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的人之形

藤原 妹红

Huziwara no Mokou

种族:人类

能力:不老不死程度的能力

古往今来,想要得到不老不死的能力之人何其多。就连梦幻般的幻想乡也是如此,白莲因为畏惧死亡,苦苦修炼成魔法使;神子因为崇尚不老不死,冒奇险修炼成仙人。

但她们都只是长寿而已,并非真的不老不死,包括没有生死概念存在的月之民,也只是不会衰老罢了。因此月之民虽不会像地上人一样寿终就寝,但被杀自然也是会死的。

可有一类人,她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不老不死,就算烧成灰烬也能够复活。那便是服了蓬莱之药的人,又称蓬莱人,藤原妹红就是其中之一。

(画师:べにたま pixiv ID:17902)

一千三百年前,尚未变成不老不死的她,乃是贵族人家的女儿。但其存在并不为人所知,好像只是一个不曾被寄予厚望的孩子。某一日,父亲忽然向一位身份低微的女子求婚,却被对方以难题羞辱。那女子正是辉夜。

自此以后,年幼的她一直对辉夜怀有敌意。后来得知对方将要回到月球,她心里盘算着要报这一箭之仇。可惜,她花尽功夫也无法接近辉夜,但妹红觉得至少要夺走对方所留下的那个「药壶」。

她听说那个壶是辉夜为非常重要的人留下的东西,于是决定将那个壶夺走。

这个壶由一名叫做岩笠的男人拿着,他率领数名士兵携带着这个壶登富士山的山峰。妹红尾随在他们后面,但在爬到八合的时候就已经精疲力尽,不得不坐下休息。

岩笠似乎早就发现了她的跟踪,在妹红坐下的时候,他返身回来递给已经脱力的妹红一壶水,并和几个士兵一起互相激励带着她爬上山顶……

然而,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最终却被妹红杀害了。

(画师:もた子 pixiv ID:4188695)

当时,妹红跟着岩笠,越往上走越力不从心。其实这时候她已经不在乎什么壶不壶的,向辉夜报复的那种幼稚的想法也无所谓了。她出于好奇,向岩笠问了他登山的目的。

岩笠说他领了圣旨,奉命来把壶扔到火山口烧光。虽然以岩笠的立场来说,意图不明的妹红明明才是可疑分子,但他还是回答了妹红。不过也就点到为止,没有再进一步往下说了。

起初妹红还以为天皇也是想找辉夜的茬,就在他们走到火山口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奇妙的女子,此人正是拥有绝世美貌的镇守富士山的女神 —— 木花咲耶姬。

咲耶姬把壶的真相告知了大家。不仅妹红,连士兵们原本都不知道壶内装着什么。岩笠保守的秘密,突然就这样被公开了。

「那壶之中装的是不老不死之药。」

于是,如岩笠担心的那样,所有士兵都动摇了。妹红…… 也动摇了。

(画师:RFF pixiv ID:2789115)

尽管士兵们都一动不动,岩笠还是坚持要把药烧毁,但是却一直点不起火,没办法,大家只好在山顶过夜,研究对策。

当晚大家都十分警惕,围成一个圈守着药睡觉。可在不久之后,咲耶姬把妹红和岩笠叫醒,并告诉他们士兵们为了将灵药据为己有而自相残杀,最终全部阵亡。

妹红和岩笠都对眼前尸横遍野的惨象非常震惊,但他们没有相信咲耶姬的一面之词。咲耶姬是镇守火山的水神,一开始点不了火大概也是她在搞鬼。

她既不希望这个药被任何人吃下,也不希望这个药被供奉在这座山上。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她杀了所有士兵却留下妹红和岩笠,因为她还有事要他们去办。

《东方儚月抄》

果然,她开始劝诱岩笠把药供奉在她姐姐石长姬守护的八岳山上。那座山曾经比富士山还高,而且石长姬是掌管不死不变的女神,把药供奉在那里再适合不过了。

于是,岩笠背起沉重的壶往山下走去。妹红跟着他。

这时候,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画师:浅草Sen pixiv ID:494887)

深夜的山路一片黑暗,但妹红一直看着走在前面的岩笠和药壶。她的心里摇摆不定,她和岩笠无冤无仇,岩笠还帮助过她,怎么可以夺药而逃呢?但是……

不老不死之药……

这个词仿佛充满了魔力。妹红感觉到耳朵就好像被棉花一样的东西包裹住了一样,又仿佛透过一块布上的小洞窥视远方一般,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当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向在陡峭的下坡走着的岩笠背后狠狠地踹去,然后一把抢过那个壶逃掉了。

……

成为不死身之后,妹红后悔了三百年,恨不得自己马上去死。当然是死不了的。她一直在想当时她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画师:甘党 pixiv ID:298982)

不会成长的人类不能在同一个地上生活,她只能不断移居,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虽然人类不能一个人生存,但是妹红却不会死亡。虽然会饿,受了伤也会痛,但就是不会死。

「生者必灭 —— 所有活着的生物最后都逃脱不了死亡,这是世间的定数。那么也就是说,当我喝下那壶药的时候便已经不再是活着了吗?所以做任何为了活着而做的事情便是毫无意义的吗?那我究竟要以什么为目的行动呢?」

最后,她唯有来到远离人烟的深山,过着妖怪一般的生活。

(画师: トウマ.トマト pixiv ID:758536)

成为不死之身已经过了一千三百年了吧。

在成为不死之身的最初三百年里,我被人类所厌恶,过着不躲起来就会给自己和周围带来麻烦的悲惨生活。

接下来的三百年,我痛恨这个世界,遇到妖怪也好不管什么也好,都会马上将对方退治,以此来维持我那变得很稀薄的自我意识。

再接下来的三百年,这周围的妖怪都不是我的对手了,而且我也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兴趣,开始感到非常的无聊。

再接下来的三百年,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不死的宿敌,并在相互死斗之中找到了乐趣。

而到了现在,人类社会对于我的存在已经逐渐适应。我也凭借着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经过不断战斗获得的能力担任着人类的护卫工作。保护那些在竹林中迷路的人类 —— 还包括那些从外面的世界不慎闯入的人类,免遭栖息在这片竹林之中的妖怪袭击。

那些以前从来都不会得到的来自人类的感谢,现在是支撑我生存下去的动力。不害怕不死之人的幻想乡对我而言就如同乐园。

《东方儚月抄》

由于上千年不断地与妖怪进行死斗,妹红渐渐也掌握了各种妖术。她隐居在迷失竹林中,既不亲近村庄人类,也不亲近妖怪。但遇到迷路或被妖怪袭击的人类,她都会出手相助。

然而也就这种程度而已,她不怎么擅长与人相处,就算帮助了人类,也会不发一言就直接离去。

这也难怪,毕竟在她成为不死之身的最初三百年里,都过着被人类厌恶以至于不得不东躲西藏的日子,而那明明是她最无助、最彷徨的时期。

(画师:amino pixiv ID:34291)

人情如此淡薄,她曾经也怨恨过世界。虽然现在她已经放下了怨恨,但要亲近人类,恐怕还需要更漫长的岁月。又或者,正是因为她的岁月太过漫长,注定她不可能亲近人类吧。

也许是因为结识了慧音,现在她和村庄的人类有了些来往,拜托她的话,她会担当迷失竹林的护卫。特别是有急病等要去永远亭时,拜托她的话一定会答应。有她护卫就可以不用担心迷路和妖怪,安心到达永远亭。

(画师:ryosios pixiv ID:1508165)

在护送期间,她依然缄口不言自己的事情,却很爱听别人说家族的事。

永夜抄的设定曾提到,妹红曾经是贵族人家的女儿,但其存在并不为人所知,只是一个不曾被寄予厚望的孩子。

即便如此,这个单纯的孩子依然十分敬仰她的父亲。得知父亲向辉夜求婚被羞辱,她愤愤然要为父亲报一箭之仇,结果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颠沛流离地度过了上千年。

可是,哪怕度过了孤独的千年时光,依然没有把她对家族的向往之心磨灭。她依然好奇着,她不曾经历过的家族之事,是怎么样的呢?

不曾被寄予厚望的她,有一颗最纯粹的赤子之心。只可惜她的这份孝心,恐怕就如同她的存在一样不为人知。

(画师: 河CY pixiv ID:3869665)

尽管妹红如今终于可以不再东躲西藏地过日子了,但是在无尽的寿命中,妹红很难不对 “死” 产生一种别样的情绪。自己到底是想活着还是渴望着死亡,或许她自己也不明白。

深秘录中,妹红意外地从灵梦手上得到了黄泉比良坂的珠子。她误以为所有珠子都是这种,所以也加入了争夺珠子的行列,但之后抢到的几个珠子都让她失望:

「我还以为全集齐了肯定就能死掉了呢……」

虽然她因黄泉比良坂的珠子而稍微有些消沉,但在得知集齐珠子可以去外界之后,她再次提起兴致。

一千多年的漂泊让妹红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所以她总是在寻求刺激。她是个性情之人,会因为在外界和堇子打了一场很爽快的战斗,就高兴得把前面的怅然若失全部抛之脑后。

《东方深秘录》

凭依华中,妹红也是为了寻求新的刺激感而和猯藏组队。并对铃仙说,这是她有生以来玩得最开心的一次。

只有活着,才会有好事发生。

(画师:TOKIAME pixiv ID:4271)

而且,妹红心里也有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她从慧音处得知,妖怪之山就是曾经准备供奉蓬莱药的八岳山,准确来说,是未被破坏前的八岳山。

八岳山在很久以前是比富士山还高的山峰,结果住在富士山的咲耶姬以「不能允许比最美丽的我还要高」为由,将八岳山粉碎使其变成了矮山。姐姐石长姬因为看不惯咲耶姬的这种性格,于是便移居到八岳山上去了。

「我打算总有一天要攀登一下妖怪之山。虽然现在那里被天狗和河童占据着没有办法轻易上去,但是那里却居住着掌管不死的神。我要登上那里,向她阐述我变成不死身的全部经过,并为这迟到了一千三百年的登顶,以及岩笠的事情向她道歉。」

妹红是真的需要一个救赎,她其实一直都过着有些自虐式的生活,千年间不断地以人类之身和妖怪死斗,虽然不会死,可是依然会痛,但她迫切地需要从身上打开一个缺口来进行宣泄,否则她极有可能会疯掉吧。

(画师:duca pixiv ID:103606)

在成为不死之身的第四个三百年里,她再次遇到了辉夜。与这个不死的宿敌死斗让她感到痛快,也成为了她的乐趣,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们都会来一场壮烈的死斗。

曾经妹红也担心过辉夜会再次回到月都,因为太过担心,她还跑到永远亭听墙角。在确定辉夜不会回去之后,才放下心来,带着连自己都没有理解的舒畅心情离开永远亭。

《东方儚月抄》

在漫长的岁月里,恐怕妹红心里早就放下了仇恨,她本就不是那种睚眦必较的人。而且她也逐渐理解到,辉夜同样是个迫不得己,到处寻觅容身之所的人罢了。

说到底,她最初也不是想要和辉夜互相厮杀,只要能给她找茬心里就很痛快了。回过头来想想,当初的行动是多么幼稚。

但事到如今,复仇已经成为妹红的信念,成为支撑妹红的力量之一。

所以辉夜的存在对她来说是非常特别的,想来她对辉夜也是一样。虽说是宿敌,但也是知己,不死之人的孤独,唯有不死之人可以理解。

(画师: 河CY pixiv ID:3869665)

东方文花帖中,妹红与辉夜由于互相厮杀还曾导致竹林起火。庆幸的是,火势只蔓延到了周围数十米的范围就被她们和兔子们扑灭,没有人员伤亡。

闻风而动的幻想乡记者文文赶去现场采访这一事件,问正在灭火的妹红和辉夜起火原因,两人都装起了糊涂:

妹红:「起火的原因?恩,是啊。关于那个是不太清楚啦,只是因为偶然身处那里所以就把火给灭了而已啊。没有酿成惨剧真是太好了。」

辉夜:「我家就在这附近啊。如果火势一直蔓延到那里的话不是会很麻烦吗。况且不管是谁假如眼前突然起火的话都会去灭火的吧?」

(画师:上官绯樱 pixiv ID:4325914)

当时文文还没有怀疑到她们,她只是想着这附近没有任何的火源,所以原因只可能是人为纵火和自燃现象两种,这里人烟罕至,幸好被及时发现。

妹红:「恩,是不是随地乱扔烟蒂啊?最近的年轻人都让人难以理解呢。随随便便就能干出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出来。」

辉夜:「也许是随地乱扔的鸟烧烤呢。因为这附近可是鸟烧烤的发祥地哦。」

《东方文花帖》

身为鸦天狗的文文听到这话心怀余悸,没有深究就马上离开了。后来越想越觉得疑点重重,又再次返回去采访她们。

文:「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一问…… 不过话说回来,还有一个人哪去了?」

妹:「辉夜?恩 —— 我估计她会说‘我很忙所以不想去了’,所以就没去叫她了。」

这听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像是仇敌呢,倒像是关系亲密的邻家好友,互相厮杀说到底果然就是在玩耍吧?

(画师:Miv4t pixiv ID:11246082)

除了和辉夜厮杀以外,摇滚音乐或许也是妹红的兴趣之一,而且她可能还是普莉兹姆利巴乐团的粉丝呢。

在凭依华中,妹红对乐团的曲子进行评价时说漏了嘴,表现出自己很了解她们曲子的样子,被猯藏打趣地问是不是她们的粉丝,妹红吞吞吐吐地转移了话题。

妹红其实也算是幻想乡里的高龄人士了,可是因为过去鲜为人知,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年龄。但她有时候还挺爱卖弄自己的年龄的,作出一副长辈的样子。

(画师:藍空 pixiv ID:74414)

在永夜抄里,她不可置信地问幽幽子和妖梦,明明年龄比她小,为什么会那么强。言下之意,她或许原本因幽幽子和妖梦比她年幼而轻视了她们。

她是一千三百年前吃下不死药的人类,所以年龄也约莫在一千三百岁。幽幽子在一千两百年前的第一次月面战争时还作为人类活着,所以她年龄约莫在一千两百岁。确实幽幽子是比妹红还小一些。

文花帖中,因为文文一直对火灾的原因寻根问底,妹红也拿年龄来压她,说自己是比她活得久很多的大长辈,并威胁要把她变成鸟烧烤来让她闭嘴,可见妹红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呢。

《东方文花帖》

说起来,不老不死的人类还算是人类吗?爱丽丝曾研究过这种不老不死的能力:

「不老不死,就意味着舍弃肉体,只有魂成为其本体,生长出新的肉体来这样的事。因为魂没有大小,所以会在它喜欢的地方制造新的肉体。反过来想,失去魂的肉体就会立刻毁灭。」

因此,妹红就算被烧为灰烬,她的灵魂也可以重新制造出新的肉体重生。而如果她的肉体被魂舍弃,那么就会失去不老不死的能力,立刻毁灭。

幽幽子说,妹红是被诅咒的人类。不老不死是一种被诅咒的毒,这是让亡灵都感到畏惧的毒:

「绝对不能碰,会被那一身的诅咒给污染。」

「绝对不能吃,会被那一身的毒给诅咒。」

「最重要的是…… 我的法术(诱人死亡的能力)对她无效。」

(画师:ちろ pixiv ID:281166)

说起来,就算真要吃蓬莱药,那也是有讲究的。

儚月抄小说曾提及,「药壶」里装着的蓬莱药是辉夜留给照顾她的老夫妇和天皇的,也就是说「药壶」里共有三颗蓬莱药。妹红在永夜抄说过,需要吃下三颗蓬莱之药才会不老不死。

「若吃了一次,就长不成大人。若吃了两次,就会忘却病痛。若吃了三次…… 你们也为这永远的痛苦轮回而苦闷吧!」

(画师:nana pixiv ID:897855)

而且,蓬莱之药似乎只有人类吃才有效。据爱丽丝说,妖怪吃了也不管用,而幽幽子则说,如果是亡灵吃了,蓬莱的轮回就将终结,既不能成佛也没法转生。

再者,若是吃了不老不死的人类的肝,那个人也会变得不老不死。且这个肝吃起来也有讲究,不管是煮还是烧都不行,必须得生吃,否则就会失去蓬莱的效力。

除此以外,蓬莱之药似乎也有着个体差异。妹红在永夜抄中曾提起过,她每次复活会变成火之鸟,因此妹红又被称为不死的火鸟,拥有使用火的能力,符卡也多与火有关,而辉夜并未见其有这样的体质。

(画师:英 pixiv ID:152784)

另外,虽然妹红吃下蓬莱药后,身体不再成长,但头发好像是例外。从儚月抄小说的配图来看,妹红夺药时是黑色短发,虽然身体看起来没有变化,但是头发却变成了白色长发。

《东方儚月抄》

妹红是一个经历过沧桑的人,那坎坷的过去让她在二设中有许多题材可发挥,还有许多关于生与死的哲学方面的探索。生而为人,她不受家族待见;得到永生后,她又遭受人类排斥。永恒的寿命带来的是无尽的孤独,她这一生何曾得到过温暖?

二设中,最后温暖妹红的人一般是慧音,她和辉夜一样,对妹红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而辉夜在二设中,多半是妹红的救赎,她支撑了妹红的信念,让妹红能够真正的 “活下去”。也因为有这两个人的存在,妹红大多同人作品都是治愈的,哪怕前面再怎么催人泪下,最后总会有一束阳光在心头洒下。

由于妹红不擅与人相处,所以二设中经常把她描述成性格孤僻的类型,再加上好勇斗狠的性格,使她经常被描绘成不良少女。

(画师:かなりあ pixiv ID:180460)

更何况,她还是幻想乡少有的不穿裙子的人。因此在二设中她也常被称为爷们红,还有句流传度很广的口号「妹红纯爷们」。不过也有部分粉丝很反感这种称呼,所以玩梗的时候要注意场合哦~

另外,由于她的能力和 “妹红炭” 的昵称,产生了妹红以烧炭为业的二次设定。在求闻史纪中也记载,她在护送期间,虽然总对自己的事情缄口不谈,但有时候会说自己是开烤肉店的人。所以二设中有着妹红和米斯蒂娅共同经营烤肉店的设定,烤肉店的炭火均由妹红提供。

零设中,妹红可能还有着幻想乡最为复杂的身世,详情可见扒一扒幻想乡的人际关系可以有多复杂?

烧了这本家谱

虽然妹红不擅长与人相处,但 CP 也不少,这里依旧简单介绍几个比较常见的组合。

不死组:妹红 & 辉夜。

虽然妹红和辉夜的形象看起来差之千里,但两个人都还蛮适合不良少女的形象的…… 痞里痞气的妹红和腹黑公主辉夜,这不就是漫画里校园老大和老二的标配吗?妹红虽然也活了上千年,但可能是因为她常年过着东躲西藏或四处拼杀的日子,所以她在大家心中也常识不足,不懂世故。在二设中,妹红的形象大多单纯直率,因此经常被辉夜挑逗戏弄。当然,不良少女妹红调戏良家小姐辉夜的戏也是有的,让人看得姨妈心都快炸了。

(画师:愛麗 pixiv ID:4321879)

竹林组:妹红 & 慧音。

慧音是后天性的兽人,也就是说,她和妹红一样曾经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遭遇变故后变成非人非兽的存在。妹红曾说,慧音是为数不多能理解她的人,她能把自己缄口不提的过往,毫无保留地告诉慧音,可见她对慧音的信任。两人关系十分要好,在官方漫画里也经常出双入对的。或许只有慧音能让漂泊了上千年的妹红有归属感吧,妹红渐渐又与村民们来往,可能也是因为慧音。慧音对她来说,大概就是湿润她那颗灼热不安的心的泉水吧。

(画师: 薯子Imoko pixiv ID:1950701)

互补组:妹红 & 猯藏。

凭依华中,妹红和猯藏成为了好友,称呼从狸猫老大变成了老大,可见她心里对猯藏是很服气的,并称这是她有生以来玩得最开心的一次。最后两人还兴致勃勃地打算继续搭伴下去,满腹韬略的狸猫和不惜身命的蓬莱人,也是一对很有趣的组合呢。

《东方凭依华》

冰火组:妹红 & 琪露诺。

妹红护卫人类的行为,让她在二设中有着老好人的形象,比如会去照顾闯祸或迷路的妖精,因此妖精们也比较亲近她。而妖精中最容易闯祸的莫过于琪露诺了,再加上能力的 CP 感太强,和都喜欢逞强的假小子性格,让两人成为莫逆之交。

(画师: 6 pixiv ID:1051027)

烤肉组:妹红 & 米斯蒂娅。

米斯蒂娅是烤肉店的老板娘,而妹红在二设中又有着烧炭为业的设定,因此两人在生意上常有往来,米斯蒂娅所用的炭都是妹红提供的。妹红是个不擅言辞却乐于倾听的人,辛苦劳作过后,她常常会在店里坐下小酌两杯,听米斯蒂娅兴高采烈地说每日的趣闻轶事,让人感觉也非常治愈呢。

(画师:みつもと pixiv ID:359182)

妹红是一个设定非常复杂的人物,ZUN 先生曾说,辉夜的形象是华丽的「公主」,妹红就像是在辉夜的背面的「肮脏的永远」。这位护卫人类的英雄,有着难以向人提及的痛苦的过去,对于自己曾经所犯下的过错,她已经无法弥补。为了赎罪,她自虐般地活着,并把这一切都怪到辉夜头上。可她明明又是个性情之人,她知道这种复仇其实不合理,并为此感到痛苦,但越是痛苦,她就越是要复仇,让自己深陷于这份痛苦之中,让复仇之心成为她永恒的动力。希望这种日子终有终结的一天,也希望这种日子永无终结的一天。

(画师:Yuli pixiv ID:13458459)
(画师:60枚 pixiv ID:3322006)
(画师:ポロリキン pixiv ID:14104695)
(画师:ねつき pixiv ID:683585)
(画师:ゆきさめ pixiv ID:135302)
(画师:うき pixiv ID:134944)
(画师:ゆめしき pixiv ID:306751)
(画师:Hijikawa pixiv ID:2153142)
(画师:ふうりん pixiv ID:174971)
(画师:TAKA8 pixiv ID:15650719)
(画师:赤りんご pixiv ID:164813)
(画师:mirimo pixiv ID:906462)
(画师:Rain Lan pixiv ID:2922722)
(画师:逢魔 pixiv ID:23239)
(画师:日鳥 pixiv ID:183370)
(画师:alcd pixiv ID:2334059)
(画师:甘党 pixiv ID:298982)
(画师:飛鳥士郎 pixiv ID:319018)
(画师:三澤 寛志 pixiv ID:902690)