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遗忘之物

蕾蒂・霍瓦特洛克

Letty Whiterock

种族:妖怪

能力:操纵寒气程度的能力

即便是无法用常识束缚的幻想乡,一般来说也是四季分明的。在幻想乡里,有喜欢冬眠的妖怪,也有只在冬天出来的妖怪,蕾蒂便是这种,简单来说,她是雪女的一种。

她经常在非常寒冷的时候出现,说不清到底是因为天气极寒所以她才出现,还是因为她的出现导致天气极寒。蕾蒂拥有操纵寒气程度的能力,但她自身不能带来暴风雪,她的能力是加强自然中的冬天效果,也就是让寒冷变得更冷。

(画师: うぬ pixiv ID:444909)

这种寒气是很麻烦的,不是碰到冷的东西那样,而是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利用这种能力,她能够将人冻结,陷入战斗不能的状态。其实她都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极寒的天气,本身就很容易让人丧失斗志。

而且她操纵的寒气能影响非常广泛的范围,所以遇到她之后想要逃跑很困难,说白了,蕾蒂拥有的其实是能够左右大自然的能力,这种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因为她是作为《东方妖妖梦》一面 boss 的身份登场,所以大家普遍认为她的能力设定再怎么强大,都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其实不然,根据设定集描述,她并没有真的打算攻击主角们,细心的粉丝发现这一点,认为她或许保留了实力。

后来,在亚特兰大 AWA 座谈会中,ZUN 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提问者:「蕾蒂・霍瓦特洛克的资料显示她没有全力战斗。那么她的真正实力如何呢?」

ZUN:「如果她全力施为,会引起异变(比如红雾异变,春雪异变)。」

(画师: 月代 pixiv ID:835641)

想想某只引起异变的亡灵也曾当过一面 boss,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当然,实力再强大的妖怪,遇到巫女也都一样要被打趴。某日,幻想乡记者文文在暴风雪中,发现被殴打到不省人事的蕾蒂。

在此之前,文文听咒术专家说过一种名为「求春」的仪式。所谓求春的仪式其实是一种咒术性的仪式,人们会模拟性质地搞一些春天才会举行的活动,从而达到迎春的目的。

她猜想,蕾蒂是否与这个仪式有关?不过,文文根据现场的迹象看来,这更像是对与冬季寒流相关的人进行围攻的痕迹,她想,或许这是一种类似于驱散寒流的咒术吧。

(画师: 猫車 pixiv ID:167342)

蕾蒂被埋在雪堆里昏厥了好一阵子之后,才终于费力地张开了她的嘴巴,讲述了这次事件的经过:

「求春?我是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攻击我的可是个人类呀!竟然是人类来攻击我,真是气死人了!我本来是因为冬天变长了,正高高兴兴地在天上飞呢。好容易来场暴风雪,怎么着也该快快乐乐地享受一下吧?」

看样子,会被人类攻击对她来说是个意料之外的事情,并且她震惊之余,对此也感到很气愤,言语间不难看出她很瞧不起人类。从后来文文对她的采访来看,她似乎也不知道打败她的人是谁。然而文文一下子就猜到了。

《东方文花帖》

还能是谁呢,就是那个又红又白的人类呗。她哪怕不分青红皂白就打过来也不奇怪,遇到灵梦只能自认倒霉啦。确认攻击者之后,文文也只能对蕾蒂劝道:

「那就没有办法了。你就当运气太差别计较了吧。」

显然,蕾蒂还是很不服气:

「哪儿有这么没道理的事儿呀?我为暴风雪而高兴,正在外面来回飞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人类来了,我不过只是想捉弄她一下而已呀~」

文文也无言以对,只能转移话题。于是两人就聊起了蕾蒂在冬天以外的时间是怎么度过的,蕾蒂也很爽快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春天春眠、夏天睡懒觉、秋天是打瞌睡的时间。反正就是躲在太阳完全晒不着的地方休息啦,要是老活动的话就喘不上气来了。」

所以对于冬天的到来,蕾蒂是打从心底感到高兴的。但人们讨厌冬天,因而也讨厌她,于是文文给她提了一个建议,让蕾蒂努努力在夏天活动,缓解一下酷暑,这样大家兴许还会喜欢她呢。

但蕾蒂无法这样做,她操纵的是严寒,在夏天毫无用武之地。她很不屑地表示,不要拿她跟那个操纵冷气的妖精相提并论,并说:

「那个妖精只是自然界中的一丝不和谐音,我可是生长于自然的大妖怪。我最得意的是让寒冷的天气变得更寒冷一些哟。」

《东方铃奈庵》

比起她的实力,她这高傲的态度更让人感到惊讶吧。因为蕾蒂在一设中的戏份很少,大家对她的了解多数来自于二设,而在二设中,她不仅仅温柔贤淑,成熟稳重,而且还是琪露诺母亲般的人物呢。

但蕾蒂在一设中还真的跟慈母形象毫不着边。在《东方妖妖梦》中,她捉弄咲夜说自己就是黑幕,还绕着圈子回答咲夜的问题,并说脑子不好使的女仆在天上飞也是异象,挑衅意味十足呐。

不过,她似乎也只是嘴上不饶人而已,实际上并非真的难以亲近。在红魔馆举办的宴会上,她和琪露诺站在一起聊天,琪露诺看起来似乎还挺开心的。

《东方儚月抄》

从蕾蒂的采访来看,她的性子也属于那种贪玩的类型。憋了那么久才能等到冬天,她自然要快快乐乐地玩耍一番。因此,在冬天举办的博丽神社祭典中,常能看到她前去凑热闹的身影。

《东方茨歌仙》霜月的酉之市祭典
《东方三月精》博丽神社新年活动

因为蕾蒂的能力是操纵严寒,所以 ZUN 最初在安排她登场的时候,觉得冬天的场景比较多,如果没有琪露诺感觉会被各种吐槽,所以作为附赠把琪露诺也安排进去,成为一面道中。

ZUN 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的,实际上,大家也都觉得这两人就该有千丝百缕的关系,这点从二设就可以看出来了。但凡有关蕾蒂的二次创作作品,几乎就少不了琪露诺。撇去性格不说,就蕾蒂和琪露诺的设定和外形来看,她们不仅能力相近,配色也相近,确实是很有母女相。

因此蕾蒂也被冠以 “蕾妈”、“⑨妈” 等称呼。

(画师: 雨上がりの鉛筆 pixiv ID:17475150)

由于蕾蒂只在冬天出现,因此除了常见的温馨日常向作品外,她和琪露诺还多了一个只属于她们的常见题材,便是「等待」。

琪露诺这只小妖精在大家心目中就是个孩子,蕾蒂在大家心目中就是她母亲般的人物,羁绊极深。可哪个孩子只能在冬天才能见上自己的母亲啊,这是件多么让人心疼的事情。

但越是虐的题材,就越容易让人动容。于是,在许多二次创作中,春天、夏天、秋天,琪露诺都在拼命忍受着思念,小小的她有着强大的信念,年复一年的春去秋来,她都在坚强地等着冬天,等着蕾蒂。

哪怕明知道每次相见都会有离别的一天,她依然盼着,等着,期待着。不管离别的时候多么不舍多么寂寞,她都不会在蕾蒂面前表现出来,还要笑着送她离开。

直到蕾蒂真的消失之后,琪露诺还站在原处一直看着,久久回不过神,嘴边还挂着的一抹浅浅的弧度,眼底的寂寞却让看到的人都不禁为之心伤……

(画师:やすゆき pixiv ID:105026)

类似这种感觉的创作似乎有非常多。

另外,由于蕾蒂有着 “冬之遗忘之物” 这个称号,所以有的二次创作作品甚至会把她设定成只能在冬天拥有短暂的记忆,琪露诺每次见到她,蕾蒂都失去了关于她们之间的所有回忆。但琪露诺并不气馁,她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接近她,重新创造属于两人的记忆,蕾蒂忘记了不要紧,她会永远珍视这段回忆,琪露诺就这样一直等待着冬天,等待着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亦亲亦友的关系是多么美好与纯粹,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适合创作的题材,因此以这两人为主的同人作品几乎都是泪作。

由于蕾蒂和琪露诺在二设中关系匪浅的缘故,因此蕾蒂有时候也会与琪露诺的 “亲友团” 一起出现。琪露诺身边的朋友大多都是和她一样的捣蛋鬼,因此二设中成熟稳重的蕾蒂就成了这群孩子的监护人。

(画师: 卯林 pixiv ID:462575)

另外,幻想乡里不仅只有蕾蒂在特定季节出现,还有只在春季出现的莉莉白,只在秋季出现的秋静叶与秋穰子姐妹。虽然幽香不是只在夏季出现,但因为她喜欢的向日葵是夏花,所以二次创作里拿她凑了个数,四人分别代表春夏秋冬,有的同人作品里甚至会把她们设定成一家人。

(画师: 国家飯 pixiv ID:123464)

由于秋天过去了才能到冬天,所以在一些作品里,蕾蒂会视秋姐妹为死对头,希望她们早点走,好让冬天快点到。

(画师: 猫車 pixiv ID:167342)
(画师: 猫車 pixiv ID:167342)

不过,蕾蒂的 CP 相性还是很低,除了琪露诺之外,她基本没有其他常见 CP。因为关于她和琪露诺的二设前面也已经讲了不少,因此这里就不再介绍这对组合了。

不知道是否二设看得太多,总觉得这个温柔的慈母形象比一设更适合蕾蒂。当然,既然是二次创作,其实也无需太在意一设了,只要不是影响恶劣的程度,形象更丰富的二设无疑更有助于东方的传播。《三国演义》从某种角度上说,也一样是二设,但正因为它,才吸引了更多人去了解那段历史。东方在一定程度上,也因为有着其他作品所没有的包容力,才会受到这么多人喜爱与投入。希望大家也能喜欢各种各样的蕾蒂,下期再见ヾ ( ̄▽ ̄) Bye~Bye~

(画师: 国家飯 pixiv ID:123464)
(画师:menou pixiv ID:20964128)
(画师:potto pixiv ID:1383626)
(画师: 国家飯 pixiv ID:123464)
(画师: 猫車 pixiv ID:167342)
(画师: 猫車 pixiv ID:167342)
(画师: 国家飯 pixiv ID:123464)
(画师: aaaaam0 pixiv ID:129869)
(画师: 吉 pixiv ID:5413)
(画师: ryosios pixiv ID:1508165)
(画师: 粟 pixiv ID:36168)
(画师: 砂雲 pixiv ID:295604)
(画师: AO pixiv ID:154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