理解就是 “尽管是基于其他作品,但是你希望以自己想加入进去的特色为主” 这样的感情,我的理解有误吗

————————————— 故事會完 ———————————————

那么,这次的故事会,就告一段落了,每一期的故事会,都仿佛是一个新的开始,问题是,这些出现在故事会中的故事,我能看到这些鸽子写完吗?我是二色老咸鱼,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