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茨歌仙》的主角 —— 茨木华扇,也被称为茨华仙。从表面上看,她似乎是一个仙人的样子,但是,在她身上却隐藏了许多秘密。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隐瞒了什么?目的是什么?

本文尽量从轻松娱乐的角度,为大家整理和考据一些关于华扇的身份之谜,希望多少能为想要了解她的人解惑,也欢迎讨论哦ヽ (✿゚▽゚) ノ

###一、鬼族

「独臂有角的仙人」—— 这是华扇于《东方茨歌仙》登场的称号。华扇在众人面前,自称为一个仙人,但是有许多迹象表明,她的真实身份是鬼。

她的称号中提到 “有角”,手腕上带着镣铐,在幻想乡里,角和镣铐是鬼的特征。从外形上虽然看不到她头上的角,但是她的头上绑的那两个丸子怎么看都很可疑。茨歌仙三十二话,猯藏看穿了她的真实身份,并对她隐藏身份靠近神社的行为示以警告。

另外,华扇和身为鬼的萃香、勇仪关系都不错。她第一次负责宴会的时候,就曾向勇仪拜托,让勇仪帮她把酒的品质提高;后来,被猯藏识破身份后,华扇又向萃香借来能无限涌出酒的葫芦,用此向猯藏发出斗酒宣战。

鬼族嗜酒,萃香的那个能无限倒出酒的葫芦名为「伊吹瓢」,勇仪那个能提高酒的品质的酒杯叫「星熊杯」,而华扇也有一个与酒有关的宝器,叫作「茨木的百药枡」。

喝下倒入百药枡里的酒,就可以治疗疾病和伤势。可是在治病的同时,性格会变得像鬼一样,而且每用它治疗一次,身体也会逐渐变得像鬼一样。

但是,华扇却不受此影响。

后来,在博丽神社的节分活动中,华扇看到萃香由于预定的撒豆子活动撤销,为无法继续 “扮” 鬼吓人的游戏而沮丧时,暗中帮了她一把。这时,卷尾语赫然写道:

「鬼的心思只有鬼知道。」

至此,华扇是鬼的身份也算是实锤了。但是,就如萃香所说,她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并装成仙人的样子呢?

###二、仙人

她最初之所以出现在博丽神社,是因为听说神社有河童之臂,所以她前来查探虚实。她与灵梦接触之后,对幻想乡目前混沌的状态感到不安,开始流连于博丽神社之中,《东方茨歌仙》的故事就此展开。

不管是从意图还是她的各种举动来看,她都确实像是一个仙人的样子,尤其是对灵梦的教导,就连监视她的死神小町也挑不出刺。从各种迹象看来,与其说她装成仙人的样子,倒不如说她确实是在修行仙人之道。

魔理沙与华扇第一次相见,华扇正在回忆自己降生至今所经历的所有事情。据称,将全部经历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温,是仙人的修行之一。

茨歌仙第十八话,她还去拜访了同为仙人(尸解仙)的神子。神子是个拥有众多弟子的圣人,当时,华扇问神子为什么要成为仙人,神子的回答是:

「想要超越人类,如此罢了。」

神子是个有野心的人,她一刻都未停止过对道教的研究。她初见华扇便能感觉到华扇身上有股远超于她的异常强大的力量,连她都对华扇的仙人身份深信不疑,恐怕华扇并非是伪装,而是确实修炼成仙人了。

不仅如此,她可能还有着修炼成天人的想法。

天子揽下宴会的负责权那一回,华扇担心她会把宴会搞砸,便向她告诫了几句,结果反被天子羞辱。天子用仙人的 “前程” 作为威胁,让华扇不敢反驳。

在幻想乡的世界观里,所谓仙人,就是为了成为天人之前的修行阶段。于是,灵梦在此之后曾问过华扇:

「都是这种感觉的天人到处乱窜的天界,你真的想去吗?」

华扇想了想,表示自己确实是想去天界,但如果天界都是这种不良天人,那她还是好好考虑一下。

从这可以看出,华扇确实是有修行成天人的想法。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她的仙人身份并不是伪装的。

明明是鬼,却进行仙人的修行,这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她图什么呢?

这个问题,神子当初也问过她,她是这样回答的:

身为鬼,却想要接近人类,难道她和萃香一样,想要取回人类与鬼之间的信任,所以才这样做吗?

可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隐瞒鬼的身份,这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从萃香第一次找到她时的对话来看,华扇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下落不明。那么,这是否与她的过去有关?

###三、地狱

在她最初登场之际,那时她正在进行仙人的修行,即回忆自己从降生至今经历的所有事情。从她回忆的画面来看,似乎是个雷雨交加夜晚,那时候的她,是否发生了什么?

由于魔理沙的登场,回忆戛然而止。自此,华扇从众人前露面,不再提及自己的过去。

但是,不是她不提起,过去就真的过去了。自她登场以后,死神小町一直在监视她,看样子对她十分警惕。

而且,小町还说了,若是华扇敢轻举妄动,地狱的伙伴是不会坐视不管的,从这句话看来,华扇也来自地底。

根据《求闻史纪》记载,鬼族在对人类失去信赖之后,离开幻想乡,到了一个人类绝对无法前往的地方建立国度。这个地方正是旧地狱,由此说来,萃香也是来自旧地狱,但为什么只有华扇被监视呢?

地底的妖怪都签订了不干涉地上的协议,这个协议华扇也是清楚的,但是她似乎把自己排除在外,并且对违反协议的生灵十分狠辣…… 不,应该说,她是对于怨灵的手段十分狠辣,一反平时看到的老好人性格。

最初以为,华扇是不满怨灵跑到地上,所以见一只消灭一只。

后来,小町对华扇说,即便是怨灵也有自身的业,她并无剥夺它们轮回转世的权力。言犹在耳,然而华扇还是无视小町的告诫,依然我行我素。

有人说,那是因为怨灵跑到地上去,会对人类造成不好的影响,华扇这么亲近人,所以对怨灵特别厌恶,因此才会下手这么狠。

可是后来,怨灵在觉的管理之下,在地底快乐地欣赏着石樱,这完全不碍着地上什么事吧?华扇特意跑回旧地狱看石樱,一边感叹旧地狱原来也有这种美景,一边还是捏死了几只怨灵,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从小町的对话来看,就连身为死神的她也不知道华扇是用什么方法来粉碎怨灵的,或许这也是一种特殊的能力。想到华扇对怨灵的极端态度,或许她和怨灵之间也有什么渊源?

仔细观察,发现华扇每次消灭怨灵都有特写,不难发现她每次都是使用右手把怨灵捏碎的方式,这是否在暗示她的右手内有玄机?

###四、独臂

她的右手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至于众人都以为她的手受伤了。但实际上,从「独臂有角的仙人」这个称号就可以猜到,绷带内是空的。但是,她向大家隐瞒了这一点。

在博丽神社的节分活动中,她操纵绷带混入人群,伪装成群众朝萃香丢雪球,也证实了她绷带里面确实空无一物。

她一开始的登场,是因为听说神社内有河童之臂,所以跑去看看。结果只是一个玩具。后来,听说人间之里出现一位不管什么伤都能治好的老渔夫,还声称就算手臂掉下来也能粘上,让她十分在意。

大家都认为,或许她也想治好 “手臂” 吧。

然而,她并没有直接去拜访这位老渔夫。当晚,她偷偷潜入老渔夫家,潜伏观察了一阵子就离开了。次日,她来到这位老渔夫的面前,却不是为了治疗手臂。

也就是说,华扇并不知道手臂的下落,所以一直在寻找,但是,为什么她会特别在意河童之臂呢?

虽然她向老渔夫询问了万能药的出处,但其实她早心中有数,所谓万能药就是河童的秘药。她知道河童的手臂被切掉的时候,会产生秘药。所以,她真正想问的是,河童之臂的下落。

可是老渔夫表示手臂已经还给河童了,他正是用河童之臂与河童交换了这个秘药。

虽然没有得到河童之臂,但老渔夫却给了华扇一个意想不到的情报。

箱子外的手臂是否与她有什么关系?这难道就是华扇寻找河童之臂的原因吗?

然而从华扇的反应来看,她似乎并不清楚这件事,那么她究竟为什么那么在意河童之臂呢?她的手臂因何而丢?

实际上,她在乎的并不仅仅是河童之臂。只要是和手臂有关的情报,她都十分在意。包括在酉之市,萃香拿出的那个熊之手。

而她的手臂,也有可能不是在幻想乡遗失的。在《东方深秘录》中,她还曾到外界去寻找。

既然她没有放弃去外界寻找,就表示手臂有遗落在外界的可能。但是,在什么情况下,能把手臂丢到外界去呢?

萃香以为华扇伪装成仙人的样子接近灵梦,是为了在酉之市中引发火灾,好削弱结界的力量到外界去。然而,华扇根本没有这样想,她反而被萃香这句话提醒,预防了火灾的发生。

显然,萃香误会了华扇。

她误会的可多了,耿直的萃香只知道华扇是鬼,所以想当然地觉得仙人身份是装出来的,其实华扇是真的已经在修仙;同样,她只知道华扇寻找手臂下落,并不知道华扇本来就拥有自由出入外界的能力,根本无需削弱结界。

###五、结界

《东方深秘录》中,猯藏结局中的旁白部分,提到了穿越结界的条件。

要穿越结界的话,有两种方法。一个是保持境界而进来的方法;另一个是通过正式的手续,在结界上打开空穴穿越的方法。

前者就是被称为 “神隐” 的事件,可携带的物件与持续时间均有限制,后者则没有任何限制。

紫曾说过,所谓 “神隐”,均是她的所作所为。她拥有操纵境界的能力,所以她可以在不破坏结界的情况下来回。

深秘录中,华扇一直在试图阻止别人收集神秘珠。因为集齐七颗珠子的人,会成为从内侧破坏结界的钥匙,一边破坏结界一边前往外界。比如一轮就是因为集齐七颗神秘珠,失去自我意识,被这股力量抛到外界。

魔理沙是收集得最快的那位,所以华扇一直在找魔理沙,可还是让魔理沙集齐了七颗珠子。但在结界被破坏之前,华扇终于找到她,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以贤者 ×××× 之名下令 解除 130 年的禁忌」

之后,华扇便称要对她进行试炼。魔理沙试炼通过,华扇告诉她神秘珠的真相,并说:

「结界被破坏之前,将你送到外界去!」

因此,魔理沙和一轮不同,她不是通过神秘珠的力量来到外界的,所以没有失去意识,也避免了结界遭到破坏。

毕竟涉及到贤者,这段剧情引起很大的争论。有人认为 xxxx 就是茨木华扇,华扇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故意没有让人听见。

也有人认为,xxxx 指的是另有其人,那个人才是真正的贤者,华扇是借用了那个人的力量才打开结界。这样想的原因,是因为从酉之市中萃香的对话来看,华扇以前并没有穿越结界的能力,所以她才会认为华扇靠近灵梦她们是为了削弱结界。

其实并不然,首先华扇并不仅仅是自己能穿越到外界,还能传送魔理沙出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刚到外界时自言自语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如既往这边还是适应不了,呆久了衣服就脏了,赶紧把事情办完吧。」

可见,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到外界了。再说,萃香对华扇的误会大了,华扇不仅没有想过削弱结界,从她在深秘录的表现来看,她明明是一直在保护结界免遭破坏。

而且,华扇在找到魔理沙之前,遇到了布都。看到布都身上有灵异的光芒,华扇怀疑她身上有神秘珠。她打败布都后,布都对发生的事情十分不解,这时,华扇回应道:

「你不必在意,这是我的工作。」

在幻想乡中,有什么人能够打开结界?有什么人以保护结界为工作?

###五、贤者

华扇有着多重身份,她是鬼,也是仙人。然而,她或许还有一个隐藏至深的身份 —— 幻想乡的贤者。

紫和隐岐奈都是明面上的贤者,设定里已经直接指出了她们的身份。因为没有直接说明,所以关于华扇也是贤者的争议一直都很大,但其实已有诸多线索在暗示这个身份。

除了上述提到的华扇与结界的关系外,在她与幻想乡其他贤者的关系中,其实也有诸多伏笔。

四季异变之后,某次华扇在回家路上,文文主动向她搭话,但却不是为了从她身上获得新闻情报,而是把未公布的情报告诉她,这怎么看都很可疑。

华扇的回应,为我们揭露了四季异变的真相。隐岐奈发动这次异变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告知众人自己的存在,而这样做是为了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势力。

不过,文文并不承认华扇所言是事实,并且对她提出质疑。

于是,耿直的华扇暴露了自己和隐岐奈是旧识。从对话来看,华扇和隐岐奈关系应该还很密切,非常了解她。

至此,文文算是计划通了吧。

其实文文一开始的行为就很可疑,只是华扇并未注意到。文文既然说这次异变包含了对天狗不利的情报,多言无益,那为何还主动和她搭讪,告知她异变的来龙去脉呢?

很显然,文文是在试探华扇。

在此之前,华扇并不清楚异变的来龙去脉,因此也不知道犯人就是隐岐奈。在了解这起事件是隐岐奈造成之后,华扇不仅马上就明白了隐岐奈的真实意图,而且也明确表示,文文作为天狗,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放弃报导的。

她并没有参与异变,却能分析到这个程度,也算是不简单了。但她或许还是小瞧了文文。

作为新闻记者,文文对信息的捕捉是很敏感的。想来,文文曾经说过,没有人比天狗更了解鬼。华扇的鬼之身份或许早已被文文看出来了。若是如此,文文对隐瞒身份的华扇进行试探,就再正常不过了。倒不如说,这样一个可疑的人在站在她面前,她不试探一番才奇怪呢。

结果如文文所料,华扇非常可疑。在她的视角看来,华扇并未参与这起事件,却分析得头头是道,显然不寻常。

因此,从华扇回应文文开始,就已经陷进文文的套路了。就华扇分析的结果来看,文文应该很清楚这场异变的真相,所以她最后质疑华扇 “胡说八道” 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她很清楚华扇不是在胡说八道。

文文在华扇面前展现出的笑容和她说的话一样虚假。《东方铃奈庵》中,她对魔理沙可不是这么说的。

因此,从各个迹象都可以看出,文文确实是在试探华扇。她非常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所以文文想试探的,并不是这场异变的真相,而是在试探华扇的身份。

华扇没有注意到文文最后那个问题的突兀性,暴露了自己和隐岐奈的关系。且不论以文文的敏感度,能从这句话获得多少信息。但从这段剧情的铺排来看,除了鬼之外,华扇大抵是有着另外一个身份的。

除了隐岐奈之外,她与另外一位已知的幻想乡贤者紫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条线索。如果说以华扇与天狗的对话作为依据显得有些主观,那华扇与紫面对面的谈话,必然会带来更多信息。

茨歌仙第三十五话中,幻想乡中的村民接连失踪,华扇心中大致有数,独自一人去调查结界。她不仅可以感受到扭曲的结界,还可以打开结界,抓到藏匿于结界之人。

然后,她竟把被称为「境界的妖怪」的紫从结界里抓了出来。

从深秘录和茨歌仙都可以看出,华扇拥有打开结界的能力已经是实锤中的实锤了。紫和华扇的这次交谈抛出了许多信息,紫似乎在试探华扇的立场。

但是,华扇很坚决地表示自己并不是她那边的人。

「我的理念是与天道同在。」

她矢口否认的并非是贤者的身份,华扇说她不是紫那一边的人,又说她的理念是与天道同在,显然是想表达自己和紫的理念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

至此,紫也明白了华扇的立场。她虽想拉拢华扇,但华扇的回答让她知道华扇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所以她没有使用任何手段,接受了华扇的独来独往,只是感叹了一声。

「真是孤单呢。」

不过,她并没有完全放弃,还是向华扇伸出了橄榄枝。

由于灵梦突然出现,华扇为了避免身份暴露快速离开了这里。但她已经用行动回答了紫,她的选择不言而喻。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最初华扇猜到这起失踪事件与结界有关时,为什么不告知看守结界的专家,选择独自一人前来调查。因为她根本就是有意躲避,无论是结界的能力,还是贤者的身份,她都不想暴露。

###六、能力

茨歌仙中,华扇自登场以来,就带着许多未解之谜。她拥有引导动物的能力,这在幻想乡算是很普通,但她连龙都能够使唤,还是让大家目瞪口呆。

因为龙在幻想乡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生物。根据《求闻史纪》记载,龙是幻想乡最高位的神明。

龙是人类以及妖怪,乃至世间一切生物所崇拜的神明。它的行动不受大结界限制,可自由前往任意地点。无论是外面的世界、冥界、天界还是地狱,据说龙都能自由来往。

龙基本从未在世人面前现身,传闻只有整个幻想乡面临重大事件之时,龙才会出现将天空遮蔽。龙最后一次在世人面前现身,是在博丽大结界展开,笼罩幻想乡之时。

当时,漫天惊雷几乎要将天空撕裂,降下的暴雨几近引发洪水,短时间内万物失色,日月无光,整个幻想乡被黑暗笼罩。

妖怪中的贤者们赌上了自身的存在,向龙起誓永远维护幻想乡内的和平。刹那间,洪水退去,天空裂开,世间重获光彩。

从此以后,人类村落的中心安置着祭祀龙的龙神石像,每日都受到崇拜。

这就是幻想乡中龙的传说。但是,像龙这样的存在,竟是能够被华扇驯养的存在。

她对龙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说,她不仅仅在驯养龙,可能还引导着龙的诞生。茨歌仙二十四话,一只雷蜥蜴不知何故获得了力量,即将成长为雷龙。而华扇一直盯着它,据称,这是在试验它是否拥有成为龙的资格。

然后,她认为这只蜥蜴没有通过试炼,就果断地把它消灭了。

这只雷蜥蜴还未成为龙,就已经拥有呼风唤雨的力量,更不用说真正的龙了。

在酉之市神社着火那一回,华扇预料到可能会发生火灾,于是在幕后进行了一些安排。

于是,冬日的夜晚突然电闪雷鸣,下了一场不合时令的暴雨。龙的身影伴随着闪电隐隐若现,幻想乡众人无一不感到惊愕。

根据《求闻史纪》记载,好雨润物,河川奔流,绿意盎然,这一切皆拜龙所赐。

因此,龙既是幻想乡的破坏者,同时也是幻想乡的创造神。虽然华扇说自己驯养的那只龙是幼龙,但还是不容小觑。

###七、轶事

总所周知,华扇的原型是名为茨木童子的日本妖怪,他和星熊童子都是生活在大江山的恶鬼,酒吞童子是他们的鬼王。

而神灵庙登场的宫古芳香(みやこよしか),由于名字发音完全相同的缘故,被认为其原型是平安时代诗人都良香(みやこよしか)。

虽然如今的芳香已经是一具没有自我的僵尸,但阿求认为,她可能还保留了一些生前的记忆。曾经在宽旷的墓地上,阿求看见她呆然地站在那儿咏唱诗歌。这个设定也从侧面佐证了芳香的原型确实是都良香。

传说这位都良香,曾作出汉诗上句「气霁风梳新柳发」,但迟迟没有想到下句。某次经过罗生门的时候,他无意间吟出上句,从罗生门上竟然传来下句 ——「冰消波洗旧苔须」。

当他和菅管道真分享这件事时,菅管道真说作出这下句的必是罗生门的鬼神。无独有偶,在著名的谣曲《罗生门》和歌舞伎《戻桥》中 ,茨木童子都被称为「罗生门之鬼」。

在茨歌仙第一话中,华扇在回忆自己的过去时,也曾吟诵一句诗歌。

「水消碧波起 ,浪洗古苔发。」

显然,华扇吟的这句诗正是「冰消波洗旧苔须」的变形。可见 ZUN 在设定上也参考了一些原型的传说。

虽然零设并不能作为考据,但是可以作为脑洞的参考呀~

俺真是天才!

于是,这就不得不提到茨木童子的另一个著名传说,关于他断臂的真相。

也是在平安时代,日本有一位名为渡边纲的武将。某日,茨木童子化身为迷路的美女,渡边纲帮助她回家,结果半路她现出原形,想要杀掉渡边纲。就在她要抓住渡边纲的时候,渡边纲砍下了她的手臂,茨木童子便吃痛逃跑了。

之后,渡边纲将断臂呈给大将军源赖光,源赖光令安倍晴明占卜,占卜的结果说渡边纲必须进行七日的物忌,而且七日之内鬼神会来将手臂取走。

于是渡边纲把断臂放在一个铁箱子里妥善保管。到了第六天晚上,渡边纲的养母来访,说要看鬼的手腕。渡边纲便拿出手臂给她看,养母拿着断臂看了许久,突然大声说:“这是我的手腕!”,然后破窗而逃。

ZUN 目前给华扇埋下了许多伏笔,不知道会不会有填完的一天,但华扇的手臂估计是不会有找回的那一天了。与其百般无聊地等待,不如稍微脑洞一下,或许也很有趣呢。

诸君,尽情地为我烦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