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娜桑,这里是二色老咸鱼,即将送上的是群内第六次故事会的实况转播,嘛,毕竟已经开学了,故事会稍微有些艰难了,这次只有两位说书人,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群友龙翼雨勇敢做出了第一次尝试,真希望更多的群友可以参与进来啊!本次故事会的书记是一阵风,感谢整理!

好,那么进入正题,第一位说书人,老朋友了,栖瓜,依然是带来自己的连载小说,我说不定要考虑整理成完全体呢(笑)

栖瓜:

那还是先前情提要

在昏迷之中,梅莉回顾了她与莲子最初相遇的种种,以及连接了二人羁绊的那本宇佐见堇子的《秘封寻梦记录》。为了自己的好奇心也为了弥补宇佐见堇子那不完美的人生,梅莉下定决心要找到幻想乡。不过莲子似乎并没有那么坚定的信念。

(電玩 - 琪露诺:我剛剛第一眼看成了「秘封惡夢日記」…… 我是否沒有救嗎?)

暑假即将结束,二人也踏上了回到英国学校的路途。

————————— 新干线 —————————

栖瓜:

还是一如既往的慢呢。

宇佐见莲子看着窗外移动的风景,这么想着。

距离到达东京、乘上飞机还有一段时间,如何打发一下无聊的路途呢?睡一觉?就像… 梅莉那样?

莲子转过头来,看了看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梅莉。

原本明明是买的对坐,这孩子却非要用磕磕绊绊的日语跟坐在旁边的墨镜大叔交流半天,把座位调换成了两人并坐。还真是任性啊…

“话说啊,为什么莲子会姓宇佐见呢?” 闭着眼的梅莉突然开口了。

莲子被轻微地吓了一跳。完全没注意到轻微地鼾声什么时候停止了啊。

于是莲子抗议道:“啊… 喂,你先把脑袋抬起来再说话啊,肩膀都麻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 梅莉说着,依依不舍地将头从莲子的肩上抬起,

“所以啊,为什么莲子会姓宇佐见呢?堇子前辈是女士嘛,按理说,结婚之后不该随夫姓吗?为什么莲子作为堇子前辈的后代会姓宇佐见呢?”

“嗯…” 莲子看了一眼对座的墨镜大叔。由于戴着墨镜,完全不知道他是醒着还是睡着、醒着的时候在往哪看。这么一想,有这个奇怪的人坐在对面还真有点不安。

“嗯… 其实可能不是后代吧。家里只是说她是我的太奶奶,大概只是太奶奶辈上的一支吧,不一定是直系的。”

“嗯嗯,原来如此。啊 ——”

“怎么了?”

“我去上个洗手间。” 梅莉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此时刚好列车要在站台停靠一段时间。梅莉站起来,艰难地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向洗手间进发了。

“……”

栖瓜:

莲子看着眼前的墨镜大叔,表情有些复杂。

一阵短暂的寂静。

“嘛,该采集的都采集完了,我先走了,” 墨镜大叔站起身来,又自顾自地说道。

“采集?你那个墨镜果然有鬼吧。”

“研究结果应该半个月内可以出来,你继续等下一步指示吧。”

“嗯……”

墨镜男走出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回过了头来 ——

“再见咯,祝你好运。”

梅莉长叹一口气,咬了一下下嘴唇。

“再见…… 舅舅。”

梅其实从刚才开始…… 就有一些不舒服。

其实从刚才开始…… 就有一些不舒服。

梅莉只手伏在洗手池上,尝试着作着深呼吸。

头有点晕,但完全没有想吐的感觉。好像又什么在耳边低语,却微弱得几乎听不到 —— 更别说那些词句了。是幻听吗?还是……

嘛,这种感觉,也该适应了吧?过不了多久就会消退的。只是,现在自己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吧…… 回去让莲子看到就不好了吧?

不过梅莉并没有意向抬起头用镜子确认自己的脸色。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会在镜子里看到什么。

又是那些眼睛……

「已顺利回到学校。」

「……」

「收到。」

————————— 咖啡馆 —————————

栖瓜:

由于部员只有两人,秘封俱乐部在学校里没有固定的活动室,同时也没有像其他小社团那样租一个固定的聚点。换句话说:整座城市都是秘封俱乐部的活动场地。而今天,两人来到了这家新开的咖啡馆。

“对了,莲子?”

“嗯嗯”

“话说啊……”

“嗯嗯。”

“……”

“……”

梅莉似乎对于友人敷衍的态度感到了不满。

“喂,好好听人说话啦!”

莲子叹了口气,艰难地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挑起,看向梅莉:“我在赶论文嘛,快到死线了。”

“昨天通宵打游戏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啊呀,昨天没灵感嘛……”

“明明是自己平时没紧张感,到现在还怪我耽误你时间……”

梅莉的两颊瞬间高鼓起来。

“啊呀…… 喂喂别生气啦,想说啥你说嘛,我听着呢。”

“唔…… 忘了。”

“喂……”

正好是下午茶刚结束的时间,这会咖啡厅里还没多少人。因此梅莉也少见地作出了不淑女的的举动 —— 半趴在桌子上,玩弄着莲子的袖扣。

“喂喂,打着字呢,别碍事啊……”

“莲子好久没换衣服了哦,袖口都脏了~”

“明明才换上两天好嘛!你的眼睛也太尖了吧!” 莲子没好气地搭话。不知为何,这一瞬间她体会到了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的单亲母亲的痛处。

“呐,莲子。”

“嗯?”

“我想起来了,要问什么了。”

“什么啊?”

梅莉将身体撑了起来,单手托腮盯向莲子:“为什么莲子好像显得对幻想乡没什么兴趣呢?”

“……”

“明明跟莲子的家族有关哦?”

“……”

“是幻想乡哦?好好回忆一下吧,堇子前辈说,有好多可爱的美少女哦?”

“美少女啊…… 喂这是什么重点啊!”

“听到美少女居然真的认真考虑了!果然莲子是 ——”

“才没有!!!” 莲子这一声吼得似乎有些太大了,把旁边打盹的服务生结结实实得吓了一跳。

“啊…… 抱歉抱歉,这孩子老是一惊一乍的…… 嘿嘿~” 梅莉抢先向服务生解释道。

到底是谁在带孩子啊…… 莲子在心中无奈地嘀咕。

栖瓜:

不过,是啊,为什么对幻想乡没有兴趣呢?

怎么会没兴趣啊!

不老不死而演化出妖力的人类女孩什么的,诞生于自然的妖精什么的,四季常开的太阳花什么的,还有被誉为世间至味的烤八目鳗什么的…… 若有这样的世界,无论如何都想去看一看啊……

可是,代价是什么呢?

“那个,梅莉啊……” 莲子试图用对话将自己从胡思乱想里扯出来。

不过没有回应。

“梅莉?”

抬头一看,原来这位金发姑娘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可一点都不淑女呢。” 莲子笑着小声说道。不过也难怪吧,被自己拽着打了一晚上游戏,结果今天作为补偿的还是一杯咖啡……

叮咚,短信的声音。

From: 宇佐见基金会

「相关分析已经出来了。目标似乎已经被另一边的某种存在捕捉,并渐渐被其渗透、拉扯。现在的目标随时有可能被彻底同化过去,而永远失去意识。不过这也是我们的机会,请在目标下一次昏迷时将她尽快送到我们在英国的相关机构。」

下一次昏迷?

“梅莉!梅莉?麻烦…… 醒一下……?!”

……

——

「我马上带梅莉过去,但是我不同意立刻开始项目。请先启动相应的治疗程序。」

「……」

「梅莉指的就是赫恩。」

To Be Continue

——————————— 少女?吐槽中 ———————————

電玩 - 琪露诺:我有一個位置不明白![](file:///C:\Users\24566\AppData\Local\Temp\FZIETLV9DWB9R} D5S16G2VO.gif)

栖瓜:不明白的地方通通视为伏笔![](file:///C:\Users\24566\AppData\Local\Temp\LCLFP8HNRUT0200)[E (TP] 2.gif),开玩笑的,哪里不明白

電玩 - 琪露诺:同化過去…… 這是什麼意思呀![](file:///C:\Users\24566\AppData\Local\Temp\FZIETLV9DWB9R} D5S16G2VO.gif)

栖瓜:就类似于精神被那边支配吧

栖瓜:嗯…… 我想想要不要剧透,其实可以说因为这一点我不打算在剧情里解释了

栖瓜:具体说就是梅莉的意识被紫妈吸收并融合到自己的意识中

一阵风:不属于现实之物终会遁入幻想之地

電玩 - 琪露诺:有伏筆的地方當然要期待一下吧

飘渺量子希:那么莲子的家族是收容异常生物机关吗?

一阵风:scp

栖瓜:这就希腊奶了

——————————— 少女?吐槽完毕 ——————————— 感谢栖瓜一如既往地分享自己的精彩故事,接下来呢,群友龙翼雨登场,新的说书人哦,各位,请上眼。

龙翼雨:

要我说一个故事的话,你也算是找对了人了。

所以,想听怎么样的故事呢?

大部分的时候,我的其他个体们都在推进着激动人心的拯救世界的故事呢。

嗯?

你说这样的普通历险故事已经满足不了你了,想要听诡异一些的故事啊……

嗯,诡异的故事……

说起来,那个个体的事情……

跟绝大部分的个体不一样,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啊,是啊。她肯定没有那个笨蛋教授和她的助手那样过分了的能力。实际上她除了是我的一个个体之外,跟其他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说起来,那个个体的事情……

(一阵风:每天两亿个个体?)

跟绝大部分的个体不一样,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啊,是啊。她肯定没有那个笨蛋教授和她的助手那样过分了的能力。实际上她除了是我的一个个个体之外,跟其他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龙翼雨:

她的同学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但不可避免地,是一个孤独的人。

按照那个个体的说法,她很想跟那个同学成为朋友。

我猜测她大概是出于同为孤独者的缘故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说起来,很奇怪的呢。

那个人是那种,就算是每天睡觉都依旧可以次次考试考满分,的那种人来着呢。

总之,面对这样的一个奇怪的人,我的那个个体自然是会想跟她接触一下的。当然她其实更加希望是能够和对方达成友谊关系的。

毕竟是我的另外一个个体啊,思维方式跟常人肯定不一样。

不过,对方也很爽快。

嗯,很爽快地拒绝了。

一边说着 “不需要同伴”,一边就拎着书包离开了。

真是,十分地爽快呢。

龙翼雨:

不过,毕竟是我的个体,所以她并不会马上放弃就是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在努力地跟那个人建立关系。

无论是下课还是放学的时候,她都会去那个人的座位那边叫醒那个人。

然后一同去往体育馆,饭堂,或者是干脆一起离开校园。

那个人也没有拒绝我的那个个体的各种行为。

但是,当然,她也没有跟我的那个个体达成友谊关系。

不过,所谓「滴水石穿」,我的个体的努力终于还是获得了成功。

有一天,我的那个个体的愿望突然间就成真了。

那个人,在听到不知道是第几次 “请和我成为朋友” 的时候,给予了我的那个个体肯定的答复。

然后,两人就真的成为了朋友。

按照我的那个个体的描述,那个人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以前在班上沉默寡言,但是跟她成为朋友了的那一天之后,那个人的话开始多了起来,也交到了一些朋友。

然后渐渐地,那个人开始热衷于各类社交活动了。

在性格上,按照我的那个个体的说法,跟以前的她相比,完全是两个人了。

我的那个个体也当然跟随着那个人的脚步而扩宽了自己的人际网络。

龙翼雨:

说起来,还真的不可思议呢,一个人的性格变化可以在一夜之间变化到这种程度。

你说性格变化有什么诡异的?

嘛嘛。

然后,大概是那个人性格变化的半个月之后,我的那个个体在一次因为对方没有及时出现在约定的地点而在校园里面找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是在体育馆内,二楼的一处阴暗的角落。

我的那个个体曾经听过那个人提起过那里是她以前的那个并没有得到承认的社团的活动室。

大概是为了躲开老师们的干扰,那个人是故意选了这样一个阴森森的地方。

然后,我的那个个体鬼使神差地,将那个贴着一个写着 “秘封俱乐部活动室” 的门打开了。

然后,我的那个个体就遇到了那个人。

不过说起来,在活动室内的那个人的装束挺奇怪的。

一个大大的披风套在了校服的外面,这样张扬的装束放在那个人身上,说实话我也觉得特别的合适呢。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在我的那个个体发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不知道是被谁袭击过了。

因为当时那个人的姿态就像是被不知道哪个人捆住并随意丢进了这个活动室一样的。

紧接着,就当我的那个个体打算去检查一下好像是睡着了的那个人的情况的时候,她身后原本不在风口的活动室的门,突然间砰的一声关上了。

龙翼雨:

你问我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别用这么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毕竟我也只能通过情报交换的方式从我的其他个体里面换取情报的。

如果她们不给我情报的话,我也无从得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啊!你的这个故事好无聊啊。”

堇子说道。

那是当然的啦,毕竟对我而言也没有多少事情是诡异的啊。

因为我自身的存在情况在平常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已经是诡异的了。

“早知道我就听从她们的建议了。果然小兔姬你这里没有什么能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啊,有点失望啊。”

啊啦啦,那真是抱歉呢。

要不,我给你买一些特产让你带回去?

“算了,我也不是那种人。”

“诶?都到了这个时间了,原本还想再跟灵梦她们一起去玩呢。”

嘛嘛,都怪我将的故事太过于无聊了。

“没事,我下次再来就好了。再见了~”

再见~

不过。

也不知道我这个个体能给我其他的个体怎样的情报呢?

希望我自己不会像那个个体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就白白跟这个世界断开了联系了吧。

你们说呢?

呼~

【吹灭蜡烛】

(夏日的鬼故事 完)

—————————— 少女?吐槽中 ——————————

栖瓜:带旧作玩的大佬

龙翼雨:初次参加这个活动,有哪些做不到位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orz……

電玩 - 琪露诺:已經很有份量了

龙翼雨:嘛,毕竟我是旧作厨嘛

飘渺量子希:宇宙警探小兔姬

失了智の二色老咸鱼:代入感很强

飘渺量子希:而且还把灵梦纳入了后宫

栖瓜:叙述方式有意思的

红衣队:紫妈给堇子讲梅莉的故事?

龙翼雨:其实是小兔姬对堇子将另外一个世界里小兔姬和堇子的故事,然后另外那个世界里的堇子被堇子的二重身替代了(还顺路干掉了那个世界的小兔姬)

—————————— 少女?吐槽完毕 ——————————

龙翼雨的叙述方式非常有趣,就本群故事会而言,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吧,稍微有点中二的浸入式叙述,嗯嗯,这是好的。

那么,这期故事会,就这样非常仓促地结束了意犹未尽也没办法啦,期待下一次吧,这里是二色老咸鱼,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